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尖锋话题一 先限制权力还是先限制资本?   

2013-03-02 23:21:24|  分类: 贫富秘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尖锋话题一 先限制权力还是先限制资本?

 

来源:影响力中国网

原址:

http://www.impactchina.com.cn/guandiankuaibao/shizheng/2013-02-27/18291.html

 

    作者:童大焕、章龙飞、WWW     2013-02-27     分享到: 

社会转型的道路上布满分岔口,很多貌似正确的方向,往往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分清其中细微的差别,往往成为路径选择中的当务之急。今天的话题,只是这类“尖锋话题”中的一个。

--------------------------------------------------------------------------------

 

    童大焕:【改革收入分配该不该劫富济贫】http://t.itc.cn/UUvXF中国社会的基本矛盾是公共权力和公民权利之间的矛盾,是官与民之间的矛盾,不是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矛盾。这点要非常清醒非常清晰,否则,一些别有用心的掌权者随时可能利用民粹情绪收割改革开放以来好不容易积累的财富,以缩小贫富差距为由将国民财富窃为己有。重庆事件可资借鉴。

 

  WWW:不能苟同大焕的观点。

 

  童大焕:理由、步骤、可操作性,希望一一道来。只要美好理想,不顾基本过程和手段,往往种下龙种收获跳蚤。

 

  WWW:官民矛盾和穷富矛盾不是隶属关系,是两个横截面的矛盾。很多富人也不全是靠官起家。比如某些网络公司。

 

  童大焕:现在的问题,正是借贫富矛盾将富人一股脑儿收割。你谈的问题应该放到美国谈,而不是在中国。

 

  WWW:我一直认为法国的制度比美国要好,就在于劫富济贫。

 

  童大焕:今天最干净的领域是互联网,还有就是1998年以后独立炒房的,其它各领域的贫富矛盾,基本都是由权力派生。权力不受制约、权利不得保障,再美好的理想都是空谈。

 

  WWW:你如果深入了解这此网络公司,就知道很多地方他的肮脏比房产尤胜。

 

  童大焕:我指的互联网领域比较干净,是相对而言的。如果要论纯洁,每一个人都不配活。

 

  WWW:权利是一个方面,但富人是不是应该为这个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是另一码子事儿。

 

  童大焕:切,中国富人连自己的安全都不保,谈什么做出更大贡献。中国所有人,都被迫停留在生存的最低层次——生理上的需求,安全上的需求,更高层次的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根本不能奢望。因为背后始终有民粹虎视耽耽的眼、有权力杀气腾腾的手!不要以为穷人的权利才不得保障。

 

  WWW:在法国富人要将收入的百分之八十缴税,这是针对一千万欧元以上的富人阶层,这个政策很好的缓和了社会矛盾,而对广大中产阶级并没有太多影响。对一部分收入极高的富人征税,其实即便税后他们的收入也非一般人能企及。

 

  童大焕:法国和美国,都是权力严格受到限制权利得到高度保障的国度。这是前提,我们还在儿童时代,你却想用老年病的药方。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个人,都随时面临选择问题,而明智的选择,就是首先分清轻重急缓。

 

  WWW:只有让富人有危机意识,他们才能在上层社会里推动改革。无形的危机和制度下的危机意识,效果会不同。

 

  童大焕:只有让富人安心安定,才能推动改革。一个个自顾不暇,哪能去推动改革?

 

  戴  萍:火中取栗。

 

  童大焕:我接触一些商会会长,他们说他们的任务根本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抓住官员把柄以免企业遭殃受祸。有恒产才有恒心。天下同理。把权力限制住了,富人之间都要有楚河汉界,规则就出来了。

 

  WWW:我坚持认为权利的改革和富人体制的改革应该同步进行,而非先后。

 

  童大焕:英国的民主宪政超稳定,也花了700年完成,就是因为其民主资格有严格限定,逐步扩大。

 

  童大焕:“我坚持认为权利的改革和富人体制的改革应该同步进行,而非先后”——你分析论证一下怎么同步。关键在于如何实现,而不在于有什么目标。

 

  戴  萍:一個理想主義一個現實,一個書生一個操作主義……

 

  童大焕:谁都会设定目标,老杜张嘴就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得了没?

 

  章龙飞:社会有序,才是关键。

 

  童大焕:只问一个问题:今天中国贫富差距堪称世界最高,是因为权力不受限制,还是因为对富人征税不够?

 

  鲁  亢:是因为权力不受限制。

 

  WWW:我想问即使权利受到限制了,如果任志强,潘石屹,马云等人每年收入过亿,普通屌丝3000的工资,就能改变贫富极差过大得现状了?

 

  童大焕: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可以鼓励任何形式的用权力集中财富的做法,那样只能导致社会财富“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虎口比狼窝更厉害。

 

  童大焕:同时限制权力和富人是没有可能的。只有大幅度减少权力含金量,才能真正限制权力。

 

  童大焕:你去看看苹果公司,比美国政府还富得多。

 

  WWW:很多原罪的致富,现在追究起来已经毫无可能,只能削富。

 

  童大焕:但是美国人会要求削富吗?

