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人心的方向  

2011-07-24 10:47:15|  分类: 七日谈?风雅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心的方向

 

童大焕—2011723星期六

 

    2009年,云南男子李昌奎强奸同村少女,并将受害人及其三岁弟弟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死。该案一审李昌奎获死刑,但今年3月云南高院改判为死缓,此讯7月初经由媒体披露后,迅速发酵。根据一项网络调查,有将近98%的网友认为李昌奎“应死刑,比药家鑫凶残”,更有法律工作者值此直呼“中国只要还有死刑存在,李昌奎就该享受此待遇。”

    正当人们准备等待复查结果时,云南高院田成有副院长却将此案彻底推向了民意对立面。田副院长呼吁“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杀人偿命的陈旧观点也要改改了”。他甚至肯定“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自然火上浇油,引来舆论一片冷嘲热讽。此案使云南高法在人心中的信任度迅速下降,网络甚至盛传云南高院不杀李昌奎是为富二代赛锐作铺垫。21岁的女孩吴倩被恶魔赛锐凶残捅杀27刀,喉管被割断,头部几乎被砍下,同样被云南高院二审改判死缓。

但事实上,两个案件都发生在2009年,赛锐案的改判发生在2009年11月,比李昌奎案还早将近一年半。然后,已经在民众心目中留下的不良法院印象,仅仅靠这样的事实澄清已无济于事。

    两个案子都因求爱不成残忍杀人,一审都被判死刑,都在云南高院改判,理由都是施害者有自首情节,且案件系“感情纠纷、矛盾激化而引发”。但在民众心中,有一种最朴素的公平价值观念:同样事情,应同样对待。而这一最简单、最朴素的公平价值观其实也是最基本的司法原则。英美法系的判例制度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如果我们也引用美国等的普通民众陪审团制度,我相信两个案子获得改判的几率低得可怜。“司法公正在每一个普通人的心里,而不是在精英所垄断的法学知识里。”

    把“感情纠纷、矛盾激发”作为替犯罪分子开脱的理由,云南省高院的理由大概是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9月中旬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刑事审判工作的决定》。这个决定第二条称,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案件等具有酌定从轻情节的,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但是,把“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相对“内部”的问题,扩展到求爱不成等情感问题,这样的逻辑推论叫人无言以对,能成什么样的“标杆”还真难说。“十年标杆说”出台后三天,云南高院宣布重审——当然,我希望重审的不仅仅是李昌奎案,还应该包括赛锐案。

    京沪高铁开通第11天起,在5天内发生了6次故障。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表示,故障不是安全事故,是磨合期经常出现的一种情况。高铁开通需要2-3个月的磨合期,之后才会进入稳定期。

    3个月时间不算长,人们可以耐心等待。这不,一个月转眼就要弹指一挥过去了。毕竟还有选择和替代,人心可以在高铁和航空之间摇摆。君不见,随着京沪高铁的事故频发,京沪航线的4折机票基本涨回8折。相关消息是,京沪高铁首次停运G181次、D238次、D242次、D241次等4趟车。记者调查发现,这4趟高铁列车在未来三天的预订量较差,最低仅一成。

    同样是垄断行业,独家垄断和非独家垄断还是有所区别。铁老大一家独大,结果是:高铁晚点后并没有对旅客进行特殊补偿,哪怕是提供水和食物的服务。销售体系、退改签服务也不尽完善。此外,京沪高铁的客流集中在上午,下午的客座率会出现明显下滑。京沪两地的客人喜欢集中在上午和晚间出行。有些旅客处理完公务,倾向于选择晚7点钟以后返回居住地,而这个时候只有航空公司能提供服务。由此亦可见,高铁并非越快越好,夕发朝至才是旅客最理想的选择。

    人心有时很强大,强大到足以决定事物的发展方向。但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心有时候同样处在“被决定”的状态中。最近9天里,中国内地发生4座桥梁垮塌1座桥梁倾斜:7月11日,江苏盐城通榆河桥坍塌;12日,武汉黄陂一高架桥引桥严重开裂,并向两边倾斜;14日,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倒塌;15日,杭州钱江三桥引桥坍塌;19日,北京怀柔宝山寺白河桥发生坍塌。有人感叹“人心倾斜,桥梁不稳”。也许,这一切正意味着公共工程危险期、事故频发期正在迅速且频繁地到来。短暂的任期政绩、腐败寻租等都有可能导致公共工程质量低于私人工程或者造价高于私人工程。在“权力含金量”越大的地方,人心的倾斜和扭曲也越甚。土地批租、矿产开发、公路铁路等交通建设,都是金钱张目人心沦落官员前腐后继之处。7月19日,苏州杭州两位前副市长姜人杰、许迈永因贪腐同日被执行死刑。他们的悲剧,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吗?恐怕很难。同样的人心,“权力含金量”小的地方,这样的悲剧也少。所以,不要用巨大的诱惑去测试人心的脆弱,限制权力含金量,才是造福百姓和官员的千秋事。

    《中国青年报》和《人民日报》几乎同时剑指保障房建设水分。一些地方政府将之前在建的教师宿舍、企业员工宿舍等,一并计入保障性安居工程,企事业单位用自有土地集资建房,低价卖给职工,拆迁户获得的补偿住房列入保障房名目等变相丛生。少数地方在申报数据时,将去年未开工的项目结转到今年开工项目中。为了加快进度,在审批手续不全的情况下就开工建设,边施工边审批的情况则更为普遍。还有一些地方,将奠基仪式作为开工的标志,“铲点土就算开工”,自然提高了进度。

    “开工量”陡增不要紧,数字上造假也只是纸上功夫,要紧的是工程质量问题会不会陡增?毕竟资金不足仍是最大障碍,钱少、时间紧迫都有可能成为垃圾建筑的催化剂。

    不论环境如何,人类发乎本性之心,总在百折不挠地追求自由、尊严与天真。最近,年轻人“逃回北上广”的现象,再度引起社会关注。从当初的“逃离”,到现在的“逃回”,人们终于认识到,北上广再艰难,也比其他二三线地方好。至少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公平、自由与尊严,不用像二三线城市那样多的拼爹和人际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2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