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言论的旷野能否多出现几匹狼  

2011-08-15 12:35:34|  分类: 友人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论的旷野能否多出现几匹狼

 

童大焕—2011813星期六

 

貌似热闹的中国言论天空,其实一直很寂寞,政、经、文三驾马车,政、经两个领域在自由言论上基本都寂静无声,留下“文”这个领域,一批“百无一用”之书生,在那里吱吱嘎嘎地戴着镣铐舞蹈。原因是:官员们信奉言多必失的古训和现实,而且,他们的发言,往往被视作政策的风向,不得不慎行讷言。经济领域,闷声不响发大财,亦是现实经验与教训,否则,你今天宣布竞选人大代表,明天可能各种各样的机构就会来不断骚扰你的公司——可以不以言治罪,但选择性执法可以让你死去活来。留下一批穷书生文人,亦只能戴着镣铐跳舞,因为还要靠“说话”吃饭,因为有审查和自我审查。

所幸这些年,情况似乎有点好转。政界,不仅是一国之总理在那儿声嘶力竭地呐喊,普及民主、自由和普世价值与常识;也有越来越多的各级官员,实名在微博上直抒己见。所见,官员的话,可以不必等同于政策风向,政府的立场,也许可以全部交给新闻发言人。同样,在经济领域,一批经济上独立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大胆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乃至在演艺界,年纪轻轻的姚晨伊能静们,也用她们秉承理性与良知的声音,向世界展现了不同以往的“中国风貌”。看一个国家,不要看它的高楼大厦,不要看它的经济数字,只要看它国民的精神风骨,尤其是各行各业“精英阶层”的精神风骨,就知道它的未来会怎样。

作为十数年以笔为旗、以笔为生的一个论者,我格外关注那些来自政界、经济界的独立发言。他们作为“一线”中的人,对于社会的疼痛和其中的机理应该有更切肤的认识。当然,这也不是妄自菲薄,因为作为“旁观者”,也有“旁观者清”的优势。同时,我信奉这样一个道理:作为国家和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可能是个谬论,但对于个人而言,这一论断可能却是真理。经济独立然后有人格自由和独立声音,不必仰人鼻息,不必自我阉割,嬉笑怒骂,我手写我心。

郎遥远先生就是从商界杀出的程咬金,无拘无束闯入时评旷野中的一匹狼。当然,“跨界”固然是我所期待的,但归根结底,评判言论的标准还是两个字:胆识。有胆有识为上;有识无胆次之;无识无胆再次;有胆无识则等而下之,纯属添乱而已。郎遥远应当属于有胆有识者。

比如他批评舆论对摄影作品《挟尸要价》的追捧,既有对现实合理的体察,更有对文化界犬儒现象的嘲讽:“在中国很多地方的民俗中,捞死人是一种晦气的差事。‘尸要价’如果不是挟英雄尸体,那也是一种常态的市场行为,市场当有市场的逻辑,何必如此道貌岸然?《挟尸要价》被‘金镜头’青睐,也不过是评委们捡了一个软柿子捏罢了。中国文化艺术摆脱了一幅假大空的官僚脸谱,现在又换上一幅市侩模样,来讨好和讨巧世俗。我们并不否认,摄影人以评奖的方式通过《挟尸要价》这张照片,唤起人们对那场道德灾难的记忆,让高尚者被人铭记,让卑鄙者遭到唾弃,让公众时时反思那些冷血和罪恶。但我们更应该警醒,对《挟尸要价》的全票追捧,也是中国摄影界一种犬儒主义表现。批判一群弱小者的丑行,远不如抵制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的恶行,更有现实和长远意义。”

对当代实力派作家的批判,同样犀利:“实力派作家的冷漠世故,是中国文学的灾难,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危机。‘官场小说’洛阳纸贵,风靡一时,社会批判实质上成为一种文化挠痒和心理解馋。与其说是一种批判现实主义,倒不如说是一种‘消费’现实主义。这本身,也是中国特色的黑色幽默。这个幽默,绝不是颁给实力派作家的荣誉证书,而是病危通知。”

所谓胆识,通常表现为思想和勇气比别人超前一点点。哪怕就那么一点点。这几天,网络上被广泛转载这样一条微博:“我有一个梦想:永远生活在新闻联播里,那里的孩子都能上得起学,穷人都能看得起病,百姓住每月77元的廉租房,工资增长11%,大学生就业率达到99%。我有一个梦想:永远生活在新闻联播里,那里物价基本不涨,交通基本不堵,环境基本改善,罪犯基本落马。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

而郎遥远在他的《主张》一书里,用《新闻联播世界与网络评论世界》一文更早点出了这个问题:“在当今新闻传播的语境中,我们基本活在两个迥异的世界,一是央视联播世界,每晚七点,莺歌燕舞潺潺流水,一片升平在眼前。从这个视窗看中国,那简直就是大同世界。另一个是网络论坛世界,听风观澜,遍是民间疾苦声,那俨然就是让人气结、屈原再世也投江的悲愤世界。主要区别是,主流媒体是工具,而网络舆论是人。”写的是“人人心中有,人人口中无”的问题。郎遥远说自己写《草根,不主义》一书时,政治观还是一个执著的国家主义者;写《主张》时,已经成为坚定的宪政民主主义者。“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其直指庙堂的文字也一样胆气,比如“自信的政权,一定是宽容的政权;民主的政权,一定善于倾听每一个弱小的声音。”(《网民是公民的另一张脸》)

今年86,国际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A”降至“AA+”,这是自1917年以来美国政府信用评级首次被下调。郎遥远的评价是:美国宁可信用评级遭降,也要维护美国人富裕的幸福生活。中国只要信用虚名,争世界第一,而可以不顾自己百姓的生活水平位列世界倒数。

去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中国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机构,豪迈地宣布,中国的信用比美国、德国、日本、法国、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都高。郎遥远先生为此写了一篇《“美国信用低于中国”的冷笑话》,也收在《主张》一书里:“连评级都忽悠造假,中国没信用真的到顶了。即便大公报告是经过科学分析谨慎判断的结果,也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对外讲信用,对内耍无赖’。信用文化的积极意义,在于构建更健全的社会制度和更健康的国民精神。国际金融话语权、规则制定权很重要,一个国家的社会伦理和国民精神更重要。”

今年,大公国际故伎重演。82,它把美国的主权信用等级下调为一个A,比标准普尔下调为AA+的举措严苛得多。在铁道部经历了动车追尾、2010年需还债1500亿元、但全年赢利只有1500万元(仅占还债额万分之一)等一系列事件后,日前大公国际仍把铁道部的主体长期信用级别定为最高级AAA级。这个罔顾普世标准和价值、以为温度计就可以改变温度本身的做法,当然只会把自己变成一个笑话、一个跳梁小丑。

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度,中科院的“中国现代化程度报告”不好意思再出炉了,又横空出世一个大公国际评级机构。所以更需要像标普这样的捍卫者,站在中国大地捍卫基本的人类价值。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标普”。安东尼·刘易斯在《批评官员的尺度》一书中说:“话语权不能被官方所垄断,同样不能被媒体所垄断,它应该平等地为每一位公民所拥有。言论自由是用来保障人民自由讨论公共事务,是属于每一位公民的权力。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在这里,批评官员、批评公共事务,不仅是公民的权利,而且是公民的义务。我期待越来越多像郎遥远先生一样的“非职业的议论者”,像一匹匹并不孤独的狼,在言论空旷的大地上,发出尖利的一声声呐喊。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