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京津冀一体化下的两座超级烂尾城   

2014-04-17 21:1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津冀一体化下的两座超级烂尾城

 

童大焕—2014417星期四


京津冀一体化下的两座超级烂尾城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笔者在20108月写就、201110月正式出版的《世纪大迁徙——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城市化》一书中曾经写道:

“在当代中国城市化的道路上,我们违背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荒谬举动如滔滔江河奔腾不息。传统的、过去几十年延续至今的城市化路径经不起历史和现实的考验,它需要重新定位,甚至需要‘改邪归正’。我们从过去到现在都还在把小城镇战略当成城市化的主攻方向和正确道路。不该城市化的地方在城市化大跃进,该城市化的地方在不自量力地试图关城门。于是,我们看到了神州大地,不该造城的地方却大肆造城,处处上演‘空城计’,造出了数不清的几乎无人居住的‘鬼城’、空城、‘烂尾城’;而应该城市化的地方,土地供应不足,房价如坐直升机……朝野上下对大城市化恐惧,使传统的城市化呈现出与世界发展潮流相背离的逆城市化倾向:在本该城市化的大中城市,呈现出普遍的‘过于保守的城市化’问题,画地为牢,严防死守,对大量业已自动进入城市的外来人口权利和福利视而不见,导致规模史无前例、后患无穷的流动儿童与留守儿童问题;此外还有外来人口的住房权利和住房福利以及其他各项社会和政治权利等问题……而在很多从自然发展规律上看注定要衰败的一些中小城市和乡村,则普遍出现地方官员主导下的‘过度城市化问题’。过度的征地和拆迁运动,今天制造巨大的官民矛盾,明天则留下巨大的投资浪费和地方政府造成的金融呆坏账……在未来城市化的进程中,可能造成巨大浪费的,还有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国有企业一统天下的铁路建设,尤其令人担忧。搞得不好,现在开始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浪费,将可能远远超过计划经济时代的‘大三线’、‘小三线’建设。”

一转眼将近四年过去,中国的城市化仿佛就中了“大焕魔咒”一样痉挛不已,其不仅“铁公基”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呆坏账和烂尾,而且37%的城市呈现房产供应过剩且基本上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后者详见许一力《楼市拐点到了吗》)但是,除了一些开发商和投资者在破产边缘苦苦挣扎之外,“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既不讲效率也不讲节约”的政府和官员仍然在做着把神州大地每一座小城都“北上广深”化的美梦,2014年阳春三四月间炒得最火的莫过于某地要做北京的行政副中心以及“京津冀一体化”等概念。事实上,“京津冀都市圈”也罢,“环渤海都市群”也好,“环首都经济圈”也成,“环首都经济带”也行,反正是城头变幻大招牌,其意都在都市圈(群),并不是今天才有的新鲜玩意儿。但搞了多年,先头部队——已经十年投资3000亿元的河北曹妃甸和8年光是政府财政投资就达600亿元的天津响螺湾已经沉沙折戟。

2005年6月,15位时任国家部长被悉数召集在天津市滨海新区的一座高级酒店内,他们进行了长达3天的闭门讨论,决定用3年时间通过史无前例的一揽子优惠政策让身后荒寂的盐碱地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第三级”,以带动相对落后的北方地区实现经济跨越发展。在高层应允下,滨海新区提出了“土地出让金全部用于支持项目建设或项目配套”,这项颇具争议的政策意味着投资企业买地成本基本为零,当时已属成熟地块的响螺湾地价在3000元到8000元每平米之间。中央政府对于响螺湾的政策优惠亦甚于其他。“当时的中央政府的要求是所有新的优惠政策都引入这个地区。”

在响螺湾商务区的投资中,39个项目无一不是来自于地方省市政府或国企资本,而方向无一不是清一色、整齐划一的写字楼、公寓及酒店。然而现在,48栋摩天大厦至今仅有两栋正式完成入驻,多数项目或半途停工或封盘,摩天大楼宛如鬼城。在响螺湾商务区内,仅高层写字楼的数量就多达30栋。按照世邦魏理仕的数据统计,到2014年,滨海新区的响螺湾、于家堡及泰达MSD三大商务区将有480~540万平方米的写字楼供应。但在天津写字楼市场,一个背景是写字楼的价格长期低于高档公寓价格,且需求量有限。(《京津冀一体化风险样本:折戟响螺湾》http://finance.ifeng.com/news/special/jjjythfx/index.shtml