 

  WWW:当然。

 

  童大焕:有原罪的,恰恰多数选择跑路。

 

  章龙飞:削富,这个词容易误解。而是限制权力和资本。

 

  童大焕:真正抢来的钱,有多少用于投资?

 

  WWW:从可行的角度来讲,征收富人税要比现在约束权利(此处应为“权力”),现实可行得多。

 

  章龙飞:权力的恶和资本的恶,都需要限制。

 

  童大焕:都需要限制,问题是:道路在哪里?

 

  章龙飞:宪政民主。

 

  WWW:一方面倡导政治改革,一方面经济上拿富人开刀,征收高端富人税。这样社会矛盾会缓解很多。

 

  章龙飞: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都需要改革。

 

  童大焕:大家都会喊口号,如何宪政民主?一步一步拿出方法和路径来。

 

  童大焕:没有针对现实的方法和路径,民主宪政再喊一百年都没用。

 

章龙飞:权利觉醒也很重要,个人的权利觉醒是基础。

 

  童大焕:价值启蒙其实早已完成,需要的是方法论。

 

  章龙飞:接下来的知识教育和民主训练。

 

  童大焕:这个又太空了。接近于中国历史上道德治国——人人都有高尚的道德,选好人上台,一切便都好了。然而历史却一再开玩笑——恶制度使好人欲从善而不得也。

 

  章龙飞:权利觉醒“接近于”道德治国?

 

  童大焕:你不能又循环论证说那我们就改恶制度。这又回到我一开始提出的问题:怎么改,从哪里改?

 

  童大焕:民主根本不需要训练。中国社会,人们最热衷于民主的地方恰恰在“素质最低”的地方,在农民那里。城市业委会和大学治校都没有民主。但我们能否说农民和农村比其他人群获得了更多的民主权利?

 

  章龙飞:财产私有,权力公有?但这也是泛泛而谈啊。有可能性吗?

 

  童大焕:英式民主(也是美式民主的摇篮)恰恰是从界定和保护财产权开始的,一开始并非人人都有投票权。财产私有,是落实到每个人手里的权利,谁不知道要?除非他是疯子和傻子。

 

  章龙飞:没错啊。但他们愿意吗?愿意放弃吗?

 

  童大焕:因为他们不愿意,所以我们找软柿子,打富人主意?

 

  章龙飞:最坏的结果是,私有到他们手上了呢?

 

  WWW:富人什么时候成软柿子了?

 

  章龙飞:他们也成了富人了呢?

 

  童大焕:国有才是真正的私有,今天哪一个公有不是被官僚所私有?而且是过了这个村没了那个店,个个如饿虎竭泽而渔杀鸡取卵。

 

  童大焕:“他们也成了富人了呢?”这就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我们今天的富人和腐败、官人有很高的重合度,那么是目标毫不偏移地对准权力,还是转移目标对准富人?

 

  章龙飞:我不主张打富人。只是主张权力的恶和资本的恶,都要限制。前者是中国的主要问题,后者是西方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

 

  童大焕:后者一定会伤及无辜,而贪腐的官员和富人则多半金蝉脱壳移民海外。

 

  章龙飞:对资本的恶,马克思的批判是对的。但改变路径(革命、公有制等)不对。西方,用宪政制度,部分限制了资本的恶。

 

  章龙飞:经济学上的新自由主义,和世界金融危机,是资本恶的集中体现。

 

  童大焕:“只是主张权力的恶和资本的恶,都要限制。前者是中国的主要问题,后者是西方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鱼和熊掌兼得,当然最好,问题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是必然的),那么只有取其要害。今天,所有无法遏制的资本的恶,本质上都是权力的恶,是权力纵容的结果。比如降低土地和环境成本招商引资。

 

  章龙飞:先后是可以的,但要有兼顾的视野。

 

  童大焕:资本的恶,哪怕是集团性的犯罪,都可以解决;惟独成建制的有暴力机器在后面的权力的恶,一旦泛滥就难以解决。这也是今天环境污染和破坏如此严重的根源。

 

  章龙飞:在中国还有一种情况——权力的恶,纵容了资本的恶,从中分得利益。这是最坏的结果,也是中国的现实。

 

  童大焕:兼顾只能是理想状态。你想兼顾,马上会被权力引导到杀富的道路上。不信你自己观察一下当下的中国现实。

 

  章龙飞:所以,很绝望——因为比我想像的要坏很多。

 

  童大焕:结果是两边都不顾,什么都没捞着,反而又让掌权者大捞一把——更多的财富集中到他手里,而且还获得万民赞誉。

 

  章龙飞:重庆模式,还有很多人念念不忘。是权力的恶,抢夺资本的恶。

 

  童大焕:所以,这就是中国人:绞尽脑汁为眼前利益冒险,不愿为长远利益做点滴积累。

 

  章龙飞:正确的做法是,用资本的善,限制权力的恶——就像你所提倡的一样;同时,也要用权力的善限制资本的恶——要兼顾。

 

