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南车有没有底气去告《奢侈动车》一文  

2012-03-07 15:56:47|  分类: 法之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车有没有底气去告《奢侈动车》一文
2012-03-07 14:20
 
 
    导语:如果《奢侈动车》的报道不实,事实上已经涉嫌侵犯中国南车的重大权益,中国南车有权利将财新传媒告上法庭。如果中国南车没有这个底气,只是出一纸避重就轻、避实就虚的声明,自然无法说服公众;甚至不惜以“商业秘密”作为挡箭牌,当难免给人“不打自招”的印象。

    经济观察网 童大焕/文 3月6日,中国南车就媒体报道“奢侈动车”采购称,报道中的配件采购价格与实际不符。最先报道“奢侈动车”采购的媒体回应称,报道严格遵循了新闻伦理和新闻专业主义的要求,尤其注意到相关事实对公众和有关单位所可能产生的影响,保持了相当的审慎,必要时会公布记者所获得的《CRH2型动车组配件供应商名录》。

    笔者特别注意到,当中国南车被记者问及既然声称所报道车组配件采购价格与实际严重不符,为何不公布实际价格时,接听者称,实际价格是行业秘密,无法对外公布。诸位看官,难道不觉得这话怎么听都有“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味道?!

    如果财新传媒《奢侈动车》的报道不实,事实上已经涉嫌侵犯中国南车的重大权益,中国南车有权利将财新传媒告上法庭。如果中国南车没有这个底气,只是出一纸避重就轻、避实就虚的声明,自然无法说服公众;甚至不惜以“商业秘密”作为挡箭牌,当难免给人“不打自招”的印象。而财新传媒为了证明自己严格遵循了新闻伦理和专业主义,有权利也有必要向公众、向法庭(假如对方告上法庭的话)展示证据。而鉴于动车采购直接涉及公众利益,因此,即使中国南车以商业秘密为由,要求财新传媒只在法庭上秘密展示证据,财新传媒和法院也没有义务为中国南车保守这个秘密!

    在这个事件中,财新传媒、中国南车和铁道部三方,都有义务正面回应事实真相,而不是互相推诿或者顾左右而言他。

    我们注意到,3月5日下午,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在回应中国青年报记者关于“奢侈动车”的提问时表示,南车公司不是铁道部的下属企业,建议记者“问一下南车”。但他表示,铁道部已经要求南车公司向媒体回应这一问题。事实上,铁道部作为动车的采购方,同样有义务有责任正面回应媒体和公众的关切。因为这直接牵涉到采购中有没有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事实上,据铁路人士指出,南北车集团生产的动车组没有出口,最大且唯一的客户就是铁道部。

    “奢侈动车现象”不只是南车独有,事实上,它肯定不只“高速行驶”在动车上,类似情况完全有可能出现在国内的任何一家垄断国企里面。对于能够垄断行业资源的一些国企来说,它一举多得:一是获得了光鲜的高增长数据,创造了高额的产值,对于国企领导者个人来说,功劳大大的有;二是不排除通过一层层关联交易,将大笔收入转移到了私人的国外账户上!对他们来说,于公于私,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它的惟一坏处是怕见光,交易在暗中进行,交易完毕各种票据、合同锁进保险柜内部消化,是其最理想结果。因此,要想他们主动公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内部的利益共同体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非发生分赃不均内部崩裂,否则也不可能有谁去公开。

    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更多的媒体发挥舆论监督作用,想方设法将其曝光,掘地三尺,将包括动车在内的大量国企都来个“社会能见度”,让全社会看得见,他们的业绩是否真是那么可观、他们的利润是否真是那么真实可靠!

  评论这张
 
阅读(24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