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伪城市化实质是与民争利  

2010-09-01 16:43:31|  分类: 城市风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伪城市化实质是与民争利

 

童大焕—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接受央视访谈时指出:很多地方宅基地换房,承包地换社保。农民的住宅是合法的财产权益,而社会保障是应该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在哪个国家、在哪个地方可以跟老百姓讲,你要获得我的公共服务,你就要拿你自己的财产来换,没有过这种事情。所以这是在制造新的不平衡。(2010年8月30日央视《新闻1+1》)

    这是迄今为止我注意到的、对“宅基地换住房、土地换社保”大声说不的最高级别官员。此前,各地方官员都热衷于“宅基地换住房、土地换社保”。重庆启动了据说是史上最大规模的农民转市民改革计划。按照该计划,未来10年时间内,1000万重庆农民将有望变成市民。该计划被当地官员形象地称为“三件衣服”换“五件衣服”政策:农村户口捆绑了宅基地、林权、承包地“三件衣服”;城市户口捆绑着养老、医疗、教育、住房、就业“五件衣服”。

    山东诸城则率先撤销全部行政村,几个小村庄合并成大的农村社区,引导农民集中居住。除诸城外,淄博、临沂、济宁、德州、聊城等地都推行了“撤村改社区”。然而住上了楼房的农民却在担心农具拖拉机还有牲畜往哪里放。集中居住距离承包地远了,耕种很不方便,农民如果把土地流转出去,租金又很低,怎么保证一家老小的生活。(2010年8月26日《广州日报》、8月30日央视《新闻1+1》)

    农民现有的宅基地、承包地、林地“三件衣服”,事实上是他们的财产权利,而所谓养老、医疗、教育、住房、就业“五件衣服”,充其量是公民的福利权,二者之间的权利级差非常巨大,就像生命权不可以置换成财产权,财产权也不可以置换成生命权一样。把不同级差的权利互相混淆和置换,有“混水摸鱼”之嫌。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城市居民必须拿出房屋或者土地来换社保的,为什么农民就“必须换”,而不是像城市居民一样“应该得”?

    事实上,这些举动都是在城镇建设用地紧缺的情势下出现的。也就是说,地方政府积极主动“引导”农民上楼,以户籍改革名义也好,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也好,以城市化的名义也好,本意并不在“城市”,更不在人的市民化,而在于“土地整理”。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并不在于保障农民的自由迁徙权利和其他各项社会权利,而是为政府进行土地储备。

    山东的“撤村改社区”和重庆的土地房屋换社保,不过是当前中国新农村建设和所谓城市化运动的一个缩影。当下中国的城市化,出现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不该城市化的地方过度城市化或者说伪城市化;该城市化的地方不城市化。

    此话何解?伪城市化就是如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在2010年8月6日举办的第8期中国现代化研究论坛上指出的:把小城镇发展成了战略重点(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笔者注)。很多农民工把赚的钱弄到老家镇上去建房,而全家还留在大城市工作和发展,这既造成土地资源和农民工财产的严重浪费,也不利于市场发育和调动内需。

    而该城市化的地方不城市化,则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2010年8月7日“中国‘十二五’时期的农村改革”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的,中国城镇化率被严重高估,目前统计的6亿城镇人口中,至少有2亿人并没有享受市民的权利。

    中国的城市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几乎没有明显进展。在各方面的呼吁下,原建设部出台“人口统计方法的改变”,将工作于城市6个月的人都算做城市人口,于是,城市化率一年上升一个百分点。但是这只是统计口径的改变而已,除此之外,对入城的农民工和新市民的待遇毫无改变。

    城市化说到底是人的市民化,而不是物质层面上的楼房化和建制镇化。归根结底,城市化、城镇化是为了人的自由、幸福的,而不是为了地方政府储备和集中土地的。城市化的真正标志,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减少,而不是把他们变成亦工亦农、亦城亦乡的颠沛流离、候鸟一般的“两栖人”。

  当前,地方政府热衷于“整理土地”,还会造成未来巨大的地方债务风险。多数人只看到因土地征占而引发的矛盾,很少有人关注到,名为新农村建设、城镇化或者户籍改革的地方政府圈地形成巨大的地方债务,而这些地方政府债务最终都有可能表现为银行的不良资产,从而给我们的金融埋下巨大隐患。因为最终,中国的城市化道路并非各地方官员和地方政府可以主导的、想在哪里城市化就在哪里城市化,而是有它自己的客观规律,其中,有一些地方注定是要衰落的。人口在集中、在增加的地区,地方债务容易化解;而人口在减少、在分散的地区,政府无节制集中的土地,最后就会空置浪费,由此形成的债务,就将变成呆账和死账。(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9797)|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