更早的2002年,河北唐山曹妃甸规划蓝图据说曾经让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激动得彻夜难眠。位于渤海湾西侧、隶属河北第一经济强市唐山、规划面积380平方公里的曹妃甸工业区,自2003年启动开发建设以来,累计填海造陆超过230平方公里,总投资超过3000亿元,高峰时期号称日均投资4亿元,一度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单体工地”、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一度被坊间称为“邓有深圳,江有浦东,胡温有曹妃甸。”它不仅承载着唐山城市和产业双重转型的“蓝色之梦”,亦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河北建设沿海经济强省战略的成败,更被视为重塑京津冀区域发展格局的战略之举。

然而,仅仅十年之后,曹妃甸就从万众期待的荣耀巅峰坠落,挣扎于生死边缘:原计划构建的四大支柱产业——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正在一一落空,而早期用于基础设施开发的巨额投入,正迎来偿债高峰期,紧绷的资金链随时有断裂的危险。每日超千万元的还债额,并不是它的全部。曹妃甸的融资结构中,包括银行委托贷款在内的银行金融机构融资只占2/3左右,还有1/3是民间融资,其中主要是基金。此外,曹妃甸还有大量的施工方垫资建设。因此,谁也不清楚曹妃甸的债务规模究竟有多大。这就跟谁也不清楚今天地方债务规模究竟有多大一模一样。

一个甲子以来,我们在城市化问题上一直坚持着“信规划不信规律、信市长不信市场”的“致命的自负”。但市场不听从市长(包括更大的长),规律不听命规划,人类犯下的错误,最终要由全体民众的“通胀税”和具体投资者的眼泪与破产来洗刷。

为什么总是“种下龙种收获跳蚤”?为什么总是“美好愿望结下苦涩果实”?只因为一切不符合经济、社会和城市化发展规律的“美好愿望”本质上都不过是“想得很美”的乌托邦!

曹妃甸和响螺湾为什么是“一京双凋”而非“一箭双雕”?原因一,这两个地方根本不像深圳和浦东,在相关城市群的地理辐射范围内。简言之,他们太远了,远得鸟不拉屎,远得地老天荒。曹妃甸距唐山市中心区80公里,距北京220公里,距天津120公里,距秦皇岛170公里,远在现代交通工具所能承受的“京津冀都市圈”之外。响螺湾亦然,这个距天津160公里,“预计到2010年全部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天津滨海新区总部经济的核心区,外省市、中央企业驻滨海新区的办事机构、集团总部和研发中心,与于家堡金融区和泰达MSD共同构成滨海新区的中心商务区”,同样远在京津冀都市圈之外。现代大都市群(圈)的区位价值往往是由时间来决定的,区位价值取决于最现代交通工具抵达都市圈内核心城市的时间,一旦超出人们可承受的时间范围,再多的投资、再美的环境都将毫无价值。

原因二,也是最根本的、我们最本末倒置的地方在于,城市最伟大的力量和财富,不是投资,不是建筑,而在于它的人民!我们在这方面的是非颠倒已经太久太久了,嘴里喊着“以人为本”,干的每件事、走的每步路却都是“以钱为本”、“以物为本”。是非颠倒利害不分的世道,能有好果子吃?除非掌握规律的上帝也像中国人一样全都昏了头!

“城市日益衰退的标志是它们拥有相对于其经济实力来说过多的住宅和基础设施。鉴于供应过剩而需求不足,利用公共资金建设新的项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以开发建设为中心的城市振兴计划是非常愚蠢的,它提示我们:城市不等于建筑,城市等于居民。”像我这种小人物人微言轻,多年来子规啼血无人听,但愿远隔重洋的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城市的胜利》一书作者)的这段话,能够多多少少有人听进去。

京津冀一体化下的两座超级烂尾城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69280)|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