  童大焕:又回到车古鲁论证了,两边都来,一定会让权力得手——财富的直接打碎重建是看得见摸得见的,人人都很HIGHT。只可惜都成了权力的帮凶。

 

  童大焕:把权力彻底关进笼子之前,千万别妄言把资本关进笼子,否则,我们只会不断地把自己关进笼子。被人卖了还很高兴地帮人数钱。

 

  章龙飞:一定要有先后,资本和权力是反向限制,权力要被关进笼子,资本则是要赶进社会。

 

  章龙飞:激发资本的社会属性,而限制它的私人属性。靠的也是法律,不是抢夺和没收。

 

  章龙飞:今天还有是有共识的——先限制权力后限制资本。

 

来源:影响力中国网

 

后记:2013227,我们几个同道刚刚在群里讨论先限制权力还是应该先限制资本的问题。31,国务院以办公厅名义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继续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国办发 201317号)(简称“国五条”实施细则),要求“对出售自有住房按规定应征收的个人所得税,通过税收征管、房屋登记等历史信息能核实房屋原值的,应依法严格按转让所得的20%计征”。通知一出,舆论哗然。过去十年九次调控,每一次都是平稳楼市为名增加政府收入,结果房价屡调屡高,十年房价上涨数倍。

可怜中国老百姓,被一刀一刀地割肉,却连问都没地方问。32新华视点以《住建部长向记者“讨饶” 不要再问楼市新国五条》为题,报道了这种非常的“盛况”和非常的尴尬。报道说:房地产调控“新国五条”(及细则——笔者注)的出台,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而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住建部部长姜伟新在政协驻地宾馆一露面,就遭到了大批媒体记者的围堵,提问简直可以用“狂轰乱炸”来形容。不堪重负的姜伟新频频向记者讨饶,希望大家不要再问了。

对此,我不想再说什么,只想摘几条微博:

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说:“在中国谁捞钱最容易?国务院一纸文件就把房产增值的20%变成了政府的,买房投资、创业赚钱能这么容易么?假如城市住房面积250亿平米,每平米均价5千,价值共125万亿元,如果当初买入总成本40万亿,那么昨天的新政等于把本来属于老百姓的17万亿转给了政府。这么多老百姓的钱怎么不需要立法机构介入就成?”他此前的另一条微博这样说:“二次分配做来做去只是治标,但是没有办法治本的。从根本上还是要通过改变权力所控制的资源的广度和范围,对权力进行制约,才可能改变中国现在主要是依赖权力关系来配置收入机会、配置资源的这样一个现实,只有通过这种改革,可以从根本上治本。”

联合国副秘书长丽贝卡称,虽中国现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仍有1.5亿人生活极度贫困,2.3亿外来工人得不到应有医疗和社会保障。农村越趋萧条,通货膨胀不断恶化,税负痛苦指数世界第二,越来越多人成为城市贫民。中国很富,可中国人很穷。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主编袁莉说:“奶粉事件(指201331日起香港限制大陆人每人只能带2罐奶粉离境,违例者将被罚款甚至监禁)和20%二手房交易个税再次说明,我们被不断肆意征税,却连孩子们喝点放心的奶粉都是大难题,更不用提人人都必须承受的有毒空气和食品。香港新法的牢狱刑罚虽过于严苛,但不应该成为责难的主要对象。收我们税的政府在做什么?最基本的公共服务都不能保证,就开始减税吧。我们照顾得好自己。”

熊培云说:“这个浑身是胆的政府,只要想多收钱,随便出台个政策就可以将国民财富据为己有。调控房价是一连串笑话。而你却不能说这是抢劫,因为抢劫是违法的,而政府的抢劫却可以冠以法律之名。如果这世界上有个所谓的中国模式,这个模式就是社会春种,政府秋收。”

过去十多年,税收不断增加是明抢,货币不断超发则是暗夺。政府收了大量的税,不是用来搞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而是用来建立和补贴行政垄断企业与民争利;不是用来发展教育,而是用来搞高铁等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甚至一些纯粹的腐败型投资(投资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腐败机会)工程。政府钱越多,民营经济被挤出的也越多;政府投资和招商引资越多,环境污染和破坏也越大——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裁判员职责让位于运动员角色几乎成为必然。所以,你看见的是通货膨胀、腐败遍地、两极分化世界前列,你看见的是空气中挥不去的致癌灰霾、河流中流不尽的黑水,土壤中看不见的重金属污染。癌症村布满神州,尘肺病人替这个时代喘不出气,全国土壤污染调查结果是“国家秘密”……

所以,千万千万要记住:好社会第一要务是控制权力而不是扩大权力——不管扩大权力有着多么高尚的名义,作为一个公民,一定千万要警惕!控制权力只有自由市场法治社会才行。在此之前,一切呼吁加强权力控制和一切形式的限制财富自由增加税收的办法,都是通往腐败、贫富分化的平民奴役之路。指望权力大肆向社会摄取然后二次分配,就是指望老虎能给他食物,与虎谋皮。老虎不把你当你食物就不错了。自由市场经济比万能政府仁慈得多,只因为,有竞争。

  评论这张
 
阅读(11384)|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