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应该大幅度减少保障房供应  

2011-05-27 10:38:48|  分类: 房地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大幅度减少保障房供应

 

童大焕—2011526星期四

 

    5月11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在其网站上公布了深圳市第二次保障性住房终审公示二榜名单,并对保障房虚假信息申报者下发了第三批290份《行政处罚预告知书》。与前两次共查处45名涉嫌申报虚假信息骗购者相比,这次发现有问题的申请者数量继续大幅增加。20天前,深圳新出台的保障房管理条例将“骗房者”的罚款由5000元增加到10万元,但高额罚款似乎并没有挡住骗购者铤而走险的步伐,保障房巨大的“投资吸引力”使他们觉得“如果能通过审核就等于中了彩票。”

      鉴于一切具有买卖性质的保障房(含经适房、集资房、限价房等等)都有巨大的投资和寻租空间,于是在决策层的计划中,公租房、廉租房成为替代品和保障房发展趋势。在政策制定者眼中,这种只租不售的保障性住房可以杜绝权力寻租的空间。

      但是,5月16日《中国经营报》报道表明,由于模式不畅,公租房陷入爹(银行)不疼、娘(社会资金)不爱、政府像烫手山芋一样抱在怀里很无奈的窘境,公租房、廉租房规模一再缩减。各大商业银行对于公租房一直敬而远之。早在去年6月住建部等七部委发布“加快发展公租房的指导意见”后,银监会就启动了公租房贷款政策研讨,但时间已过去了近1年,具体政策仍未出台。

      更有甚者,由于公租房仅靠出租根本无力偿还建设成本,很多地方的决策者也都不约而同地做了公租房若干年后出售的提前设计。早在去年年中,深圳就有相关规定“在出租一定年限后,公租房允许住户购入”。但随着经济适用房案件发生,公租房上市也被叫停。4月底广州市人大城乡建设委员会也建议,公租房租满5年后,符合条件的可购买。而对实施公租房最为“激进”的重庆,一开始就实施公租房“满五年可购买”的政策。

      冷落公租房的,不仅有地方政府、银行、社会资本,更耐人寻味的是公租房的享受者也对此不感冒。早在2007年年底,深圳就开始效法香港建立公租房制度,“十一五”规划中14万套保障房中,有11.4万套为公租房。但到了2009年公租房开始进入市场时,却遭市场的冷遇。由于房源质量、户型、装修标准等原因,深圳公租房一度出现大量空置,据官方统计,2009年深圳公共租赁房有2730套,但只租出了894户,不到1/3。

      由此亦可见,当下多数保障房的申请者并非保障房的真实需求人,而是冲着保障房与商品房之间巨大的利差而来。而从历史上看,扣除拆迁安置房,过去那些已经拥有保障房的,恐怕十分之一不到是真正的保障房需求者。

      以此推论,我们可以说,当下的保障房建设不是应该大幅度提高规模,而是应该大幅度缩减规模,把政府的有限资金,真正利用到极少数只付得起按月付少量房租的城市低收入人群。一旦保障房缩减到这个小规模范围内,地方政府将不必考虑保障房建设的成本回收问题,而是将之作为一项真正的民生福利工程。

      我们已经知道,当下的保障房,并没有惠及真正最需要保障的两类人,一类是刚毕业的大中专学生,一类是进城农民工。这两类人群的住房保障,由市场提供是完全可能的,而且比由政府提供更廉价、更公平。且看下面一个貌似不相关的例子:

      北京八里桥农贸批发市场总经理一直强调,高房价推动高菜价。具体表现在:一是菜贩的生活租房成本增加。原来在城乡接合部租一个平房,房租也就200到300元。现在即便是只租一室一厅,最低也要1500元。二是摊位费。这些房价的成本都要加到菜价上。

      这个事例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单纯依靠政府提供保障房的制度,可能反而会提高低收入人群的居住成本,进而全面推高社会物价水平。所谓世界普遍联系、环环相扣是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政府提供保障房,要求最起码的面积、环境等居住水平,比如独立卫生间、独立厕所等等,事实上它对许多新移民来说,过于奢侈和浪费。本来只需一间十平米甚至五平米的住所,现在光厨房、卫生间和客厅都占去不止十平米。茅于轼先生曾建议不要给廉租房建独立卫生间,当时曾引起非常多的道德非议,如今看来,并非全不在理。

      政府只建极少量的廉租房,供一些大学毕业生、城市低收入群体、少数进城农民工使用,其余的,留一点空间给市场,市场会自行解决。多留一点城中村、城乡结合部给农民自主建设和出租却可。这样,既无保障房的寻租骗购、闲置浪费,也降低低收入者的居住成本和整个社会的物价水平。(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著有《买房的革命》等书)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