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大焕视界第4期    

2013-05-07 16:17:00|  分类: 大焕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焕视界4

201357

 

讲真话,说真相,求真理(真正的道理);

煞权贵,煞民粹,煞假道学。

思维决定命运,

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得出不一样的人生。

——大焕视界,

闲看春花,

笑对秋月。

 

 

【假道学:玩民粹宛如制造革命】

54,自由派学者茅于轼长沙演讲,遭到有组织左派的猛烈攻击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反对,“河南群众”“声讨汉奸茅于轼”,举着整齐领袖像要求“还我熙来”。

认知科学家发现,人们获得某样东西的快感远不及损失同一事物的痛苦那么刻骨铭心。左派和激进主义正好暗合了人类心理的这个困境,这可以归入“妒嫉经济学或妒嫉政治学”的范畴。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剥夺富人的主张总是那么容易得到拥护,哪怕这种剥夺对参与剥夺者而言也许什么也没有得到。因为在很多人眼里,别人的得到在心理感受上往往就是自己的“损失”,而这样的损失给自己带来的就是痛苦。所以减轻自己痛苦最痛快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对方“失去”。在人类历史上,左派激进主义开出的药方,往往是让富人“失去”;自由主义右派开出的药方,往往是让穷人也“得到”。但不幸的是,后者总是太慢,乃至于穷人往往没有这个耐心。而热衷于玩民粹的,则不断地煽动仇恨搅动情绪。但火中取栗者,多是在玩火自焚。

我很认同张鸣《漫议革命发生的机制》一文里这些观点:

“一说革命,就是底层造反,然后颠覆统治者。这样泛化意义上的革命,会在什么情况下会发生?在中国,所有人似乎都有答案。这个答案是经济学意义上的——老百姓活不下去的时候,革命就来了。但是,在历史上,农民活不下去了,真的会造反吗?未必。一般来说,农民活不下去的时候,首先的选择,是逃荒。其次,就是等死,逃不走,就待在家里,活活饿死,或者自尽。其三,如果有领头的,去吃大户,一般来说都是和平地吃,不是把大户抢了,把人杀掉。即使到了这一地步,离造反还远着呢。在某些特殊的历史时期,比如那三年的大饥荒,举国没有不挨饿的地方,即使能逃,也无处可逃,似乎没有听说那个地方农民暴动或者起义了。饥荒最严重的河南信阳,许多国家的粮仓,在尸横遍野的灾区傲然挺立,居然没有饥民去抢。

“近代最有研究价值的革命,是辛亥革命和红色革命。一个是精英革命,一个是底层革命。我们发现两场革命的共性,是社会的精英阶层,都因为统治者的重大失策,而导致利益严重受损。红色革命是因为中产阶层遭遇劫收、经济崩溃、恶性通货膨胀,金圆券改革等一系列的剥夺。而辛亥革命,则是权贵回收权力,掠夺资源,导致已经成气候的地方自治,受到严重威胁。虽然说,两场革命中的中产阶层,都没有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但他们的被剥夺感和委屈感,都是最强烈。在两场革命中,民众都是跟着走,即使贫困到了极点,如果没有人可跟,他们顶多外出逃荒,山上当土匪。

“有心造反的火种,几乎在任何时代不缺乏,但火能不能烧起来,还要有干柴和煤油。即使三者皆备,还要看社会精英的态度,如果精英都无心力撑,甚至要倒戈了,那么统治者也就到寿了。在所有的革命机制里,只有革命跟进性的民众,其实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获得某样东西的快感远不及损失同一事物的痛苦那么刻骨铭心”对穷人适用,对中产和富人也适用。通过挑动仇恨刺激妒嫉之心迎合民众的民粹经济学和通过打压甚至剥夺中产和富人以迎合民粹的民粹政治学固然可能得到部分民粹拥戴,但它带给中产和富人的强烈被剥夺感,却有可能成为精英倒戈的革命基础!这就是为什么,古今中外的推翻统治者的革命往往并不是在社会最穷困的时候发生。据此可以肯定:玩民粹者,必玩火自焚也。

 

【宏观:“叔侄冤案法院功大于过”】

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博导沈德咏在《人民法院报》撰文称,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

