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拜托帮我把牛牵楼上  

2010-08-31 09:09:06|  分类: 城市风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托帮我把牛牵楼上(没有市民化的伪城镇化)

 

童大焕—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山东诸城率先撤销全部行政村,几个小村庄合并成大的农村社区,引导农民集中居住。除诸城外,淄博、临沂、济宁、德州、聊城等地都推行了“撤村改社区”。(2010年8月26日《广州日报》)

    事实上,这些撤并举动都是在城镇建设用地紧缺的情势下出现的。也就是说,地方政府积极主动“引导”农民上楼,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也好,以城市化的名义也好,本意并不在“城市”,而在于“土地整理”。专家认为不能强制农民“被城市化”,警惕村改居后产生的大量无土地、无工作、无社保农民。

    即使不强迫农民退出耕地(原有宅基地是一定要退的,否则是换不到楼来住),农民没有洗脚,却要上楼,表面上是很新村、很城市,但是本质上呢,农民还是农民,集中居住地和承包地离得远,务农不方便了,农民的生活、劳动成本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还有,农具、手扶拖拉机、粮食和牲畜都无处可放,甚至有可能无处养牛、养猪及其他牲口,表面是光鲜了,农民的生活质量可能要直线下降。到时候,农民兄弟们能不能问一问我们的公仆:拜托,帮我把牛羊牵楼上!

    山东的“撤村改社区”,不过是当前中国新农村建设和所谓城市化运动的一个侧面,一个缩影。当下中国的城市化,出现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不该城市化的地方过度城市化或者说伪城市化;该城市化的地方不城市化。

    此话何解?伪城市化就是如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先生不久前指出的:把小城镇发展成了战略重点(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笔者注)。很多农民工把赚的钱弄到老家镇上去建房,而全家还留在大城市工作和发展,这既造成土地资源和农民工财产的严重浪费,也不利于市场发育和调动内需。

    而该城市化的地方不城市化,则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日前“中国‘十二五’时期的农村改革”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的,中国城镇化率被严重高估,目前统计的6亿城镇人口中,至少有2亿人并没有享受市民的权利。

    中国的城市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几乎没有明显进展。在各方面的呼吁下,原建设部出台“人口统计方法的改变”,将工作于城市6个月的人都算做城市人口,于是,城市化率一年上升一个百分点。但是这只是统计口径的改变而已,除此之外,对入城的农民工和新市民的待遇毫无改变。

    城市化说到底是人的市民化,而不是物质层面上的楼房化和建制镇化。归根结底,城市化、城镇化是为了人的自由、幸福的,而不是为了地方政府储备和集中土地的。城市化的真正标志,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减少,而不是把他们变成亦工亦农、亦城亦乡的颠沛流离、候鸟一般的“两栖人”。(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