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大焕视界:东台逻辑下多少国人能心安?   

2014-11-26 13:2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焕视界:东台逻辑下多少国人能心安?

 

这是一次令我百感交集的庭审,我在这三个半小时里没有一丝瞌睡、没喝一滴水、没离开法庭半步。这就是中国法治的缩影吗?面对如此状况,谁能心安?

 

童大焕—20141123星期日

 

旁听了一次不可思议的庭审。

20141121,星期五下午3点开始,我平生第一次旁听了一个庭审,是在江苏东台法院第六法庭。三个多小时庭审一刻没有离开,全程听下来,给我的感觉只能用“匪夷所思、啼笑皆非、周身恐惧、痛心疾首”16个字来形容。当地公安侦查机关取证之乱、检察起诉机关水平之低、个别律师之奴性、普通百姓之愚昧无助,都让我这个从没有亲历过庭审的人备感震惊。在这样一个基本法治秩序荡然无存、基本财产和人格尊严毫无保障的国度,谈什么崛起、复兴、改变世界等等大词,本质上都是意淫,还是老老实实从改造我们的法治环境开始,一点一滴地让每一个中国人做得更像一个人再说吧!

这是一个既复杂又简单的案件,我听到的已经是第三次庭审。但尽管已经是第三次庭审,其中透出的荒谬程度,还是让我感觉仿佛走进了魔幻现实主义。

这是一个从一审到三审都看不见一个赌徒的“网络赌博案”,站在被告席上的,是浙江五舞科技有限公司(飞五游戏网站)法人代表兼总经理沈俊、副总经理谷加力,以及4位经法庭确认与公司和网站互不相识的银商。所谓银商,就是大量活跃在淘宝等网站上进行游戏币、Q币、通用积分等买卖的商人。四位被告银商的获利分别只有5万元、7万元、1万元和9100元。前两位被告人被控开设赌场罪,后4位被控为共犯。案发后,江苏省东台市公安局共扣押、冻结飞五网站共计人民币6779万多元,及服务器22台、电脑主机等一批物品。

当地检察公诉机关认定飞五网站共有注册用户1311655个,其中用户账户内游戏币欢乐豆余额不为零的用户数156399个,欢乐豆余额不为零的通通都是赌博账户!当地公诉机关还认为,2012416201363被查封时止,飞五网站在快钱上两个账户以及易宝上六个账户共进入赌资人民币3.43亿元。

犯罪嫌疑人的辩护律师当庭指出:3.43亿元绝大多数是游戏玩家资金,不能全都算做赌资(笔者注:即使按照检察公诉机关所认定,欢乐豆余额不为零的用户都是赌博账户,赌博账户也只占11.92%,另外88.08%都是健康正常的游戏账户)。公诉机关只认定15万赌博用户,却把网站全部过账资金都计为赌资,自相矛盾;15万欢乐豆余额不为零的用户认定为赌博用户证据也明显不足,应该具体查明真实的赌博数额以后才能认定。

公诉机关的回答让人很吃惊,大意是:网络赌博案件很复杂,查处很困难。我天,依法治国难道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没有严格的事实支撑,难道不应该以无罪论处?否则,照此“东台逻辑”,我们是否可以说,鉴于时下中国的官员贪腐很普遍、很复杂、很严重,是不是应该把所有建得起房、买得起房的官员都先抓起来、财产先冻结?照着这个“东台逻辑”,只要账户余额不为零的游戏账户,通通都是赌博账户,那么我要提醒全天下在网络上游戏的人们,小心你的账户余额,否则指不定哪一天东台方面看你有钱了,给你来一个跨省通缉,关人搂钱!

东台检察公诉机关在法庭上还有一个奇葩逻辑,也让我这个没见过开庭的人觉得自己很没有见识,没见识过作为“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法庭上,居然有一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坦白逻辑”!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只有当庭承认自己犯下了公诉机关指控的罪行,才算你具有坦白从宽的情节。你如实供述自己做了些什么,是不能称之为“坦白”的,也就不具备“从宽”的情节。一个细节是,身体有病、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犯罪嫌疑人金芳被认定一开始在调查过程中有认罪的从宽情节,后来在法庭上因为有翻供行为而被否定有坦白从宽情节。这回第三次开庭,她一再被追问一句话:你是否知道对方是在赌博而又从事欢乐豆买卖?(因为事前明知与否,是能否给金芳这样的银商定罪的前提,不明知则不为罪),金芳两次回答:我以前不知道(这是在犯罪),现在知道。这样的回答,不被检方视为有坦白从宽情节。

