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腐败vs腐败:招生模式转换透析  

2009-08-12 10:06:17|  分类: 大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腐败VS腐败:招生模式转换透析

——一种基于“人皆可能腐败”的高考改革分析

 

童大焕

 

           1、高考竞争很大程度上已沦为家长竞争和区域竞争

 

    多年来我们一直说,高考制度是迄今为止最公正的、至少是最不坏的制度,很多人甚至希望恢复全国统一高考。而一说高考制度改革,反对的声浪就很大。中国青年报7月14日一份调查表明,64.4%的人认同高考统一考试是能保证绝大多数人利益的最公平公正的制度。

    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频繁爆出的高考舞弊案,加上高考制度本身的种种弊端,已经使高考的公正性基础受到全面侵蚀,而且,问题已经全面出现在考前、考中和考后录取等环节。

    一是名额的地区分配制度。大量高校招生名额向高校所在地倾斜,形成巨大的省区间不平等,并导致重点大学地方化。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源头上的不公正;二是就业不平等。政府和垄断企业掌握着社会绝大部分资源,社会最大的得利者是“掌勺分配者”而不是创造者,进入掌勺者行列如公务员和垄断国有企业队伍,名义上都是公开招聘的,但地球人都知道,考不考得上并不取决于考试分数,多数时候“有能力”不如“有背景”。这也是公开的秘密,而且历来如此,不过因为这几年来行政垄断加剧而愈加明显。

    前两个不公正可视为高考制度“进口”和“出口”上的不公正。而愈演愈烈的加分制度和高考作弊则可视为高考过程的不公正。

    今年重庆市曝出31名考生违规进行民族加分,因为其中有一名高考文科裸分状元而备受关注。事实上,暴露出来的违规加分只是冰山一角。重庆今年19.6万考生,获高考加分人数高达7万人,占比35.7%!而据《成都商报》7月9日报道,去年北大在重庆录取的22名文科生中,有21名是靠获得加分得来的机会。巫山县去年的高考文科状元龚余在全重庆排名第六,却在各种加分轮番上阵的逼压之后迅速滑落到第27名,与北大失之交臂;去年的重庆文科裸分状元刘超然也因为加分者太多,差点与北大擦肩而过。多亏了北大最后“扩招”,在重庆临时增加了4个文科招生计划。

    现在教育部和各省市的高考加分政策五花八门而且政出多门,相关规定也没有对获得加分者做诸如“只能获得一项加分”等的限制性政策。实践中,获得加分基本上成为非富即贵者的专利,即使是一些专为体现学生个人特别专长的加分,也往往成为“考试经济”和“权力游戏”的产物,多数贫寒学子被排除在外。比如在浙江参加航模加分测试,只要交600元的报名费和1.5万元的培训费,培训一个月便可获得前六名的成绩,由此获得高考加20分。在提出申请的考生中,绝大部分都是权贵家庭子女,“三模三电”加分项目因此被戏称为“权贵家庭子女俱乐部”。

    2009年4月,北京大学招生负责人做客人民网时曾透露,根据往年的统计,北京大学近几年在北京录取的考生中40%以上都存在加分投档的情况。有人说北大是“二级运动员”和“少数民族”的摇篮,因为获得这两项加分的人数最多。有教育界人士对2008年北京市高考考生成绩分布表(文史类)分析后得出,在考取600分以上的所有599名考生中,得到加分照顾的考生达到了214人,这个比例高达35.7%。与重庆考生的加分占比惊人一致!这个惊人的巧合足以说明这是全国普遍现象,35.7%非富即贵的子弟正在迅速“后来居上”,高考、就业竞争从开始到结束都正在变成家长之间的竞争。而在高考大省湖南,加10分最多可超越近九千名考生,它意味不少贫寒子弟正在被权贵子弟成批量“斩首”,失去“抛头露面”获得名牌大学青睐的机会。这也是大学尤其是内地名牌大学贫寒子弟越来越少的原因。

