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切莫因教授受贿而对大学自主招生失去信心   

2009-08-17 11:47:17|  分类: 大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莫因教授受贿而对大学自主招生失去信心

 

童大焕

 

中央音乐学院日前发现一起70多岁知名博士生导师、梁姓教授与女考生发生肉体关系并收受10万元贿赂的丑闻。据称,该教授曾承诺利用关系帮助该女生考上博士却没有能够成功,担心女生将此事曝光出来,自己抢先向学校纪检部门坦白并退回赃款。事发之后,中央音乐学院对该退休返聘教授给予了学校范围内永久性“取消所有招生、教学和学术权力”的处罚。同时,学校对该女生各项考试成绩进行了调查,发现除了梁姓教授打分“过高”,其他4名教授打出的分还是公正、客观的。该生因此最终未能被录取。(《新京报》815日)

我是个坚定的大学自主招生派,不仅认为博士生硕士生招生必须全面实现自主招生,就是本科和专科招生也应该全面实行美国式的大学自主招生,否则将不可能遏制愈演愈烈的招生腐败。即使今天或者明天再曝出这样那样的大学自主招生腐败,我们还是不应该对大学自主招生失去信心,更不能对还没有实行的这一政策望而生畏畏葸不前。道理很简单:

无论是大规模的考场外加分,还是大规模、有组织的考场内作弊,规模越大、统一性越强的考试和加分制度,作弊就越难以避免,作弊的组织化、产业化成本就越低而收益就越高。而且,天衣无缝地做到这一切,目前只需在小小的一个县内就可以一手遮天或联手遮天地轻松搞定。而且这样作弊的结果,却可以对全国所有的几千年高校同时产生法律效力,进而形成高考招生问题上全国范围内的“毒树之果可以食”的怪现象。

即使最后被媒体偶然发现或曝光出哪里的考试作弊很严重,哪里的高考加分成了权贵子弟特权,真正要追究起来,还得回到县一级,形成“自己做自己法官”的怪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几乎是一个逃不脱的宿命。这一点,靠严刑峻法是不奏效的。中国古代科举制度,规模非常小,漫漫一千三百年才诞生超过十万名进士、百万名举人;而且对考场内外作弊的问责比今天严厉得多,重则连考官一并杀头或者永久取消考试资格,尚且无法根除作弊现象。今天的中国高考,光一年的参加考生人数就达千万人,录取人数达数百万。如此规模之下,需要付出多少监督成本才有可能遏制可谓登峰造极的高考腐败?

而如果把自主招生的权力还给高校,考生及其家长的腐败成本将大大增加:原本在一个县里就可以通过金钱、熟人或权力交换关系搞定且同时对全国几千所高校有效力的事,现在要一个一个去“外面的世界”里搞定一个个陌生的高校,权力、熟人关系和金钱的有效性因此大大降低。而且,即使“摆平”一个高校也变得不那么容易,因为要“摆平”每一个招生老师,而没有一定的熟人关系,一些老师可能连面都不得见。当然,也可以通过一个招生老师,让其帮忙“摆平”其他老师。但无疑这也使腐败成本大大提高,而且大学可以通过随机抽取优秀教师参与招生的模式,降低类似腐败的可能性。

同时,另一种可能情况的出现也会大大增加考生及其家长的腐败成本,我把它称为“腐败的赖账原理”!即,既然大家都行贿,那么所有的行贿的作用都会互相抵消而受贿者相当于暗中“赖账”。打个比方,比如某高校的招生名额只有一千人,但是有两千人行贿,那么受贿者必然要对其中一千人“赖账”。由此还有可能出现趋于良好的选择:既然无法满足所有行贿人的需求,不如干脆服从内心良知和学校及自身长远利益的安排,录取他们心目中真正的好苗子。这符合人内心深处对真善美的追求,也符合学校和他们自身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同时还能对学校和社会做出合理交代:你看,我录取的的确都是无可挑剔的好苗子啊!

而且,大学招生自主后不仅考生及其家长的腐败成本增加,招生老师的腐败成本也不小,只要你收受贿赂的一个考生没被录取,就随时有可能被举报,一旦败露,在学校的饭碗可能丢掉,在社会上的学术和道德声誉可能受损,而且还有可能因商业贿赂而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定罪。即如眼前的梁姓教授,曾经德高望重,国内知名,上课时都是“满员”状态。如今声名扫地,好不悲哉!

有人以“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抨击教育腐败,动人却不足为训。教师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他们并天生不比社会上任何一个群体更高尚。关键是我们要相信,一个合理的制度安排会使腐败的成本足够的高,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腐败,而不是指望哪个群体的权力和道德自觉。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