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已不可能从根本上促进社会公平  

2009-05-25 14:54:26|  分类: 大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已不可能从根本上促进社会公平 

资源垄断阻碍平民上升

 

童大焕

 

近期《青年参考》刊登美国《华尔街日报》文章,认为一种普遍接受的观点是,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增长,是以收入不平等拉大为代价的,中国最大收入差距不是城乡差距,而在城市和乡村内部。文章认为,教育是改善贫困的关键。文章通过2008年世界银行骆许蓓和加拿大魁北克大学朱农所作的研究发现,受教育程度是决定收入水平的关键因素。他们发现,中国拥有初中以上学历的人口中,只有2%生活在官方贫困线以下,而全国平均贫困线以下人口比例为10%。

    我们常说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之本,相关调查也似乎可以证明这一点。但是今天国内的情况可能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高等教育大众化而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还没有完成现代化市场化转变的当下,竞争的不平等主要不是因为能力的不平等,而是因为机会和权利的不平等。最新一期《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国际上公认行业间收入差距的合理水平在3倍左右,然而,据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我国行业间收入差距已经由1978年改革之初的1.8倍左右,飙升为目前的10倍左右,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实际上这是2005年的数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显示,2008年内地最高与最低行业平均工资之比为11:1。如果算上灰色收入和明补暗补,实际差距更大。在计算行业差距的时候,还没有包括平均收入不到城镇居民平均收入三分之一的农民(含农民工)。如果把农民算上,那么收入差距就应该是30倍以上了。某电力公司一位副处级管理人员曾透露:他的一次性购买住房补贴就将近30万元。仅此一项,人均收入每月只有上千元的农民工要连续不失业地干上一辈子。

    在一个垄断行业占据高端服务业主流并且占据国民经济半壁江山的社会系统中,高端服务业的发展极其缓慢,自1997年之后,中国服务业的增长速度一直落后于GDP的增长速度,其占GDP的比重逐年下降。而垄断行业牟取巨额垄断利润,并不需要太多的人,也不需要太高的知识和技术含量。因此总体而言,社会对白领人群的需求极其有限。资料显示,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职工从1997年底的7800万人减少到2004年底的4500万人,减员幅度42%。但垄断企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却在十年里迅速扩大。在最困难的1998年,2/3以上国有企业亏损,全国国有企业加起来的利润才213.7亿元;2007年,全国国有企业上缴税金1.77万亿元,占全国财政收入的34.5%。与2002年相比,全国国有企业户数虽然减少了4.36万户,但营业收入、实现利润、上缴税金分别年均增长18.7%、36%和20.4%。就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美国500强企业2008年利润总和仅为989亿美元、创55年以来最糟糕记录的同时,中国内地行政垄断企业却一枝独秀: 2008年,仅140多家中央企业实现利润6652.9亿元,接近美国500强全年利润总和。其中70%以上利润是由十家左右的垄断企业创造的,更有中石油、中移动、中国工商银行三大企业利润各超千亿元,成为行业的全球最赚钱公司。

    于是,我们看到的情形是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面临就业难,今年全国有600多万毕业生,加上历年未就业的100多万,700多万大学毕业生待就业。一个非正式调查表明,在广东地区,大学毕业生的签约率只有25%。山东潍坊市2009年约有5万名毕业生需要就业,但当地高校2009届毕业生的初次签约率最低的仅为1%—2%。逼得潍坊市人事局给全体干部下了“死任务”,每名干部至少要为3个毕业生落实就业岗位。

    在社会绝大部分资源被少数人、少数垄断企业掌握的情况下,深厚的家庭与关系背景往往比知识和学历更能取得竞争优势。虽然过去也是如此(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社会流动》报告,从1949年以来,父亲的干部身份都是影响子女获得干部地位的最主要因素),但在行政垄断企业急剧膨胀的时代,高端服务业的就业岗位无疑更为紧缺,关系资源的重要性也更加突出,有深厚背景的人不要多高学历就能轻松进入年薪几十万元的垄断企业,而弱势群体的子弟便有高学历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教育能够改变同类人群中的竞争态势,但已不足以在不同社会阶层间促进公平竞争。因此,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之本这个古老命题成立的前提,是资源配置的市场化而不是垄断和权贵市场化,舍此无它。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