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读李承鹏请准备一根坚强神经  

2013-01-15 23:19:22|  分类: 中国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李承鹏请准备一根坚强神经

——中国,你把灵魂丢了之12

 

童大焕—2013115

 

读李承鹏的文字,要准备一根强韧的神经。鲁迅说杂文是匕首投枪,李承鹏的杂文是机关枪。人家写文章都是瞄准了点射,李承鹏却极其霸蛮地端起机关枪一阵横扫,而且无一枪不命中目标!

李承鹏的文字,最大的特点是信息量大。只见他乒乒乓乓一阵乱扫,你还没回过神来,这个“美丽新世界”已经被他扫射得百孔千疮,你那颗温室里长大从没有见过风从没有见过雨的永远脆弱永远需要呵护的“美丽心灵”瞬间也被他扫射得百孔千疮!

怪不得一些人对他心怀恐惧,他的那本据说除了人民公社和供销社没有找、大陆所有出版社都找遍了的杂文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终于出版并签售,签售过程中,在成都被勒令可以签售但不能说话,一个字也不能说,也不许读者提问,不许嘉宾发言,甚至不许介绍嘉宾名字。在北京,签售倒是有了话筒,但是人群中有一个人送他拳头有一个人送他包裹着的菜刀有人送他一顶“汉奸”的“帽子”。第三站是深圳,现场大量读者排队,期间有人打着牌子喊“李承鹏是汉奸”,也有人举牌支持李承鹏,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有人看到有一反对李承鹏的人被一群人追赶着跑掉。现场局面很快被控制。

他们无意之中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一夜之间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极现代而又极古老的中国,有一本书叫做《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李承鹏是个不折不扣的破坏者。但你仔细看看他的文字,被他的“机关枪”扫中的,每一个都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以及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的有毒细胞甚至恶性肿瘤。不及时清除这些有毒细胞,我们其实很难健康有力有尊严有自由地活着。

他的杂文,全是现实赤裸裸血淋淋的写真,不需要任何文学的想像。比如他说我们都是《铃铛下的狗》:

“不是狗决定了实验室,而是实验室决定了狗。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还是有些人非常激愤跑来说我污辱中国人是狗......这个情景意趣盎然,我愣了很久才释然,这,正是铃铛训练的一部分。”作者借用《肖申克的救赎》的话说:“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

还有“低俗小说”《人人都是老鼠会》:

“我抹干鼻血摸出红包,悄悄塞进校长手里,我儿子要读重点中学......校长收下,面无表情远行。我看见她走进一家医院,她儿子喝牛奶后,肾里长了一些舍利子......医生面无表情收下红包。远行。然后走进一处楼盘,把首付交给开发商。开发商走进一处豪包,把一张卡交给一个领导。领导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把一把车钥匙交给身后一美妞。美妞亲一口领导后走出豪包,开着玛莎拉蒂,转角处悄悄接上一帅哥。俩人开进加油站,前面有一个猥琐男,过来叽叽歪歪,帅哥挥手就打......然后我就流出鼻血,骂了一声玛勒戈壁,驾屁遁逃经一老太婆,并不停下。老太婆缠上了后面的玛莎拉蒂......

“这里是世上最勤奋一个老鼠会,人人那么拼命就是想做到最上线,清仓,拎包走人,移民米国。可大家都这么努力,等到了米国,抬头一看全是鼠兄鼠弟,那里又成了世上最大一个老鼠会。公元200年,交通还是那么混乱,食品还是那么剧毒,空气还是一坨一坨的,人人自危,互为人质,层层绑架......老子该多失望。

“从未有股东大会,只有老鼠会。这样的老鼠会,哥你累不累?”

还有《一个卖国贼的自白》:

“有个爱国者用iphone在微博上刷屏:‘我十多年没买过日货,一点都不影响生活。’就像一点都不知道:iphone的闪存来自东芝,图像传感器则是索尼......

“有个企业家宣布:即日起只用国产小米手机。我只好发去私信:小米的显示屏来自夏普。

“有家电视台宣布连续三天停播日系广告。我好奇它怎么说服自己忘掉专业常识:中国所有电视台的摄像机、编辑机、信号发射机、差转设备几乎都是日货。”

......

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二货,以世界老二的骄矜狂燥格外招摇地晃呀晃。我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身向何方,我们只知道鼻孔朝天目中无人,狂,狂,狂。

李承鹏的文字,就是要让这样一个骄傲的你百孔千疮!于是,免不了有些人感到发慌,有些人,则因他而停下“被高铁”、“被发展”的脚步踉跄步履匆忙,仔仔细细,查一查身上的疮,舔一舔心中的伤。于是,他们的目光变得柔软,脚步变得有力但轻缓。比如李承鹏在签售中遇到的这么一个人:

“还有‘唐隐’,我至今不知你的真实姓名,见过的三次都在签售会,最短不过半分钟。你专程从上海坐飞机过来买了二百本书,可当看到书店限购,你竟把这些书全转让给了其他的读者。到最后你竟一本书没有,次日又飞回上海。”

李承鹏说:“你永远离不开恐惧,甚至迷恋恐惧,你成为恐惧的一部分。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成为互相戗害的一部分,有的戗害得多,有的少,有的主动戗害,有的出于教育之下的惯性。当我们都不想互戗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就该改变它了。”

是的,当我们想过更自由自尊的生活,再也不想互相伤害的时候,我们就会从迷梦中抬起头来。我们会从白纸黑字中寻找自我反省的力量。所幸这世界总是柔弱胜刚强,选择文字、选择网络、选择和平的人们你们有福了,你们比选择菜刀选择拳头选择一切暴力的人们更有力,更有爱,更没有或者至少是更少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20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