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工人权益不牢 经济基础地动山摇  

2009-08-13 07:21:17|  分类: 时代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人权益不牢 经济基础地动山摇

 

童大焕

 

    农民工的欠薪问题还没有解决,更严重的职业病问题开始因时间的积累浮出水面。河南新密市人尘肺病人张海超由于原单位拒开证明,无法拿到法定诊断机构的诊断结果,最终只能以“开胸验肺”的方式证明自己的“不清白”。消息传出,震动天下,“开胸验肺”一词迅速成为新成语新典故,被解释为“连动成语,原意指将通过人工手术方式把胸腔打开查验肺器官,后特指因为阶层关系无法保全自己受损利益而无奈作出的自我牺牲行为。”

    5月起,耒阳百余名得了尘肺病的风钻民工陆续来到深圳讨说法。1990年代始,他们在几 十米 深的地下用风钻为深圳的高楼大厦打基础,收入不菲却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十几年后,等待他们的却是在极端痛苦中死亡的命运。他们最大的愿望只是希望能在活着的时候拿到一点补偿,去偿还多年来治病所欠下的巨债,减轻家人的负担。但他们面临的是与开胸验肺类似的“张海超难题”。他们先后跑了几家曾经工作过的爆破公司,但公司并不认可他们的劳动关系,这就意味着无法对该病是不是职业病做出最终鉴定。

    国家明确规定,职业病是企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的劳动者在职业经历中,因接触粉尘、有害物质等因素引起的疾病。职业病的形成,环境、人、职业三方面的因素缺一不可。但改革开放初期,劳动制度并不完善,很多农民工和企业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而对于职业病,要求用人单位盖章确定的“自证其罪”,究竟有多少现实可行性?

    虽然深圳政府方面承诺特事特办:对于有劳务关系的按法律程序申请劳动仲裁;最终确认不了劳务关系的根据病情分别一次性支付给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家属7至13万元补助。但这样做还远远不够。

    根据法律常识,用人单位自证其罪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职业病事实上有一连串的证据链:比如病症本身、工友们的证人证言,调查当时的工资和收入关系等等。但维权之始,有关协调会认定,有爆破证的民工被认定有劳动关系(这部分人极少),而盖有公章的工作卡却不能证明有劳动关系。这不是对企业的袒护又是什么呢?

    政府补偿,应该是穷尽一切法律手段之后的举措,也是对自己当初对劳工劳动条件保护监管乏力的责任补偿。但特事特办只是特例,更多的维权民工等待法律的完善和执法、司法过程中的秉公办案。

    2004年,11名重庆万州的农民工去温州一家矿石研磨厂打工,被诊断患上矽肺病,但因法律判决的反复无常,5年之后的今天,因赔偿不到位,疾病未能及时治疗,其中的5位患者在等待中去世,剩下的6位患者也病情恶化,甚至直接殃及下一代。有的孩子被迫放弃大学学业,打工挣钱为父亲治病。由此将悲剧乃至仇恨一代代往下传。按理家属可以起诉要求另外的赔偿,但案情将更加复杂,过程将更加漫长,结果也更加扑朔迷离。

    因环境污染导致的群体性事件上升和农民工职业病频频浮出的事件告诉我们:过去30年内地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的“经济奇迹”开始进入还债期,彻底终结“低人权优势”的带血GDP,不把悲剧、灾难和仇恨留给下一代,是这代人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