    我们不能只看到违规加分,更要看到其中许多加分都是以合理合法的程序进行的,它根本无法追究。比如航模加分、优秀干部、优秀运动员加分、德育加分等等,他们已经设置了一整套合法的制度来舞弊,你就是发现它们全成了权贵子弟的专利,也拿它没有办法。

    种种合法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高考加分不仅阻碍了平民子女的上升通道,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而且破坏了社会最基本的诚信体系。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多少获得加分的孩子,从人生第一课就开始了他们不诚信做人的人生教育,有可能导致他们今后离“堂堂正正做人、凭真本事吃饭”的基本做人做事准则越来越远。我们不禁要问:高考加分制度到底要将中国带向何方?

    除了加分政策,还有保送生制度和“出口转内销”的留学生制度也成为权贵子弟作弊的目标。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显示,82.2%的人认为保送生多是“关系生”。

    各种加分政策每项可以获得10至20分加分,但“出口转内销”的留学生却根本不用考试。按有关规定,外国学生申请中国高校,只要提供高中成绩、有效护照并通过汉语水平考试即可,部分高校虽有自主命题考试但难度都很低,甚至有很多留学生完全是免试。早在3个月前,一个题为《北京大学医学部外国留学生录取名单藏猫腻》的帖子就在很多论坛疯传:在该校2007和2008两年录取的共112名留学生中,拥有几内亚比绍国籍的学生多达48名,而且全是三个字的中文名字。据报道,2006年,北京、上海、广东、江西、浙江等省市都发现,有国内高考落榜生以“外国留学生”的身份,持伪造的护照和相关证件“曲线高考”进入内地数所名牌大学。(《新闻晨报》4月9日)

    加分、保送、出口转内销成为留学生,可视为考场外作弊。考场内作弊同样触目惊心。什么替考、高科技作弊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今年吉林松原的高考舞弊事件,非常令人震惊,考场内外大范围、有组织、用高科技的手段兜售作弊器材。据当地知情人反映,这种现象由来已久、愈演愈烈。到今天为止“松原事件”还没有水落石出,被暴露的高中女教师,肯定只是一个“神经末梢”。诚如教育学者杨东平先生所言,这些事情说明了我们高考舞弊有一些新的特点。特点之一就是高度的组织化,高科技而且是制度化的。据悉,有些地方的高科技作弊手段已经到了根本难以察觉的地步,形成了组织化、产业化趋势,甚至是为了以假乱真、故意让考生做错题以免得满分的地步。而能够享受这些有组织化的“高科技服务”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无论是场外加分,还是场内作弊,规模越大、统一性越强的考试和加分制度,作弊就越难以避免,作弊的组织化、产业化成本就越低而收益就越高。这一点,靠严刑峻法是不奏效的。中国古代科举制度,规模非常小,漫漫一千三百年才诞生超过十万名进士、百万名举人;而且对考场内外作弊的问责比今天严厉得多,尚且无法根除作弊现象。今天的中国高考,光一年的参加考生人数就达千万人,录取人数达数百万。如此规模之下,需要付出多少监督成本才有可能遏制可谓登峰造极的高考腐败?是到了痛下决心给统一高考制度盖棺论定的时候了。

 

 

2、自主招生会不会比统一高考和录取更腐败?

 

    如前所述,今天的高考规模已经没有可能防止和全面打击场内外作弊,惟有最大限度地、甚至完全彻底地取消加分政策、降低统一高考的分数权重,对学生实行更全面系统的评价,并且把招生的主要权力还给高校,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实现高考的公平公正。

    我认为大学联招可能是一条出路:同一类大学,彼此可以设定不同的人才评价标准,对考核的考生,可以全面参考高考成绩(全省或全国统一考试,类似于美国高考,但这个高考成绩只是准入门槛,具体上什么学校,主要还由考生和高校双向自由选择)、高中三年成绩、社会活动表现、中学校长推荐情况以及面试等情况,考核结果在所有同类高校间互认。这样的情形,既大大节约了招生成本,也最大限度把灵活的招生自主权掌握在高校手里,且因为缺乏全国统一的加分标准,高考的权重也得到合理降低,能够一定程度上击破以往地方官员在当地就能够一手遮天或联手遮天式的寻租与作弊作为。

