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童大焕pk陈思进的声明  

2013-02-05 12:29:17|  分类: 贫富秘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大焕PK陈思进的声明

 

童大焕—201325

 

针对陈思进《从遨游汽车世界的富人谈“涓滴理论”的失败—— 亿万富豪奢侈的消费,是否可以造福普通百姓》(http://dajia.qq.com/blog/172053048477606一文,笔者写了篇文章《商女犹知亡国恨,论者不识中国心—— “劫富济贫”适得其反》(http://dajia.qq.com/blog/210895091632268),引出《陈思进不PK童大焕的声明 (http://dajia.qq.com/blog/211895128478628

说是不PK,事实上已经在PK,是以不PK为名进行PK因为其“仅表明一下我的立场观点”就达5条,而且超出两篇文章的范畴,所以我有必要也PK一下。12345是陈先生的立场观点,每条后面是我的PK

陈:1,特别注意到,童先生将我文中用税收的方式进行财富的合理再分配的观点,无限夸大,和“劫富济贫” 混为一谈(别忘了我是经历过“吃大锅饭”年代的)。可以说大作后面绝大部分论述,都是在这不实的假设前提之上进行的;

童:“劫富济贫”只是个形象说辞,是加引号的。相信绝大多数人看得懂

陈:2,欧美这些年来的发展,早已证明了贫富悬殊是经济危机的原因之一。而税收其实是一种最温和的对贫富悬殊进行财富合理再分配的方式;

童:南橘北枳的故事中国人都懂。中国的贫富差距和财富集中度远高于欧美,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我文章一再强调的是,在一个权力不受约束的地方和时代,对富人更多的摄取只会使财富更加集中于权贵集团,而不是更加合理地在贫富之间分配。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事实。

陈:3,童先生文中对美国遗产税例证不够准确。事实上,小布什时代对富人进行的巨大税务优惠(包括遗产税),恰恰是美国这些年来债务急速上升的原因之一。而奥巴马正在“纠偏”之中,“涓滴理论”的失败也正是奥巴马宣布的;

童:我文中只一句话提到美国遗产税,是在引用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言论时提到的。经陈先生提醒,我百度“奥巴马 遗产税”,第一条是“奥巴马新遗产税提案 送给全美富人的假期大礼”路透中文网2010年 12月 8日,谈的是减税;第二条“奥巴马计划保留遗产税”,2009年 1月 12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谈保留遗产税但仍比克林顿时间低。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最新政策国内媒体没有报道?这应该不是敏感消息。

陈:4,究竟是“穷人是靠富人来养的”,还是“因为财富分配的不合理而形成了大量的穷人”,这个命题的争论也早在提出基尼系数时就有结论了;

童:这两个问题不是文章中涉及和探讨的问题。文章只探讨富人消费能不能带动穷人就业之类。如若置换成“穷人是靠富人来养的”,有偷换概念之嫌。穷人致穷的原因也不在那两篇文章探讨之列。如果要探讨这个问题,今日中国大量穷人致穷,是因为对富人征收太少,还是恰恰是因为政府对包括富人在内的社会征收太多而又权力不受制约,导致了大量财富过度向权贵集团集中?答案显然是后者。在权力受约束之前鼓吹继续向社会更多摄取,会导致什么后果?

陈:5,“对富人提高税收,将打击富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的说法没有现实的依据。全世界最富有、幸福指数、以及各项人类发展指数都最高的北欧,恰恰是对富人征税最高的地方;

童:在中国这却是事实。高税收导致大量富余资金集中到房地产,扼杀创新,推高房价。

6,人的幸福感、满足感是有层次的。在没钱的时候,赚钱自然是头等大事。但对于富人来说,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赚再多的钱,得到满足的快感其实早已不是生理层面的,而是精神层面的了。事实上,我周围就有好些亿万富翁,他们拼命工作早已不是为了钱了,他们搞慈善、搞公益,等等等等;

童:中国法治不立,富人今天连基本的安全感都没有,中国人都被迫停留在生存的最低追求层次。这也是今日中国之现实。为什么?美国经验不适合今日中国,恰恰因为中国的基本面是人治权治,美国的基本面是法治。

陈:7,“一个和谐社会,就是要贫富都舒服了。要是穷人不爽,富人也不会舒坦的。”这是欧美几百年来的经验。

童:这是个常识,古往今来不断的革命和流血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但如何让穷人变富,却需要智慧。而且不同的时代采取的办法也不同。今天中国的首要问题是权力不受制约,富人太富之类的都是权力不受制约的派生物。不先约束权力而鼓吹权力对社会包括富人的大肆摄取,只会便宜了官僚集团,使他们变得更富,而不会使穷人更富。

几点声明:

一,本人无意和谁PK“童大焕PK陈思进让富人花钱对穷人有何意义”之类,是网络传播过程中传播者制作的标题,与本人无关。

二,有“沐沐家的小西”指责我借人炒作:“原谅我孤陋寡闻,不认识童先生。原谅我或许偏见,一厢情愿的隔空喊战就是自我炒作。学术研讨切磋可以,但必须先征求对方同意。古时交战,总得问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尊重对手也是尊重自己。趁对手毫不知情,晃一枪就跑然后单方面高歌,挑战了某某某,额学生以为,不够光明磊落总而言之,借陈老师之名炒作不如踏踏实实做学问。

    事关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不得不回应几句:就像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童大焕是谁,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陈思进先生是谁,之前鄙人也不知道陈思进是谁,借谁上位借谁炒作之说纯属无聊。公开的学术和思想探讨,不是打小报告,也从没有什么必须征得对方同意的“规矩”。我对于自认为原则性的问题从不让步,该说就说,哪怕对方是朋友,也毫不留情面。比如《你是神枪手还是高级黑?——兼谈房地产“洗钱说”》一文,就是针对好朋友的一个观点写的。既不伤感情,也不借谁成名。

     最后,重新强调一下笔者基本观点:首先,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形下,多收的税费会去哪里?是使社会更均富还是财富更向官僚集团集中?答案只有一个:填不饱权贵集中欲壑难填的胃口!其次,就像生老病死任何人不可避免,但在一个如何生如何育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的时代,谈病和死的老年病问题未免太早。同样,在一个权力基本不受制约的年代,一个社会的首要任务是共同约束权力——非此则一切美好愿望皆不可能,而是不是“迁怒”到富人头上,否则他们同样是权力欲壑和两极分化的帮凶和高级黑。不管以多么高尚的名义,打黑也好税收调节也好,结果都是一部分富人在遭殃受祸的同时,整个社会富的更富穷的更穷。看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境况,看看重庆的唱红打黑,莫不如此。

    我的出身比多数人都穷。不要说我对穷人没有同情,不要说我不爱这片土地。我比谁都懂得穷人的伤痛,也比很多人知道中国的切肤之痛在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