针对社会上非常关注的赵作海案、浙江叔侄强奸冤案等,他说“叔侄冤案法院功大于过”,“审判法院在当时是立了功的,至少可以说是功大于过的,否则人头早已落地了。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干预和压力,法院对这类案件能够坚持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已属不易。”

他说的是实情。法官受到案外力量的干扰太大。这个案外力量,最主要的来自权力机构,来自一些地方主政官员让法官服从于他们个人意志和短期政绩需要。比如打黑、比如命案必破甚至不排除其个人利害干扰等等。

正如这位常务副院长所言,法院虽在防止错杀上是有功的,但客观而言在错判上又是有过的,毕竟这种留有余地的判决,不仅严重违背罪刑法定、程序公正原则,而且经不起事实与法律的检验,最终将会使法院陷入十分被动的地位。冤假错案一旦坐实,法院几乎面临千夫所指,此时任何的解释和说明都是苍白无力、无济于事的。因此,法官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是极为罕见的,在我国现实情况下,冤假错案往往是奉命行事、放弃原则或者是工作马虎失职的结果。

其实症结就在于法官“奉命行事”而非依法行事。铁打的法院流水的地方官,地方官员可以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法院和法官却必须面临长久的公正问题。正义的灵魂永远不会失踪,它有时只是在潜伏。

因此,这其实又回到一个老话题:法院中立。司法从体制机制上独立是司法公正的基本制度保证。这个制度设计,怎么也回避不了,怎么也逃不掉。

 

【时事:“8.3亿元招待费”招待了谁?】

央企上市公司动辄亿元的“招待费”引发各方关注,其中中国铁建年报中“业务招待费”一项达8.37亿元,居于全部上市公司首位。会议费、员工差旅费用都不在其中。根据中铁建年报显示,去年其差旅费也高达8.08亿元。

A股“业务招待费”的量来看,建筑业是招待费最高的行业。但即便如此,中铁建的业务招待费还是远远高于一般民企,民营企业龙元建设招待费用为1689万元,占该公司2012年接近140亿元营业收入的0.12%;而中国铁建去年营业收入为4843亿元,其招待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0.17%。根据2012年年报数据,去年共有8家公司的业务招待费超过一亿元,前8名合计达到27亿元,其中绝大多数为央企。

按理,央企拥有资金、政策等各种优势,近年来甚至成为各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对象,都是人求它而不是它求人,业务招待费明显要低于处处求人的民企才对。现在反过来了,业务招待费反而大大高于民营企业。只能说崽卖爷田不心疼,反正是花别人的钱,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退休或者离任了,再多资产也不归你支配了。不花白不花,不花是傻瓜。我很怀疑是不是很多央企管理层自己消费的都打入了招待费,也很怀疑是否央企的大量奢侈品消费也被纳入了招待费行列。招待费是个筐,什么罪恶都往里装。

 

【财富:用动态观念看不动产】

今天点评一个很老朽却时不时被翻出来的谬论:“中国独生子女1.4亿,他们爷爷奶奶走了留一套房,外公外婆留一套房,爸妈留一套房,共三套房,找个门当户对的配偶也是三套房,两人再按揭一套房。十多年后,会看到满街手里有六七套房的中年夫妻,但他们付不起水电费,物业费,只有抛售,于是房价长线必跌。”首先,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不会只有一个孩子;其次,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套房也许在五百公里的乡下,到时候早灰飞烟灭了(想想当下中国一天消失200座村庄);爸爸妈妈那套在450公里的镇里,那时候成了古董;小夫妻那套在大城市中心,独生子女改变了人口和财富流向,双方父母把他们在县城或市里乃至省城的大房子卖了,在小夫妻所在特大城市买了个小户型或者远郊买了个小户型!从现在到那时,大城市房价大涨,小城市小涨,乡下的没了或空置。此外其中有大量房屋需拆掉或重建。再说,十年后即使“房价必跌”,是在现在基础上跌,还是在十年后是现在房价三倍基础上跌?还是继续涨——因为城市化和人口流动还没有最终完成,而全世界的货币超发却仍在持续?

 

【艺术:陈维彰摄影《秋水汀江》】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14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