    当然我绝不认为高校自主招生就没有腐败,甚至同样有可能出现“一放就乱”的情形,关键是我们要以更开放的视野来看待高考和教育改革。自主招生不会比现在更乱,反而有可能因为竞争逼出更好的事情来,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好学校基本只被权势阶层垄断。就像现在的中学竞争,因为各中学直接面对学生,所以尽管权势阶层总能先得好处,但真正的好孩子也成为争抢对象。但是如果像高考一样加分和作弊盛行、且各中学只能像大学录取一样严格按分数由高到低录取,好苗子早就被一层又一层的加分和作弊淹没到水面下了,根本没有他们浮出水面从而和优质学校“面对面”接触的机会。当前的统一高考统一加分制度,对一流高校也是损失,因为完全有一种可能,真正优秀却没有背景的考生,因为别人的层层加分而落到了第二批次的录取行列中;而相当多原本处在第二批次的有来头的考生,则因为加分而鲤鱼跳龙门跃居第一批次!

    同时,把自主招生的权力还给高校,相当于把加分的权力还给高校,在这种具有某种不确定性的“加分政策”面前,考生家长的腐败成本大大增加:原本在一个县里面就可以搞定,而且一旦在一个县里搞定就可以同时对全国一两千所高校有效的加分等作弊行为,现在要一个一个去“外面的世界”里搞定一个个陌生的高校,权力的有效性因此大大降低。这时候光有权力还不够,要想腐败必须付出更大的经济成本,而且往往只对一个具体的高校有效,最多对联招的同类学校有效,而无法对所有高校有效。此其一。

    其二,统一录取变成自主招生以后,沉淀在全国近三千个县域内的高考作弊,将有可能蜂涌而至全国一千多两千多所高校,高校领导和招生老师可能因此成为新的腐败得利者。但是,与以往的高考腐败有很大不同的是,以往的高考腐败是在一个彼此熟悉的权力和利益关系中进行,非常容易形成交易多方长期的互惠互利关系,因此实施起来往往组织化制度化特征明显,而且也很容易得逞且难以被发现和被查处。但是一旦腐败的“能量场”由县一级转向高校,彼此的腐败交易就多数是在陌生人之间进行,这种陌生人之间的腐败交易,当然也有成功的,但如果面对“众皆腐败”的情况,可能就会有一种“黑吃黑”的情形出现,我姑且将其称之为“腐败的赖账原理”!即,既然大家都行贿,那么所有的行贿的作用都会互相抵消而受贿者相当于暗中“赖账”。打个比方,比如某高校的招生名额只有一千人,但是有两千人行贿,那么受贿者必然要对其中一千人“赖账”,甚至有可能对其中更多的人赖账。况且这种事都是背对背的,行贿者往往处于信息劣势之中,不知其“竞争对手”出手的底细,因此,在实际生活中,遇到对方光拿钱不办事的,多数人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自己肚里吞,怨自己出手还不够“大方”或者关系不够硬。只有极少数会铤而走险报复对方。类似情形,在买官卖官、工程招投标等各种环节都普遍存在。无疑,这又进一步加大了腐败成本。

    还有一种曙光初现的情形出现,那就是既然高考中试图舞弊和走后门的众多,高校及其老师无法“摆平”,那么他们中就会随时出现干脆服从内心良知和学校及自身长远利益的安排,录取他们心目中真正的好苗子。这符合人内心深处对真善美的追求,也符合学校和他们自身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

    如果高校自主招生能够以大学的招生和学术权力回归大学教师民主选举的学术共同体为前提条件,相信其录取的科学性和公正性一定还会得到更好的保障。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