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为凤凰辩护者请不要拉长汀垫背   

2013-04-26 00:01:29|  分类: 家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凤凰辩护者请不要拉长汀垫背

 

童大焕—2013425星期四

 

410起游客入湖南凤凰古城风景区一律收148元门票费,含政府税收60元。此举引发当地官民冲突。凤凰副县长安抚歇业商户: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好无赖啊!此举自然引来舆论口诉笔伐,中国青年报记者鄢光哲却独辟蹊径,在2013419 中国青年报 》第8 版刊登文章《凤凰的“保护费”不算贵》为凤凰辩护。为凤凰辩护也就罢了,他却拉上了我的故乡长汀为之垫背。文章说:

“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曾说,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山城是湖南的凤凰和福建的长汀。长汀,这座小城在历史和中共党史中都很有名。长汀地处福建的边远山区,自盛唐建汀州到清末,长汀均为州、郡、路、府的治所,客家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上世纪30年代,路易·艾黎曾在长汀长期生活,当时,长汀是中央苏区的经济中心。只从上述两条看,长汀就应该是一个绝佳旅游目的地,可为什么它没有进入过大多数游客选择的范围呢?

“两年前,笔者也是带着这样的疑问来到长汀。看见长汀城无比震惊,全城尽是高楼大厦,让人产生穿越到了10年前北京顺义县城的错觉。要说旧城已经被拆得片瓦无存,肯定不客观,因为在当地熟悉情况的居民指引下,还是能够找到残存的旧房子。虽然当时长汀正在用钢筋水泥重新打造出一个古城的样子,但是要说这是路易·艾黎眼中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山城之一,恐怕没人同意。

“长汀的旅游业无法与凤凰相比:2012年,凤凰全县接待游客690万人次,是长汀游客接待量的4.8倍;2012年凤凰实现旅游收入53亿元,是长汀旅游收入的4倍多。但是,走工业强县的长汀,去年财政收入突破10亿元,是凤凰县财政收入的两倍。

“旅游业是凤凰精心培育的一个‘财源’,凤凰县政府对此也并不避讳。显然,保护凤凰县的历史遗存,以及‘守护中华民族的文明记忆’,是培育这个‘财源’的必要条件,而不是要做公益事业。

“如果交148元的‘保护费’就可以保住沈从文笔下的这座‘边城’,我宁可长汀也被圈起来收‘保护费’。我也真心希望全国众多在‘旅游强县’还是‘工业强县’之间徘徊的地方政府,最终选择的是凤凰式的发展模式,而不是长汀。依赖门票总比依赖推土机要好吧。”

前几天在上海《东方直播室》做节目的时候,我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风雨飘摇的小船,诗人看见的是风景,船主拥有的是艰辛;同样是在海边钓鱼,富翁和渔翁拥有的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鄢光哲和凤凰当地居民及商户的不同心态,也许完全合适。如果保护古城目的只是为了政府圈地收费和你们这些外地路人满足短暂好奇心,当地居民的发展权利却被排除在外,这样的保护有意义吗?凤凰门票事件不仅仅是收费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地方政府把这个地方的景观和人都圈起来,变成一种资源对外出售,甚至很荒唐的搞得凤凰古城的少男少女在外面谈的朋友进城都要收门票。

凤凰政府以入股的形式把古城卖给了一个姓叶的大老板,包括土地、地上附属物和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的人民及文化。而所有这些,在所组建的公司里面只占49%的股份,公司拿51%的控股权,当地老百姓却一分钱股份都没有。你这是把老百姓凤凰当人工饲养的饲料鸡卖。政府有这个权力吗?没有!凤凰古城把老百姓和古城圈起来卖,背后的原因很简单:就像五岳散人说的:“旅游发展得再好,地方政府收取的税费也是间接的钱,必须直接抢钱才能满足其胃口。”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与民争利,而且争得太急。

