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对新流感岂能守株待兔  

2009-05-14 09:23:28|  分类: 坐京观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新流感岂能守株待兔

 

童大焕

 

5月13日,中国内地第二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在山东济南确诊,与首例患者被确诊仅隔一天时间。与第一例一样,其同机、同车的密切接触人群仍在寻找中,疫情传播的风险有增大的危险。

两例确诊病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患者都没有及时报告。尤其是济南病例,患者5月10日20时就已自感发热,5月11日下午自测体温39℃,并伴有咽痛、头痛等症状,但没有及时就诊并报告,并且于5月11日19时25分,乘坐D41次列车离开北京,当晚22时35分抵达济南。在北京逗留三天的时间里患者还去过一些商店、游乐园、理发店、还有餐厅这些地方。这些地方的接触人群更加难以警告和寻找。虽然根据专家的意见,露天场所短时间的接触,尤其是距离比较远的接触没有大的问题。长时间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接触危险性较大。但不论从预防还是治疗角度,都应该是早发现早治疗早预防。

从这两个病例看,社会对新型流感的警惕程度还不够。虽然对此流感我们不必过于恐慌,但相应的重视,和及时就医及时报告,应该是现代公民的基本责任。各级卫生防疫部门,也应该及时拉响警报,提高防控等级,防患于未然。

从第二例患者身上,更看出我们一些防控机构,连内部都还没有足够地紧张运作起来。患者于11日21时49分在火车上主动向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业人员却只是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在列车抵达济南后,才将其转送济南市传染病院隔离治疗。但从患者报告到列车抵达这段长达四五十分钟的时间里,卫生疾控部门并未做相应的应急隔离处理,甚至连通知同车厢的旅客都没有,结果是同车乘客在抵达后都各自散去。同时,第一例患者、第二例患者都曾途经并逗留北京,但迄今为止,北京南站旅客上车和候车还是跟平时一样,若无其事地只检行李不检人,连红外测体温的程序都没有。

从这些迹象看出,卫生防疫和疾控部门,以及公共交通等部门,在对待甲型H1N1流感问题上还没有高度紧张和动员起来,还没有从被动救治站到主动防范的前线来,使新型流感的防控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说重点,这是对社会和公共卫生安全的渎职和不负责任。

现代人生活在彼此之间密切、频繁联系的复杂关系中,每时每刻都像活跃的分子一样不断地接触不同的人。当一个新的流感疫情到来,如果不及时对疑似患者采取隔离措施,病毒就有可能随时随地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以几何级数增长的方式在人群中传播。这应该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人群接触的基本规律,自然也有可能成为疾病传播的基本规律。因此,不论是公民还是政府,都应该抱着强烈的对人对己负责的社会责任感,及时报告,及时采取隔离措施,将疫情及时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当年SARS初期社会各界漫不经心的“轻敌”,倒最后措手不及各种资源都呈现出高度紧张的局面,绝不应该在新型流感面前重演。SARS以后建立的国家防控体系,应该在今天和今后面对一切流行性疾病时都能够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紧张有序地自动开展工作,而不需要等一次又一次自上而下的严厉问责。这,也是对国家卫生防疫应急防范体系的检验。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