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比建筑美丑更要关注的是建筑多样性   

2012-09-09 09:27:34|  分类: 城市风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建筑美丑更要关注的是建筑多样性

 

童大焕—201297星期五

 

近日,有“世界第一门,亚洲第一大酒店,中国第一大体量超高层建筑”之称的苏州东方之门成了网上热议的话题。网友调侃其造型就像一条秋裤,还有网友戏称,有了它,央视的“大裤衩”就不再寂寞。

很多网友认为,在苏州这种充满中国特色的城市,让外国人来设计建筑,必然会不伦不类——就像北京的“鸟巢”“巨蛋”“大裤衩”一样。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中了外国人的下流圈套。

新京报一份网友调查显示,51.5%的人觉得东方之门外形不好看,有些搞笑;47.5%的人认为民众有判断力,它被调侃值得深思;75.2%的人认为如果建筑得不到民众认可,谈不上什么“标志”。

美丑问题既是客观问题同时也是主观问题,再加上广场效应下的从众心理,有时并不好作为评判依据,今天觉得美的,也许若干年后觉得丑了;今天觉得丑的,也许若干年后觉得美不胜收。

至于现代化建设中的开放中国,以开放的姿态欢迎建筑师来设计中国建筑,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当今全球“最年轻的世界文化遗产”——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设计师却是来自丹麦的约恩•乌松;一座完全生造的城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规划设计者是美国建筑师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照样使它成为现代城市设计的典范之一。

当然,这并不是要把民众排除在城市建设之外,成为城市建设的旁观者和承受者。问题在于,当我们的土地并不是自由拥有在民众手里,当我们的银行也不是真正独立自由的市场主体,政府可以以地价和贷款优惠等方式贯彻自己对建筑美学的长官意志,可以廉价征用土地进而随心所欲拔除土地上的历史风物,那么,我们最终呈现的城市建筑美学,不仅从时间上从历史上看是“断代”的,从空间上看可能也会是“来一个领导城市就变一张面孔和颜色”,而不是市场自由呈面的多姿多彩和积淀深厚。

第二个问题是从官员到民众的高楼崇拜症。不论从官员政绩还是从百姓心理需求来看,高楼都被当成一件荣耀的事,获得的媒体关注也最多。但超高层建筑并不宜居,它赞成了人与自然的疏离,却容易成为关注和袭击的目标,而且遇到火灾等危险时高层居民逃无可逃。美国9·11事件中世贸大楼的悲剧可否成警世之钟?相比于摩天大楼的建设和维护成本随着楼高而成倍提升,高楼所节省的空间成本未必绝对划算。

  评论这张
 
阅读(29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