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回家的路有多长  

2011-01-25 09:14:42|  分类: 七日谈?风雅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的路有多长

 

童大焕—2011122星期六

 

一年一度的春节是中华民族大团圆的日子,也是惊心动魄的全国人民大迁徙的日子。CCTV新闻频道关于“成都春运第一天:回家变容易了”的报道,激起了新浪微博中上千网友的反驳,认为“这个笑话太冷了”。

浙江金华的打工仔陈伟伟在零下一度的苦寒中苦候两天,却没能买到回河南商丘老家的火车票,一怒之下在售票大厅内脱光了衣服,随后又裸奔到站长室抗议。

新华社自宁波发出照片,购票者必须站在高约1.2的售票窗口前,伏身、低头、撅臀与售票员交流。网友讽刺“中国人民站起来六十多年了,买火车票照样要弯下去!”对于铁路负责人“这是按‘标准’设计的,方便工作人员坐着卖票”的解释,《东方早报》文章反驳:“你完全可以坐着,只要把座椅垫高一些,外面的买票人就不用低头哈腰了。”

春运首日,北京西站一位连续5天凌晨4时来排队却最终没能买到票的男子,大骂一句后嚎啕大哭。“办好奥运不难,办好亚运不难,办好春运,难!”《人民日报》一篇署名文章的第一句话,直接引用了网上流传的这句话。

人民网记者亲身体验了8个铁路局的电话订票,过半无法接通。

团聚很甜心也很焦心,回家的道路仿佛咫尺天涯。春运难,又突出表现为买火车票难。铁道部官员尽快解决“买票难”承诺的兑现日期一拖再拖。

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称,解决“买票难”,可能要到“十二五”末期,也就是2015年,届时“春运一票难求的情况将从根本上改观”。

但网友搜集历年报道后发现,200721,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就称:“到2010年,发达的铁路网将初具规模,一票难求的问题会得到解决。”2008125,王勇平开始改口,称“在三五年后,我国铁路客运专线网将初步形成,部分干线拥挤状况将成历史”。到了2009107,王勇平再度改口,更谨慎地说:“2012年我国铁路运输能力紧张状况会初步缓解”。

针对网友质疑,铁道部一位相关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基本解决”和“完全解决”春运难,并不是一个概念,铁道部的前后说法并没有自相矛盾。

铁路在春运中“不给力”,一个重要原因是高铁“不给力”。

2010年被称为“中国高铁年”。目前,中国7531公里的高铁里程比全世界其他地区加起来都要多,但这还只是开始。据计划,未来中国将建成里程1.3万公里的高铁网络,耗资数万亿元。

但《东方早报》描述购票场景,普通硬座车票5分钟内售罄,而高铁售票处却人迹寥寥。高铁售票员最感同身受。一名售票员说,春运开始后,一些学生和打工模样的人买票时,最常问的一个问题是,有便宜的普通车票吗?而她最不“给力”的回答是,“只有高铁了。”她说,回答时心中也很矛盾和无奈。因为她卖票也有10年,普通列车和高铁之间的票价差异实在太大。比如,无锡和南京之间,最便宜的普通列车票价是14元,而高铁的一等座居然卖到了136元,票价相差了约10倍。问题是,高铁开通以后,以前很多普通列车都取消了。

大部分普通人要的只是以最低成本买到回家的票。不要高铁,不要动车,只要普通硬座哪怕是站票。

不久前,中国科学院提交给国务院一份报告,报告中,专家们敦促相关方面进行反思:是否应把重点放在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放在高铁扩张计划上。事实上,铁路上的巨额投入并没有缓解运力匮乏,反而因为票价提得过高,丧失了客运竞争力。具体例证就是,京津高铁运行一年亏损约8亿元;目前,武广高铁实际运力只有设计运力的约四分之一。

铁路春运年年“不给力”,也缘于中国公路收费“太给力”。

河南禹州时家兄弟挂武警牌偷逃368万元天价过路费、行贿100多万元、净得利润20余万元事件,让民众再次领略到中国收费公路的乱象,时建锋被课以无期重刑(正待再审),其他食利者目前安然无恙。交通部副部长在回答媒体有关天价过路费提问时指出,没有收费公路的政策,就没有中国交通的现状,也没有农村公路取得的这些成就。但国家发改委经济贸易司副司长耿书海在2011年中国物流发展报告会上却指出,中国各种过路过桥费已高达运输企业成本的1/3,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过高,应大幅降低。全球收费公路总长约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据世界银行20072月公布的研究报告披露,中国车辆通行费占人均G D P比例超过2%,居世界首位。

怪不得中国制造在国内每每卖得比在国外还贵,因为公路运输一道道关卡雁过拔毛。

121,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正式公布并即日施行。条例取消了行政强制拆迁,禁止建设单位参与搬迁,要求征收补偿不得低于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对符合住房保障条件的被征收人除给予补偿外,政府还要优先给予住房保障。

为这样的进步鼓掌。期待终止血拆、被拆迁户的“回家”之路因此不再漫长。在保障被拆迁户权利的同时,商品房要为更多的责任买单:更高的拆迁成本、更多的保障房土地供应和建设资金,甚至连廉价抑或倒贴的工业用地成本,最终都要由商品房来承担。毕竟天上不会掉陷饼,各级政府也不直接创造财富。但这是进步必须承担的代价。

在浙江打工的重庆母亲李春凤,半夜里梦见6岁儿子浑身是血与老鼠争食,次日一早女扮男装,千里走单骑,驾驶摩托车,6昼夜风雨兼程2000多公里回到重庆。虽然冲动却以温暖和辛酸感动了无数人。朱丽俐等13名北京市人大代表联名建议,分步骤放开非京籍生在京高考。真如此,则千千万万的李春凤和她们的孩子,回家的路将不再如此辛酸漫长。(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