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养老的国家保障仍需快马加鞭  

2009-08-06 11:48:19|  分类: 中国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养老的国家保障仍需快马加鞭

 

童大焕

 

    8月4日上午,国新办召开了今年上半年中国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进展情况发布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中国农民60岁以后都将享受到国家普惠式的养老金,试点将在“十一”前启动。新农保与老农保的主要区别是,老农保主要是建立农民的账户,相当于农民自己的积蓄,新农保在支付结构上的设计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养老金,一部分是个人账户的养老金。而基础养老金是由国家财政全部保证支付的。换句话说,就是中国农民60岁以后都将享受到国家普惠式的养老金。

    有人说,中国农民自古以来依赖土地和子女养老的模式即将发生改变。对于中国农民而言,这一政策的意义,堪与2006年正式取消延续了数千年的“皇粮国税”(农业税)相提并论。

    国家对农民养老金的设置,在当前来说更多的只是拾遗补缺,还无法从根本上撼动土地养老和养儿防老这一农民养老的基础,但它的必要性不容置疑。中国农民从来没有“退休”这一说,很多老农到七八十岁八九十岁还在土里刨食,甚至还在人家的盖房工地打小工。养儿防老表面好像儿女们真能赡养老人,但中国农民的整体负担众所周知,并且都缺乏良好的甚至基本的医疗和教育保障。因此,多数儿女在赡养老人问题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在这样的家庭里,任何一个“吃闲饭”的都是极大负担。

    同时,作为老人,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再干活挣钱了,多数老人自己也会觉得是个负担,对儿女有愧。网络上曾经走红过一个图片帖子,看得人潸然泪下: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妈妈,虽然养育了几个儿女,但她不忍心增加儿女们原本就十分沉重的生活负担,执意回到自己没有片瓦不破、没有一堵墙壁完好的、随时可能为秋风秋雨所破的山中老屋居住,甚至亲手为自己削棺材。

    国家农民养老金的设立,尽管一开始可能数额不多,但对农村老人的心理安慰作用不容小觑,让他们感觉到自己还是有收入之人,甚至是到老还是对家庭有贡献之人。同时也势必对改善农村家庭的老人和儿女之间的关系,让老人们更多更好地和儿女生活在一起,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有可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巨大作用。

    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农民的基础养老金制度当前只是从全国10%的县(市、区)展开试点,试点地区的基础养老金也只是从55元的低起点起步,实现低起点、广覆盖。地方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但不能减少。北京已经达到了280元。

    本人热切地希望,试点期不要太久,应该快马加鞭地实现全国全覆盖,并且从速提高保障水平。因为从财力上看,应该不存在多少问题,关键是决心和勇气。

    对一国政府收入的计算,有直接法、间接法和支出法三种测算方法,按直接法计算出的2007年中国政府的收入为10.16万亿元,包括税收收入47002亿元、预算内非税收入5691亿元、土地出让收入12763.5亿元、社保基金收入9656亿元、彩票公益金332.5亿元、预算外资金收入12331亿元、其他收入13824亿元。按间接法计算的中国政府的收入是10.28万亿元,按支出法则是10.86万亿元,三者相差都不大。根据这些计算结果,即使不考虑债务等收入,2007年中国政府收入也超过了10万亿元,比财政部公布的5.1万亿元的财政收入要整整高出一倍。占到全年全国25万亿GDP的40%。但在政府收入很高而民众收入和支出连年下降的情况下,2008年,中国社会保障支出占中央政府的比重仅为7.5%,而德国超过五成五,美国超过三成。

    截至2008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1.5989亿,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2%,今后将以年均800万人的规模递增。以其中70%为农村人口计,农民养老人数也不到1.2亿,每人每月55元全覆盖,一年只需要792亿元。这对于一块小小地皮就卖几十亿元的各级政府来说,不算多么大的财政负担。

    当然,在此基础上,笔者还衷心地希望,除了要让农民的社会保障权利回归,更要让农民的土地、农房的财产权利回归。农村土地和宅基地“被集体所有”,导致溢价即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绝大多数被政府、开发商和基层官僚拿走;而所谓新农合、基础养老等等,远不足以弥补农民在征地、拆迁中的直接、间接损失之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从而形成取之者多、予之者少的不公平局面。另一方面,城市居民不能自由地向农村居民购买土地、房屋,文明不能回流,导致农村经济、文化、道德资源日渐全面“失血”。

    政府有责任有义务保障公民平权,保障农民与城市居民平等的财产权利和社会保障权利,把完整的土地、宅基地、房屋权利还给农民,是责任政府的题中之义。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