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1994年,中国开始坠入威权不威陷阱   

2015-12-11 13:2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中国开始坠入威权不威陷阱

——风格纯粹VS童大焕·智慧在云端握手之7

 

风格纯粹20151210日:北京和京津冀的反思

这几天连续的6篇长微博,谈到京津冀一体化的不可行,谈到北京治堵和雾霾的本质的问题原因,谈到北京不是京津冀或者环渤海的核心城市。谈到超级城市化才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唯一路径,谈到知识的不足,譬如对土地问题的认知错误,是导致很多本不应该出现的恶性事件的原因。等等,本篇微博,试图针对北京和京津冀或者环渤海做一个框架性的反思。

北京不是京津冀或环渤海这个区域的核心城市,他就是北京,就像一粒钻石恰巧因某种原因落在沙漠里,他与周边的这些沙子没关系,只是因某种原因落在那里一样。他与京津冀其实在产业上基本上没有互动,更谈不上一体化存在的任何逻辑基础。

本篇长微博,试图站在冰冷的现实的角度,寻求可能的变革路径,而不是像一些热血的民主人士站在理想的角度进行天堂般的反思。我站在现实的大地上叩问答案。

问题一: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处理。其实北京市政府最终决定迁到通州,已经通过事实展现了北京这个超级城市问题的终极原因。就像前几篇长微博谈到的那样,这个区域缺少商业精神,本质上就是权力之间的逻辑关系展现在城市之间的问题上。不是市场的竞争和博弈,而是是权力运转的逻辑结果最终体现在这个区域上。

1)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如何治理的问题。这是我提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关系的初衷。世界上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完全采取政治、经济、社会资源一切由中央高度控制,是绝无可行的。长期以来,新加坡一直是官方热衷研究和学习治理的典范,但我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新加坡只是一个城市,他很小。像中国这么大的的国家,光是信息不对称就是一个灾难性的问题。别说一个国家,像全世界那些跨国公司,也全部是采取分权的治理模式,也就是扁平化治理模式。就是因为一家公司大到一定程度,就面临着信息的高度不对称问题。而解决这种信息不对称就是适当的权力下沉。

2)关于分税制,中央1994年开始的分税制,我认为是国家治理的一个极大倒退。就像我前一篇长微博分析的那样,他的初衷是搞区域平衡,但是,他极大地扭曲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他通过权力强行分配资本流入到无效的区域,造成了惊人的浪费。这个简单的道理就像我说过的那样:你把擅长营商的人的资本强行分给不擅长的人去投资,不是匪夷所思吗?我建议重新分配中央和地方的财政收入关系,把更多的收入留在地方财政,同时加大他们的事权。没人反思过西部大开发这些年天量的投资,到底效果如何吗?

3)削弱一些部委具体事务的权力,让他们更能从宏观政策上加强中央的领导。把一些资源下放到地方政府。譬如清华、北大,我搞不明白这些学校为什么一定要放到教育部管理,而不下放到北京市政府来管理。教育部直属中央,难道北京市委市政府就不直属中央了吗?这些年来,一会儿大部制改革,一会儿部委合并,改来改去,各个部委越来越臃肿,都有了自己巨大的部门利益,这种治理模式,真的加强了中央的领导权威了吗?我怎么看见政令都不出中南海了?不削弱各个部委的具体微观的权力,机构改革就是绕圈子,这也是这些年来大部制也好,部委合并分离也好的逻辑困境。

4)关于央企和国企改革,我常常看见媒体上一些专家,言必称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领域必须国资控制,我一直搞不明白,这个世上哪个经济领域不关系到国计民生,石油关系到,电信关系到,军工关系到,难道卖大米的,擦皮鞋的就不关系到国计民生?我建议中央尽可能减少央企,第一步先下放到地方政府,然后逐渐民营化。因为这样资本更有效率。前些日子,轰轰烈烈的混合所有制,搞得股市相关概念股一飞冲天。我一直嗤之以鼻。怎么可能?如果有关决策层就是不放心完全民营化,担心重大问题失控,譬如像李嘉诚那样的事件,你完全可以在股权设置上,采取金股的设计模式,也就是国家用非常少的股权,可以在重大问题上一票否决。何乐而不为呢?用很少的国家资本就控制了社会资本,而又让资本更有市场的效率。

5)中央政府和各个部委,再加上规模宏大的央企,内部之间就形成了一系列的博弈,削弱了中央的领导权威,导致一系列问题,甚至达到了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程度。怎么没人彻底反思这个事情呢?各个部委,各个央企事实上形成了某种利益集团,对中央的政策采取了一系列博弈的行为。这就是目前的困局。导致地方政府也参与了这一系列的博弈。温总十年大力度清理驻京办而毫无成效,原因还用分析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结论:从财政上、事权上界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是解决目前北京拥堵的根本关键所在。北京是一个因历史选择形成的超级都市。他目前的拥堵问题正是这种因权力形成而又因权力的运转陷入困境的一个悖论。我见很多媒体上的专家,一会儿迁都,一会儿建立双都的各种奇葩建议,我很无语。作为学者,不学无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完全不得要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北京迁都,整个华北就陷入跟西北同样的境地,北京的未来就是西安!就像这个城市,因体制网罗天下英才而汇成这个超级都市,也会因这个体制而带走。没有第二个可能!

