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2011-02-13 07:52:44|  分类: 七日谈?风雅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童大焕—2011212星期六

 

      2011年春节期间,中国互联网上最持续的风景莫过于微博上“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及其引起的争议。这个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于建嵘教授倡议的行动引起全国网友、各地公安部门的关注,迄今为止,该博客共收集到1000多张照片,并帮助数个家庭重新团圆。

      我对这个问题比较纠结,所以一条“随手拍”微博也没有转发。

      公民行动固然可以促进政府改善工作,但我担心它更多的只是一时性地、局部地促进警方的打拐行动,却有可能整体上恶化相应儿童及其家长的生存状况。也就是说,部分被拐卖的孩子有可能更快找到,但事关更多孩子的儿童权利保护问题却并不因此而得到迅速改善,他们的生存权、受教育权利未必因此而得到提高,相反,却有可能因对儿童全面禁乞而导致恶化。毕竟,拐卖和残害儿童以乞讨谋利的总是居少数,而由父母、亲人带着或租借他人乞讨的孩子占多数。目前1000多张照片里的孩子有6人重新找回了父母,是否可以说就是公民行动的善行善报之比呢?而另一方面,是那99%以上的孩子及其家庭可能受到威胁。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很多:媒体喧染了“蚁族”,于是城中村被拆了;媒体喧染了“鼠族”,于是地下室禁止出租了。在洁癖政治而非公民权利主导政策取向的情景下,底层生存状况不是得到改善了,而是越加恶化了。

      我担心公民运动中的广场效应使社会、包括执法者都失去应有的理性。即使是提供帮助,也要征得对方的许可和同意;而至于“禁止”,那更是法律严格授权给公共权力并且严格受到程序制约的特权。现在有的意见领袖正在提供越来越激进的意见——在广场效应中,这样的意见总是能获得最多喝彩。越激进越有广场效应。理性在这个时候退场。而社会进步需要的是点滴积累之功,而不是振臂一呼一蹴而就。

      这个问题,在“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已有显面,一些儿童被拐卖甚至被残害专门用于乞讨的消息得到突出显示,网络上随之呈现对儿童乞讨的义愤填膺,从一些评论标题可见一斑:《应禁止成人带儿童乞讨》、《对成人携儿童乞讨要零容忍》、《童丐父母的监护人资格应予剥夺》……有人建议警察凡见到成年人领着未成年人乞讨,都要对其进行DNA鉴定,“凡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对成年人一律刑拘”;有人建议一律不给行乞儿童施予……

      中国社会一直有乞讨性自助的民间传统,一些自然条件恶劣地区的人们,一旦遭遇自然灾害或农闲,就整村外出乞讨,等农忙或洪水等自然灾害退去时再回村播种。在完善、普遍而且适当足够的社会福利和儿童福利全面建立健全之前,有些父母就是需要乞讨,乞讨的时候孩子也只能带在身边,如果完全禁止儿童乞讨,那么那些孩子们和其家庭就会饿死。六十年代初自然灾害时,许多人就是因为被禁止外出乞讨而被活活饿死。在一个国家收养制度并不健全、并且在某些地方残疾人自强会都可以变成奴工基地、福利院变成婴儿买卖场所的现实环境下,将乞讨儿童从父母亲人身边带走,更多的也许是意味着他们更为悲剧的命运。

      那些被“随手拍”的儿童总要长大,在微博等现代传播工具几何级数般的放大转载下,他们那些公开的将来未必堪回首的照片将难以删除。最好的办法是丢失孩子的父母上传自己孩子的照片,然后网友们帮忙寻找。

      社会进步不能凭群众运动般的激动和热情。广场效应下的“人多力量大”多数不是建设的力量大。埋头苦干,默默做事,才能汇点滴而成江河。即使是包裹着爱与正义的激情泛滥与江河的泛滥并没有本质区别。亦如浙江乐清村长被碾死案中的公民观察团,热闹喧嚣之后收获的是一地鸡毛,还不如网友通过视频截图进行的痕迹与动力分析来得有说服力。

      春节的烟花爆竹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也给人们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和永远谈不完谈不清的话题。沈阳最高楼皇朝万鑫国际大厦因燃放烟花不慎引起楼体外部保温层燃烧,两栋大楼被毁,迄今没有人员伤亡报告。北京有两人因燃放烟花爆竹而身亡。有人建议全面禁放,有人以传统民俗相驳;有人建议仿效香港地区,禁止个人燃放,改由企业赞助、政府统一燃放。但那样个人的欢乐还是少了很多。还有人提出燃放鞭炮不能妨碍他人的自由。等等。

      当然,这样的他人自由是“有限度的自由”,就像燃放本身也是有限度的自由一样,你不能以“安静权”或者“免受空气污染自由”为由完全禁止燃放,就像不能以“免受空气污染自由”为由禁止汽车。而燃放的自由同样必须以限定时间、限定地点为前提,你追求欢乐的积极自由,必须尽量以不妨碍他人追求安静的消极自由前提。

      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由于翻唱汪峰的《春天里》走红网络,并且一路唱到了今年央视春节晚会。近日,《春天里》原唱者汪峰明确告知旭日阳刚今后不能以任何形式演唱《春天里》。 对此,旭日阳刚表示尊重对方,而一些网友对此则表示情感上难以接受。

      情感难以接受,但理智必须接受。因为出了名的旭日阳刚,再翻唱《春天里》已属侵犯知识产权的经营行为。

      容忍比自由更重要,任何人的自由必须以不侵犯他人权利为前提。这是理智、理性战胜情感、战胜“广场情绪”的过程,是社会和平渐进的阶梯。(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