这就陷入了一个悖论:如果你认可公诉机关的定罪,具有了“坦白从宽”的“资格”,你势必需要被法庭定罪问责;如果你不认可公诉机关的定罪,则不具备“坦白从宽”的“资格”,有可能遭遇检察公诉机关和法院的“报复性问罪”。这等于宣告:作为一个犯罪嫌疑人,作为被告,你是没有为自己辩护或者保持沉默的权利的!乃至于辩护律师当庭质问公诉机关:你所说的坦白到底是指坦白事实本身,还是坦白罪行?

庭审中透露出的当地公安机关侦查之乱,比检察起诉更甚一筹。比如,该案件被控为“开设赌场罪”,但谁是其中的赌徒,自始至终没有出现,更没有满足辩护律师当庭质证的要求。而仅仅从管辖权的角度,五舞科技公司及其飞五网站,公司和服务器都在浙江杭州,江苏东台要取得案件管辖权,理应在当地有参赌的受害人之类。但从一审到三审,“受害人”都是隐形人!

还有,201363,东台警方带着100个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查封了五舞公司及其账号、公章之后,由警察亲自“陪同”公司员工、带着公司被查封的公章去电信部门摘取了公司22台服务器!由于公司员工没有带身份证,居然用的是警察的身份证!(正常程序是:侦查机关先拷贝走公司服务器信息,履行鉴定等程序发现有问题后才能再通过正常程序摘服务器。)

如果一个公权机关居然敢擅自使用一个合法单位被查处的公章,这样的使用不仅不受追究,而且其提取的“证据”居然不被当成毒树之果,反而可以堂而皇之地作为呈堂证供,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在这个逻辑之下,哪一个中国人能有哪怕一丝丝的安全感?

类似这种荒谬绝伦的做法,简直罄竹难书。由于旁听过程中不能录音录像,基本上只能凭记忆描述。因此,各种荒谬,挂一漏万。

面对如此荒谬的侦查和庭审,普通百姓之愚昧无助、个别律师之奴性,同样昭然若揭。那4个“非法所得”最多才7万最少才9100元的银商,也不知他们在被拘捕之后受到了怎样的待遇和教育,庭审中基本上都当庭认罪,甚至接受、认同检察公诉机关对两个主要犯罪嫌疑人“开设赌场罪”的指控。检察机关又以这些银商的“指控”,作为认定两个主要犯罪嫌疑人“开设赌场罪”的证据。循环论证。

面对如此荒谬的侦查和庭审,两个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的一位辩护律师,居然当庭作的是有罪辩护,而不是无罪辩护。庭审结束后我们问他:为何做有罪辩护?他居然很得意地说:我们(两个辩护律师)商量好了的,一个做有罪辩护,一个做无罪辩护。我知道他们的策略意图,是给自己和侦查机关、公诉机关都“留余地”。他们这是在等而下之的“术”的层面上争权益,不是在有法有据的“道”的层面上求正义。

这是一次令我百感交集的庭审,我在这三个半小时里没有一丝瞌睡、没喝一滴水、没离开法庭半步。这就是中国法治的缩影吗?面对如此状况,谁能心安?以前中国老百姓有句话叫做“打死不能和官斗”,难道今天的中国依然如此?问题还在于,你不和官斗,官府看上了你的利益,主动找上你的门,怎么办?别以为只有那些发了财的土豪才是受害者,像金芳这样身体有病、两个未成年孩子的妈妈及其后代难道不是受害更深?

十八届四中全会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首次提出跨区法院、巡回法庭等司法独立于地方党政的构想,能否在3700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终结“地方法院”成为“地方的法院”?每一个对中国这片土地还寄予希望的中国人、以及那些“贫贱而不能移民”的中国人,是不是一个绝对反击的契机呢?同时,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不论贫富贵贱,是否应该从麻木、无知中反省自己,一点一滴地从跪着中学会站立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呢?

 

载于香港东网201411月25日星期二

(备注:香港东网好像在大陆又怎么也打不开了,在海外影响力却越来越大,读者迅速飙升。)

  评论这张
 
阅读(2208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