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对邻里纠纷不能行政不作为  

2013-08-04 17:5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邻里纠纷不能行政不作为

 

    大焕按:我在福建三明的一个老朋友,家庭遇到难解的邻里纠纷。他在海外的弟弟邓跃华写了一篇博客,请我转发。这事我这样看: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是朝夕相处的冤家。建议在乡、村两级机构主持下解决纠纷,再找乡村两级或者村里德高望重的邻居这个第三方出来帮助协调,很重要,有一个中间力量可以缓冲,避免直接冲突。平时有矛盾也可以录音或录像取证,不要直接冲突。结果出来后多方签字画押,重新砌砖划定楚河汉界,钱双方出,交给村委会请人施工。各级行政机构不能在这些“小事”上不作为,否则容易引发斗气而使矛盾升级。


 

在中国,为什么我的宅基地要一个权利的边界这么难?


                                              邓跃华

博客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f0d1e70101ec0f.html

 


    国有恶邻,如日本;家亦难免,如我在中国大陆的家。

    我和兄弟姐妹在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东泉新村共同拥有2排3号、4号的房子,被前面1排1号的房主邓衍炽夫妻二人蓄意侵权,并引发出强拆事件,我做为一个热爱祖国和家乡华侨的既合法又合乡俗村规的权益被严重践踏!

都说“地灵人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普天之下任何一方人都热爱着养育了自己的土地。三明市三元区城东村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发的东泉新村,请建筑设计院给出了专业规划和设计,让每家每户都有天有地有门口,既极大地满足了本地人的居住习惯,也因设计科学、布局合理,而成为都市里的村庄的典型。因此,东泉新村的这块福地深受本地人的欢迎,我们便是踊跃的购地者中的一家。

    星移斗转,近二十年过去,东泉新村这三期先来后到的房主们,在按照中国人座山望水建筑理念规划的近三十排房屋中生活着,其乐融融。每一排的房主都遵循着现在的格局,以大门前路基护坡上低矮的砖砌护栏为界,护栏内是本排的门口,护栏外才是前一排的后门。原本的建筑规划,就已经划定了各自房主的权利范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东泉近三百户房主大家都在遵守的规矩,不能逾越,更不可以践踏!

    遗憾的是,我们偏偏遇上了蓄意侵权的前一排房主。

    事出有因,首先得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说起,那时候砌2排砖头护栏时,从2排10号门前路口砌起,只砌到2排5号的门口,在2排4号和3号与1排1号之间没砌,留下了一个边界纠纷的隐患。其次是1排因门口就是大路,本地人都不喜欢,所以全由出门人(外地人)买去。到了1999年,1排1号才转卖给城南的本地人邓衍炽夫妻二人;他们擅自改动原有建筑设计对每幢房屋的统一规划,两头开大门,将后门的卧室也改成客厅朝向2排。他们不要中国的天文地理,违背中国几千年的建筑传统,将房子的脸面做屁股,屁股拿来做脸面!

    我母亲魏翠兰本着“与人为善”、“让人是福”的传统处世美德,觉得他们也是本地人,不愿与其争吵,就让他们往2排出入。此后十几年间,他们1排的汽车停放到2排来,我的家人也都让着他们。可叹的是,有的人是好不得的。让他们出入一下,也让他们停放汽车,他们不懂人好,居然喧宾夺主、得寸进尺,觉得 2排的门口是属于他们1排的,来跟2排的房主争地界、闹纠纷!

    由于2013年7月19日双方再次发生边界纠纷,在激烈争吵中,邓衍炽说:“不要吵了,死掉都带不去咧!”他正好站在未完工围墙的地界线上,用手在那条线上比划了一下,“去叫人来砌掉!再就没东西来吵了。”

    我姐姐当即说:“好啊!去叫人来砌掉!”

    我的兄弟姐妹考虑到对方的妻子是个极不本份的无知泼妇,甚至竟敢跑到我家里来找我姐姐拼命,我的兄弟姐妹不想这事闹出人命来,我们陪不起他们的命,惹不起总躲得起,便在7月22日去城东村委会找村主任反映情况。村主任打电话向前任了解了情况后,又打电话叫人来调解,刚好人不在。我的兄弟姐妹要求,这两块宅基地是我们花钱向城东村买来的,村里有义务给我们划分出权利边界,并在隔界的地方砌上砖头护栏,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村主任说:“如果要砌,因为这是近二十年前已经结算掉的工程了,村里没地方出钱,本着谁主张谁出钱的原则,钱也要你们自己出。”

    7月23日对方男主人又说:“你有本事就去叫人来砌!”因此,为免除矛盾升级,日后闹出人命来,我们就按照双方的意愿把隔界墙砌起来。

    隔界墙砌起来后,对方出尔反尔,女主人和女儿四处去投诉。7月29日上午,三元国土局的张国庆和城东村副主任李扬平来到现场。他们错误的用城市土地的规则来处理农村土地中宅基地权利边界的纠纷,两个都是本地人,明知传统习俗和惯例为哪家的门头就是哪家的门头,却一边倒地说这门头是“公共场合”,然后又回到村里施加压力,使城东村做出“2日内(8月1日前)自行拆除”的决定。

    8月2日上午,城东村副主任李扬平带人和对方的家人一起来进行野蛮的强拆,并发生了肢体冲突,如果不是我方克制,当时就会发生流血事件!

    我不明白,全东泉新村梯田状的二十几排房屋近三百家,每一排都有围墙。这围墙的作用,其一是护栏,防止村民从上排跌到下排,其二还是上下排的分界线,让每家每户都在各自的权利范围里生活起居。如果没有这堵墙,就没有了安定和谐。前一排都到后一排去争利益,那么全村就大乱了!

    我们花钱,砌了本该由村里砌而没砌的围墙,给安定正能量,应该得到社会和村里的肯定,其结果反倒被惩善扬恶了!请问:正义何在?公理何在?规则何在?防范何在?是不是一定要等到闹出了人命来以后才会去补砌这堵分界墙?!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只不过是要像全村近三百家一样,户户都有的分界墙,可是,为什么就这么难?!

我出国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是个旅意作家,多年来,为了维护在意华人的群体利益,在网络和报刊上发表了不少的文章。当某些意大利人诽谤中华文化,说什么“挂红灯笼是召妓嫖宿的地方”,为了捍卫中华文化的尊严,我执笔写了《圣诞节与红灯笼》,大家可以上网络去查。

    如今,为了维护我在国内的合法权益,也是维护华侨在国内的合法权益,特写此文。

 

对邻里纠纷不能行政不作为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