鄢光哲先生把地方政府圈城收费与古城保护等同起来,也有失偏颇。政府的职责是鼓励和保护当地商业自由发展,并从税收中提取古城建设和保护费,就像杭州西湖,大胆免除西湖门票,全方位开放西湖,结果,去的人更多了,消费是以前的N倍。人流如织,也没有压垮西湖的白堤苏堤;商业繁荣,政府税收自然增加。不与百姓争利,政府会死吗?死不了,而且会活得更好;跟百姓争利的政府才会死,而且让老百姓为它陪葬。

鄢光哲先生把凤凰与古城保护画等号,把长汀和推土机画等号,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长汀是我老家,过去若干年的发展确实显得“乱”,高楼大厦林立,和全国几乎所有东部小城市一样,人口密集,交通混乱。但要说它是用推土机铲掉古城,却是完全不实之辞。长汀的高楼大厦是在古城周边的田地和山地上建起来的,所谓跳出古城建新城,古城基本完好,只是因为疏于修缮而显得破败。这两年才准备开始大规模修缮古城,重振长汀旅游业。笔者前几年去过凤凰,那保护得好的、机动车进不去的古城,也是整旧如旧的结果,而不是“原来如此”。长汀这一步,只不过走得比凤凰慢一点而已。而凤凰的新城区,同样跟所有小城一样“乱”。

慢一点可能有慢一点的原因,一是前些年可能长汀只顾发展经济,没有来得及对老城整旧如旧。长汀的房价现在七八千每平米了,应该是凤凰的2倍以上吧?它一方面说明长汀供地是讲究节约的,另一方面说明长汀人比凤凰居民富裕——当然这主要不是当地政府的功劳,我说过,小城市镇的房价由回乡人口决定。前几年我去的时候,凤凰的房价是1700元每平米,不知现在多少了。

慢一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拆迁难。尤其是旧城保护,既要保护原住民的利益,又要不改原来城市风貌,容积率就会很低,重建代价就会很高。比如长汀最著名的水东街,20年前就在说整旧如旧要拆迁了,我们和一对要好的朋友甚至约好,如果拆迁,就各自在那儿买一个店面,20年过去,那里一片瓦都没有动,只是把街道变成了青石板的街道。再去看看店头街;再去看看水东街河对面已经拆除大部分、等待重建的东门街规划图,就会知道,把长汀老城与推土机画等号是多么的轻率。是被附近的高楼迷住了眼吧?

我相信,只要保护得好修缮得好,长汀和凤凰相比,后来居上是完全可能的。长汀古城不收门票,美女比凤凰更多更美,客家小吃很美,入口难忘,而且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客家菜独立成菜系,但你看看全国各地真正客家风味的菜馆凤毛麟角吧?!原材料、水质都很关键呢。同时还有交通便利,北京到长汀、厦门到长汀都是列车直达。长汀离永定土楼和连城冠豸山都不远,可以自然和历史文化旅游连成片。

给长汀地方当局几个小建议:

一、                永记凤凰教训,吸取杭州西湖经验,长汀古城永远不得收门票。切记,不与民争利的政府才是好政府。

二、                未来旅游宣传和定位,红色旅游次之,自然和历史人文、当地活生生的文化和生活生态、美食等第一。

三、                在全球大城市化发展背景下,小城市要想发展,只能以悠闲宁静恬淡安适的自然和人文取胜。长汀未来有两件事可以大力发展:一是旅游业,二是教育事业,尤其是大学和私人书院,既为当地带来相对恒定的人口和消费,也奠定更好的当代人文基础。南禅寺就很好,全国各地不少人到此闭关静修。山高不碍乾坤眼,地小能容宰相身。当代转型中国,需要智慧齐发,私人书院正当其时。长汀历朝历代乃至当代,人文辈出,在互联网时代,更可以“居小城而观天下,处一隅而发宏声”。

四、                金沙河与汀江两江环抱,把中心坝和水东街一片围成一座大岛。在着重打造汀江“一江两岸”唐宋景观的同时,千万别忘了金沙河。金沙河天造地设,长年水流缓慢,笔者大学刚毕业时曾以《金沙莲花梦》一文,建议用适当河坝控制水流,金沙河内广种莲花,河上狭窄处以汉白玉石拱桥度之,既有自然人文价值,也有经济价值。也许,今天这个建议仍然有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1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