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国庆个论之一:60年 我们欠农民一个公平  

2009-10-01 09:45:14|  分类: 中国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焕按:媒体约稿,似乎未发,“社论”就变成了“个论”。

 

我的国庆个论之一:60 我们欠农民一个公平

 

童大焕

  

    如果以20年为一代人的新老更替周期,60年里已经有三代人相继老去。1949,2009,惊回首,60周年已经过去。天若有情天亦老,让人感叹岁月的无奈,时间的无情。

    60年,当我们蓦然回首,会发现在中国农民命运的年轮上,岁月已经刻上了无数的沧桑与疤痕,而最最缺少的,却是两个字:公平。

    一句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城乡分割的管理体制”,可以掩去无数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也可以轻松抹去一代人又一代人身上的历史责任。但是,真的仅仅只是两种不同的管理体制吗?在这两种“不同”的背后,“相同”的又是什么呢?相同的是以身份论人的不平等心态和制度,是对这种不平等习以为常甚至习惯成自然,甚至把公平当成一种恩赐,而视不公平为理所当然!

    如果我们不带偏见地把过去的60年分为前后两个阶段,那么前30年是通常所说的计划经济年代,后30年则是市场经济年代。但对于农民来说,这两个阶段似乎应该重新划分,前30年是国家用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的计划手段,通过剥夺农村来建设城市的阶段;后30年则是城市居民财产权不断确立而农村居民财产权仍然不得保障,进而导致中国的城市化假借市场的手段剥夺农民的新阶段。两个阶段对农民的剥夺手法不一,但结果一样。不论是前30年还是后30年,不论经济停滞还是经济繁荣,农民的被剥夺地位始终未变,繁荣的成果由城市获得,增长的成本由农民、由农村承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锡文曾做过一个相当保守的估计:计划经济时代剪刀差让农民让利6000—8000亿元,而改革开放后通过低价征用农民的土地,农民损失2万亿元。陈锡文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是2002年,近年来,高歌猛进的土地财政对农民土地和房屋权利的剥夺可能更甚一层。千万不要小看计划经济时代工农业产品剪刀差使全国广大农民“被让利”6000—8000亿元,要知道,1950年中国全国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62亿元,6000亿元相当于政府100年1950年代的财政收入。而从1950年代到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代,30年间,政府和国民的收入增长水平都很低。

    改革开放的后30年,城市对农民土地和房屋的“市场化剥夺”从财富的相对比例上也许比计划经济时代的剪刀差略低(仅仅是也许),但是还有另一重更深重的剥夺,就是通过“身份双轨制”对农民劳动力价值的剥夺,“农民工”成为颇具中国特色的事有明显歧视意味和特征的时代词汇。时至今日,虽然很多地方表示要废除农民工的称呼,代之以更为平等的“新市民”等称号,但是其背后带有一系列歧视特征的制度仍然顽强地存在着。只要是农民工,劳动和社会保障权利与市民同等待遇就是个奢望,同工同酬也是个奢望,农民工的收入一般只及同等城市工人的三分之一,而且常常被拖欠。

    不仅如此,农民工的后代也深受其害。他们在家乡缺乏家庭温暖和父母关爱,在父母打工的地方又享受不到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和高考的权利。他们的名字叫“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又是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时代词汇!他们的人群高达数千万。《中国青年报》日前报道,20年前希望工程调查发现,农村贫困地区有100万孩子失学。20年后全国妇联调查发现,有100万进城农民工子女在进城后失学。

    今日之中国农民,只要身上还打着“农民身份”的烙印,不管你从事的是否农民职业,很多人都将面临“两处茫茫皆不见”的境地:在农村,他们老无所依老无所靠,一辈子全凭劳动力挣钱吃饭,一旦劳动力丧失,一切皆无所凭,生活的希望全然丧失,甚至没有任何财产可以遗传子孙,导致其中难免有人看儿孙脸色吃饭。研究表明,“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5倍”(8月30日《成都商报》)。

    而在城市,虽然中国正经历中外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城市化浪潮,但农民身份中的很多人却也看不到自己和儿女的未来。肇始于1958年的户籍管理条例,将他们的双脚牢牢捆绑在故乡的一亩三分地上,自由迁徙的权利、奔向未来的平等受教育权利被看不见的天花板无情阻隔!

    60年,中国农民的整体贫困与他们的权利贫困密切相关。中国农民是世界上最勤劳但也是最不富有之一的农民,不为别的,就因为权利贫困。土地权利、住宅权利的贫困导致其财产权丧失;自由迁徙、社会保障的权利贫困导致其受教育权、平等就业权和社会保障权等的丧失。他们用奶和血养育了城市的繁华,自己却气息奄奄骨瘦如柴。所有的中国人尤其是城市人都对他们有愧,60年,我们欠了他们三代人四个触目惊心的字:权利公平!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