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尊老养老应有全国性的统筹安排  

2010-06-09 09:13:31|  分类: 中国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老养老应有全国性的统筹安排

 

童大焕

 

    “老吾老经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两千多年前中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家老子的社会和谐理论与哲学思想,但是直到人人曰盛世的今天,它还是多数人可望不可即的梦。

    今年4月1日,安徽省太和县李兴镇程寨村85岁的程保平老人,因60岁的儿子去世后无人照料而活活饿死。面对村民们对村干部不履行救助责任的指责,村干部的回答居然是:“谁让他没有儿子。”数日之后,类似的悲剧再度发生。4月9日,北京市通州区张辛庄村80多岁的老人柴玉吉饿死家中,尽管她有四个儿子。类似的报道并不鲜见。

    去年9月,民政部曾在宁夏召开全国性会议,确定以省为单位,建立“全省统一发文、80岁以上、按月发放三个标准”的高龄津(补)贴制度,但时至今日,只有北京、天津、黑龙江、上海、云南、宁夏等6个省(区、市)符合这三项标准。有的省不是按月发,直接的后果是,等钱发到手,老人可能已不在人世。有的是按90岁或者95岁至99岁的标准发放。有的省居然装糊涂,说不知道标准。

    为了推进这项工作,酝酿了一年之久的《民政部关于建立高龄津(补)贴制度先行地区的通报》即将对外公布。说起这事,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表示,“我国在80岁这个年龄才建立高龄津贴,我们自己都觉得寒酸,全世界都没有这样搞的。”“宁夏都统一发放高龄津贴,很多沿海发达地区反而至今未能全省统一。这是观念问题,而不是经济水平的问题。”

    一个社会的富裕幸福、祥和安定最终不是通过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和霓虹闪烁等的物质硬件来体现的,而是通过“幼有所教、老有所养”、社会自由、公平正义等制度性软件来体现。

    今日中国的养老问题,已经不仅仅停留在需要政府“给钱”的阶段,而且到了需要社会“给人”的阶段,即全面建立健全托老机构,也已经迫在眉睫(中国农村有大量空置房,租房不是难事,关键是人手和经费)。否则,就难以避免像北京通州那样,即使已经实行了高龄津贴制度,仍然无法避免老人被饿死的惨状。

    谁来给钱、给人,并不仅仅是转变观念那么简单,还存在一个公平合理地分担社会公共责任、均衡社会福利保障的问题。以省为单位建立统一标准,是现实的,但这并不等于中央政府和大城市政府可以做甩手掌柜,只请客不买单;或者大城市政府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

    不论是高龄津贴,还是紧随其后、60岁以上老人的养老、医疗保障,焦点和难点都在农村,尤其是远离大城市的偏远地区和农村。在严峻的生活压力下,在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背景下,中国传统的孝道和家庭养老、土地养老模式正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土崩瓦解之势。2009年,民政部公开的数据显示,目前只有大约1%的老人选择在社会养老机构养老,其他99%的人选择在家庭养老。研究表明,超过50%的子女对老人的态度是麻木的,“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5倍”。

    尽管99%的人选择在“家庭养老”,但事实上多数是“自生自灭”,因为多数青壮年进了城,很多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无人照顾,尚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则多数还要帮小辈照顾下一代。

    中国的区域差别在城市化背景下,正史无前例地迅速拉大。计划经济时代,政府通过严格的户籍限制和工农业产品剪刀差为工业和城市做原始积累;市场经济时代,这种剪刀差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加速扩大:农产品价格上涨处于通胀的末端,但每每成为政府严防死守的对象,因此农产品价格与国际上的价格差距越来越悬殊;第二方面,各级地方政府通过“低价征地、高价卖出”,农民向政府转移的价值总额,据说已高达20万亿元—30万亿元;第三方面,大量农村青壮年人口流入城市,人口流动带动资金流动,大城市政府和居民富得流油,偏远地区和农村日渐衰败。与此相应的是,人口流出地的地方政府也日渐“贫穷”。

    单靠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单靠地方政府的努力已经远远不能保证养老的基本公平与人道。因此,对于推动养老等社会福利由补缺型向公平普惠型转变,需要省级以上高层级政府拿出更多的行动,需要全国性的统筹与公平安排。手中掌握大部分税收的中央和省级政府,以及手中掌握大部分土地出让金的城市政府尤其是大城市政府,应该拿出足够的份额,反哺农村、反哺人口流出地区的养老等社会保障事业。

    我们应该建立起职责明确的、高层级政府承担高层级责任的农村养老和医保体制,不仅仅是寒酸的高龄补贴,对于现有60岁以上的农村老人,都应该由中央政府全面兜底,一步到位完成其个人无须缴费的、较低水平的养老和医疗保障体系。较高水平以及60岁以下老人的部分,则主要由个人缴费和地方政府来承担。这也不是特别的难事,关键是观念到位、制度到位。把地方政府无底洞似的“维稳”支出用于全民社会和医疗保障,则无须“维稳”,人心自然稳定,社会自然和谐,政权自然稳定。(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