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长汀,长汀  

2010-04-15 00:10:09|  分类: 散文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汀,长汀

 

童大焕

 

1

    过完年,回到北京,时间都过去半个月了,家人还在念叨长汀的东西好吃。是啊,那一味叫做“客家风味”的东西,总是那么的令人难忘,三月不知肉味。按理说我们已经走过了大江南北,尝遍了大餐小馆各式美味,为什么独独那一道长汀风味,始终令人难以忘怀与割舍?今年回乡,不论是家常小菜,还是工行后面的银河酒家,或是中心坝的胖子驴肉,抑或是曾经长年寄身于一个过道间的”河间饭店”的泡猪腰,还是桥头、街角随处摆个小地摊的煎薯饼,都总能温温软软地吸引着我们,诱惑着我们,并且,在我们酒足饭饱之后,照样令我们胃口大开,一如儿童少年时代,饥肠辘辘贪嘴的孩子!

    不,不仅仅是因为那故乡特有的母亲气息,不论我们身在天涯,还是海角,都在远远地向我们召唤;不,也不仅仅是长汀的大小厨师们技艺格外高超。一方山水一方人,一定还有长汀的水土,养育着独特的长汀风物,酿造成独特的美味佳肴。“是谁传下这诗人的行业,黄昏里挂起一盏灯”,诱惑着南来北往的过客,诱惑着四海飘零的游子。瞿秋白在长汀就义前,在狱中写下《多余的话》,写完洋洋数千言的革命历程,最后突然冒出一句:“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那是长汀豆腐给他的味蕾留下的最后留恋与记忆吧?它只留在长汀,似乎一出汀州就变味,因此我们在三明十年,北京八年,甚至都没有找到过一家足够正宗的长汀风味的客家菜馆。这是为什么?

 

2

    新西兰女作家路易•艾黎曾说:中国有两个最美丽的小城,一是湖南凤凰,一是福建长汀。长汀是我的故乡,也许是近乡情却,也许是对它太熟悉,也许是因为它的变化太快,这么多年来,它的容颜竟然在我的眼前越来越模糊,即使今天有了谷歌地球,我可以隔三差五就在谷歌地球上“回到故乡”。

    但是2007年5月,当我好不容易踏上凤凰县城的时候,却猛然间有了老友久别重逢的亲切,并且当即决定要在当地买房。同行的南方周末编委、著名杂文家、时评家鄢烈山先生也放言:“你若找到合适的房子,我也买一套。”我们租了一辆摩托载着我们满街跑,要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无房可卖),凤凰也许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那是一个山环水、水环山的所在,古朴清幽如世外桃源。河边的吊脚楼仍在,吊脚楼上的碰杯声可以通过河水传出很远;河里的竹排与放歌仍在,放歌妹子的歌声都是被河水洗过的,嘹亮清远;河里的河灯也仍在,你可以两元钱三元钱一盏,把一群孩子手上的河灯一次性收购完,并且和他们一起点燃,任河水载着无限的希望与梦想。最令人神往的是被改造成步行街的古城区,像一位富足且又返朴归真的中年智者,身着高支纱的全棉长纱,趿着布鞋,在悠然岁月中踩出无声的历史。两边的房子皆古朴但不陈旧,更不破旧,显然都是精心改造过的,灰砖灰瓦,院子不大,但洁净如洗,明光敞亮,居民们露出安详、自得的神态。街上的银器、玉器、木雕、石雕、布艺等各类手工艺品琳琅满目,还有书店,还有当地祖传的制姜糖工艺在现场拉出长长的丝线,像日子一样劲道,香味飘出老远老远。

    这样的香味,引得再远的游子都会从四海归来。在我记不请名字的哪一个山上,是沈从文的墓。那是清幽中的一仞石壁,石壁前一块五彩石,算是墓碑,碑的前面刻着: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后面则刻着:不折不从,尔慈尔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把其中四个字连起来就是“从文让人”。这个经历了大风大雨大坎坷的大家,据说选这块五彩石作碑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曲折,正如他的人生一般。而碑上的两句话让人一望而了解其人的同时,也发人深省。

    而另一处,则是沈从文表侄、画家黄永玉为他写的碑文: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而黄永玉自己,的确也是“回到故乡”的。在另一个小山头上,是黄永玉的“玉氏山房”,那么神秘地存在着,和沈从文一道,成为凤凰的两张名片。

    在凤凰,我曾对西南政法大学年轻的教授高一飞说,这样的地方,再适合办大学不过了。

    而凤凰的交通,显然是远不及长汀的。我们从长沙过去,先坐一夜火车到吉首,然后坐好几个小时汽车才到。但是到凤凰旅游的人们络绎不绝。

    今年春节后,有初中同学对我说,长汀的旅游宣传不够,特别是红色旅游。我想,更要紧的,是长汀留下了什么让世人足以宝贵、留连忘返的东西。古街太破旧,旧得甚至缺乏应有的尊严;新区太乱太密,与其他城市千篇一律。而长汀和凤凰一样,原本是个水气淋漓的城市,但长汀的水,似乎离人太远了,离生活太远了,看离“人”最近的江边市场的混乱与稠密,可见一斑。

    最近想回家买套房,为老人提供一个更温馨的住处。奈何同样遭遇“无房可买”的困境。有两个项目,小区尚可,可惜一路上遭遇的都是“羊肠小道”;另一个小区号称“豪宅”,却是左边马路右边铁路,且容积率(建筑面积与土地面积之比)高得吓人,这样的区位与密度,也是豪宅的“风水”么?

    长汀的富足,尤其是旅外长汀人的富足程度,总体上远甚于凤凰人。长汀本应是个悠闲、富足、建筑低密度、人与山、人与水亲密接触的所在,它应该是旅游、度假的圣地,甚至在旅游发展的基础上,可能成为奢侈品的天堂——因为悠闲与奢侈品的品鉴最近。这需要全体汀州人的努力,虽然遥远,但我心期待。

 

3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长汀的南禅寺,静静地偏居汀江长汀段下游的山间,却向全国各地的各阶层民众,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智慧的光芒。该寺于2002年开始,常年举办免费短期禅修培训班,帮助来自社会各界的人们解除心灵的痛苦,学会生活的艺术,寻找生命的价值与真谛。这也是长久暗藏在我心中的梦想啊,记得2009年6月,我到西安城外老子修炼的楼观台朝拜的时候,就曾对当地人说,要是能够在此,邀请各方智者,常年举办各种讲座,该是多美的一件事啊!

    想不到这样的梦想,正在我的故乡,被一群与世无争的人们默默地实践着!善哉善哉!寻天地人间之大道,觅古今中外之智慧,求身心和谐之修为,生命之价值、之快乐、之意义,不正于此乎!祝福我的故乡长汀,祝福我敬之仰之的南禅寺,祝福天下每一个心灵向上和向善的人!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