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看见和没看见的存在  

2011-06-26 06:56:53|  分类: 七日谈?风雅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看见和没看见的存在

 

童大焕—2011625星期六

 

      6月23日下午北京的一场大雨,让“你北漂了吗”一词瞬间充满幽默感。有网友贴图“新燕京七景”:陶然碧波,安华逐浪,白石水帘,莲花洞庭,大望垂钓,二环看海,机场观澜。事后又有网友指出这并非本次大雨的真相,而是历史上北京大雨的各种“拼图”。但大雨仍可见城市的脆弱:北京二三四五环42座凹式立交桥,均出现积水!莲花桥积水达1.5米!地铁站进水紧急停电、首都国际机场取消近百架次航班、110服务5小时接681件暴雨求助,连全国体彩都受暴雨影响,没法按时开奖。

      北京因为是首都而格外引人注目。连日来,我国部分城市遭强降雨袭击,多个城市排水不畅。武汉、杭州等城市交通几近瘫痪;上海地铁车站倒灌,乘车需打伞……

      1862年,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道,“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于是,媒体纷纷质问“城市的良心,还有几个能经得起暴雨的考验”。更早的中国哲人曾说过“道在屎中”,就是上下排泄管道通不通。不通,则痛。城市之痛,国家之痛。

      有人说,江西赣州古城千年不涝,靠的是保存至今的宋代排水系统。北京西交民巷不内涝靠的是地下三四米处被房管局当文物保护的清代方形排水系统。山东青岛不内涝靠的是德国上世纪初设计修建的雨水污水分流排水系统……当然,今天的城市跟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一是超级大都市不断生长,二是今天的城市地下空间比过去要复杂得多,各种管网、地下交通、商业、防空设施等等错综复杂,已经远远脱离了过去简单的排泄功能。

      但是,有一些东西我们可以理解和等待,有一些东西却永远无法原谅和释怀:我们不应该再不把城市地下空间的规划管理不当成科学了,我们再也不能让地下空间各自为政的现象持续下去了!我们更不能容忍为了排涝而忽视人的生命安全了!23日下午北京那场暴雨,苹果园南路东口附近,一男子在推车时掉入排水井中。另一名准备对其施救的男子也坠井。由于坠井时下水道满水,两人生还希望渺茫。而他们的危险,直接来自现有的排水管理方式:为了排水,通常大雨时会把排水井盖打开,有时这就形成了吃人的“黑洞”。紧急排水时,井盖临时替换牢固铁丝圈成的,既能快速下水又能防止人和物品被卷入,难道不是很容易实现的吗?

      针对6月16日香港科技大学三位援建教授对南方科大的公开批评信《要改革不要口号》,6月22日凌晨,南科大首届45名学生中的部分家长在博客上发布公开信《南科大学生家长对港科大三位教授的回应》,支持南科大和创校校长朱清时,称港科大三位教授“在南科大最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朱清时本人亦在文中回应前同事的公开信,反击“他们掩盖了很多真相。比如,他们怎么走的?实际上和他们向深圳市要的报酬有关……这不是一个做人的厚道方法”。并直陈“在这45个学生面前,某些老师应该汗颜。”

      港科大三位援建教授对南科大和朱清时的批评主要在:“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绝不是高教改革核心;“不参加高考”不是改革而是“文革”;无制度设计不足谈改革等等。

      我理解三位港大教授也充分理解南科大和朱清时。三教授一直在香港法治化的环境下生活工作,习惯于在“道”的层面上思考和处理问题,比如先聘好教授、设计好课程和专业再来招生。等等。但是,南科大的改革恰恰是在突破现有的不合理管制,所以被迫在“术”的层面上寻求突围。至于为什么没能够先聘好教授和设计好专业?你懂的,海外教授会因为南科大的合法性问题还没有彻底得到解决而心怀顾虑,国内教授则更是有可能受到某种特殊“关照”而不敢贸然行事。如果一切都在现有规范下操作,从高考考生中录取,那么南科大能够一如所愿地招到理想中的好苗子吗?

      为何哈药总厂敢于持续地、明目张胆地排放有毒气体?为何从2005年起,五六年的时间,群众反映、投诉,当地媒体报道、披露,都奈何不了这个大型国有企业?《瞭望东方周刊》的调查结论是:造成严重环境灾难的企业,多是大型国有企业,他们财大气粗,其管理者的级别动辄局级、部级,远远高于当地环保局长……“共和国长子”们的企业社会责任很不像负责任的长子啊!

      今年6月25日是第21个全国“土地日”。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在接受专访时表示,靠“卖地”收入发展经济难以为续。他用了三个“难以为继”:过度消耗低效用地的粗放型发展难以为继——我国人均耕地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0%左右。与此同时,工业用地容积率仅为0.3-0.6,农村地区空心村、闲置废弃地普遍存在,空闲用地占村庄用地比重达10%-15%……;对大规模开发后备土地资源的依赖难以为继;忽视城乡土地权利主体平等的模式难以为继。随着土地资产、资本属性不断显化和强化,要通过健全土地产权制度,实现城乡土地权利主体平等。土地整治后的土地增值收益必须足额返还农村,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促进城乡统筹发展。

      想起一个“为何富人更爱冒风险?”的调查报告,巴克莱财富进行的研究显示,庞大财富可能更多地是冒风险的原因而非结果。从地区上看,亚洲人冒的风险最大。亦即,冒险不仅需要胆识,还需要资本。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中国农民一直富起不来、不敢冒险,因为没有冒险的资本(如可抵押的房屋、土地等)。亚洲在全球并非最富裕地区,亚洲人冒的风险却最大,是因为他们天生爱冒险,还是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不如人家?

      另一则也许可以佐证国土部长“靠卖地收入发展经济难以为续”的新闻是,《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从2009年至今年5月,北京土地储备贷款总规模已超2500亿。从2011年初开始,大规模还本付息已经开始,每月需还本付息在100亿元以上,而今年1-5月,北京土地出让总收入不过250.61亿。土地出让收入难以支撑还债险局出现。

      对此消息,有关部门没有直接回应,倒是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通过微博表示:刚才与权威部门核实,北京土地出让入库收入今年1-5月份为640亿元。我作为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有义务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大家。

      但是,《新京报 》记者根据北京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公开出让地块的信息统计,今年前5月,北京共成交81宗土地,土地出让总价款合计约265亿元。对于前5月土地出让价款与入库收入之间的差异,一位接近北京市国土局的人士表示“两者不是一回事”:目前公开的前5月土地出让价款估计相当大一部分都没有入库。而在同期土地出让入库收入中,有很多都是去年结转过来的。

      有时,我们眼睛能看见的真相并非真相,脑子看见的真相才更为逼真。所以,逼近真相,眼睛只是辅助,脑子才是主角。(作者为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3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