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2010 还没有摸到教育的边  

2010-12-22 09:34:41|  分类: 大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  还没有摸到教育的边

 

童大焕—2010年10月14日星期四

 

      2010年,我的有关教育题材的评论少了很多,年复一年都在重复同样的问题,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进步,难免连自己都感到沮丧。

      比如,今日中国的大学录取率已经超过60%,北京、上海等地的高考录取率更是长年稳定在80%以上,2010年上海更有望达到100%。但在它的背后,却是生源的迅速减少,很快将会有大学面临生源不足甚至倒闭之忧。但我们的许多大学和大学教授,居然不知道有一个庞大的数千万的流动儿童和5800万以上的留守儿童群体,他们或者因为户口不在流入地而无缘高考,或者因为从小离开父母留守故乡而早早荒废学业。他们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和高考权利得不到保障,不仅直接危及教育公平,而且直接危及未来大学的生存。

      然而我们的大学和大学教授们,仍然在那儿两耳不闻窗外事,大学招生依然在那儿读着“老三篇”:招生名额大量向城市和大学所在地倾斜;大量向城市孩子倾斜;高考加分依然大量向有权有势者倾斜。

      招生和教育自主权的问题也一样,堂堂复旦大学的8名教授,联名要求录取与高考一本线仅6分之差(按规定只要上一本线就可以走自主招生路线录取)的“国学小天才”孙见坤,居然遭到地方招办拒绝投档。而事实上,每年由县一级招办把关的各种高考加分,平均达到考生人数的三分之一。而加分的额度,更是动辄十几分几十分。这种现象,岂非“只许权贵放火,不许教授点灯”?

      下面一个微观的“小事”,也许是中国教育界的大事,也许只有在中国这样的教育环境中才会产生,让人无限的悲凉、忧伤和愤懑。10月9日,在山东省临沂市第六中学西校区,13岁的七年级女生张悦因为不符合学校短发令要求,三次被赶出校门后,在家喝下农药自杀身亡。

      多数论者把悲剧和惨剧归结于“短发令”的不合情理,我看到的却是我们的微观教育活动中对于“不服从”的无情羞辱。我们的一些所谓的教育工作者,骨子里实施的是奴才教育、奴性教育。

      据介绍,今年9月份开学军训后,张悦和同班的一位女同学被告知头发过长,在班上被班主任周老师批评,并被赶出教室。“当时我收到了小悦的一个短信,说受到批评很难受,不想再呆在学校里。当时她就和同学离开了学校,并告诉我们说不要找她,她会在自己的生日前回到家里。当时离她的生日还有一个月,我们急坏了,在市里找了10多个小时,最终在一家超市的地下通道里找到了她。”第二天,张先生便带孩子去理了发。我估计是这一点埋下了悲剧的种子。因为她表现出的“不服从”导致后来老师们接二连三地借头发“不合格”羞辱和折磨她。在第二次理发后再次被告知不够合格后,“当时张悦回到家时告诉她妈妈,自己曾问过老师什么样的标准才够合格,小悦说当时老师曾动手打过自己。”

      在家长陪同下第三次理了发并且在家长陪同下又一次回到学校的张悦,再度被告知还是不合格必须回家的时候,人们已经等不到她的第四次理发回校了!

      我曾读初三的孩子交流过这个问题,他说,家长根本就不该这么逆来顺受,第二次理发前就应该跟学校交涉,什么样的才合格。等等。这并不是在为学校和老师推卸责任,相反,这个学校、这些老师潜意识中推行的奴化教育,正是悲剧的罪魁祸首!问题的严重性正在于这种潜意识,它已经内化成了一些教育工作者的教育和生活方式!

      9月6日,河南省教育厅向各中职院校发出 “关于组织中等职业学校学生赴富士康科技集团顶岗实习有关事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学校组织学生整班整建制地去富士康参加顶岗实习。因为富士康落户河南是大事,政府必须为富士康培养熟练工出一份力。(10月11日 《中国青年报》)

      虽说是自愿,但到了学校那里,却已经成了“不去实习就没有毕业证”,学新闻的、学汽修的,明明有专业对口的单位,也都迫于压力不能不去实习。这已经不再是实习了,而是在为富士康寻找超级廉价的“顶岗工人”。河南省教育厅把教育和学生变成了企业的工具,而不是致力于将人培养成独立的人、完整的人、自由的人,这是教育异化和工具化的一个小小的最新的标本。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7月29日 正式发布。具体目标包括: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巩固提高九年义务教育水平;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到90%;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

      教育改革,光看数字是没有意义的。在“毁人不倦”的教育体制下,入学率越高,人才可能被毁坏得越厉害。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人的自由发展,而不是人人成为标准件或者高考的陪读机器。

      因此,教育改革成败的关键,是人才的评价体系,尤其是作为人才评价体系的高考指挥棒有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高考指挥棒变化的前提条件,则是办学自由。只有教育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会有人才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也只有教育自由办学自由,幼儿园入学难入学贵、流动儿童入学难高考难、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高考高分低能、高考加分腐败重重、重点大学地方化等问题才能逐步缓解。

      然而我们在《纲要》中似乎看不到打破教育行政垄断的迹象。教育主管部门自己改革自己,怎么可能呢?

      宏观中观微观,知全豹只须窥一斑。2010年了,中国早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考试大国,但远不是个教育大国,更不是教育强国。我们的教育,离考试很近,离“立人”很远。(《教师月刊》12月号,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