问题二:北京的雾霾。整个京津冀是一个缺少商业精神的区域,他是靠国企为主要的投融资体制,各级地方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北京关上大门,导致这个区域不能聚集,而被迫从事一些重化工业,导致的环境污染带。如果北京敞开胸怀,采取超级城市化这个战略,这个区域必将减少污染,产业也必将得到转型。

问题三:鼓励民间智库,建立思想市场。我们的官方智库搞的越来越像宣传部,只是揣测上意。国家建立购买民间智库研究的模式,而不是目前跑部钱进的垃圾研究模式。让市场竞争。我们的很多政策,如果能对问题有一个清晰的认知,我们会出台一些导致全社会灾难的政策吗?多少的浪费,多少的出发点是好的政策导致了无尽的灾难,至今依然在发生。譬如:就像我前一篇微博分析的土地问题,如果政府对土地问题有一个清晰的理解,我们还会出台18亿亩的土地红线吗?还会有这么多不必要的血拆吗?类似的东西很多。不再赘述。

本篇提示:我之所以把中央跟地方政府的关系,在京津冀这个区域提出,是因为这个区域的特殊性,这个区域本质的问题就是首都在这里。他成就了北京的繁荣,也导致了目前的困境,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样。

 

风格纯粹20151210日:

童老师,我觉得我们俩是这世上罕见的合作对话,从一开始,我们从没有提纲,或者策划,甚至我们连私聊都没有,就这么漫无边际的对话,如此默契。我自己想想都很奇怪。

童大焕20151210日:

这就是互联网加速创造、让智慧和知音在云端握手的奇迹。完整对话将是当代中国最好的经济学和城市化著作。

风格纯粹20151210日:

如果告诉别人我们这快一周来,所有的话题都没有经过预先的讨论、预先的安排,我们甚至没有见过面,就是这么心照不宣的讨论,会不会没人相信?

童大焕20151210日:

不知道啊。有人会信,但多数人恐怕不信。

明月20151210日:

我相信,不相信不可思议的事情,你就见不到奇迹。

顺时20151210日:

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知音是滔滔不绝的,自动自发的,根本不需要做秀准备策划的。

mary20151210日:

我没有看到,但我信呀。如同没有看见主,但我信主。

 

童大焕20151211日:1994年,中国开始坠入威权不威陷阱

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和1998年国企改革、城市住房私有化和城管制度正式确立这三项制度改革,对此后的中国影响深远。朱总卸任的时候,南方都市报曾约我写过半个版的评论,评价他的任职情况。我着重分析了他在副总理时期推行的分税制和总理任上1998年直接推动的三项改革。记忆中,除了城市住房私有化改革我至今持肯定态度之外,其它几项至今做的都是负面或相对负面评价。

城管制度确立极大地恶化了城市底层的生存空间,激化了底层民众和同样出身底层的城管之间的冲突与矛盾。这个且放下不表。

分税制不仅使朱后任的胡温时代成为当代中国历史上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最有钱的时代,而且严重削弱了地方政府的财权,也中断了改革开放以来国退民进的步伐,重启了国进民退的脚步。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因此于1995年触底后迅速反弹,到2011年就回到了1978年的水平。如果做成一个柱状图,以1995年为界,1978年以来财收占比的逐步下降和1995年以后的逐步上扬几乎形成一个对称图形。

1998年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减员增效,无补偿或极低补偿下裁员3200万,真金白银投入当时两年的财政收入,把濒死的国企救活一批,赋予他们资源性、基础性行业的行政垄断地位,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由此迅速拉大,国企从四个方面掏空社会基础:一是质次价高的垄断服务,二是8%的国企员工连年拿走55%-60%的全国工资总额,三是不断以亏损要挟涨价和财政补贴,四是国企高层的假公济私。

表面上垄断国企和富中央穷地方有助于威权政治。但事实正好相反!庞大的巨额垄断资产和官员(国企领导人也是官员而非企业家)极其有限的任期形成尖锐冲突和反差,导致相关官员不仅短期行为盛行,而且通过各种手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手通过行政垄断手段掠夺式化私为公,把老百姓的钱装进国企口袋;一手通过各种跑冒滴漏甚至大规模收购破烂资产等手段偷盗式化公为私。为此形成“国企和地方请客,中央和百姓买单”的局面。而经济寡头的形成又势必要向政治寡头领域渗透和转化,全面激化和恶化政治博弈空间。

因此,本届中央政府事实上面临的是国企空洞化、地方债亏空、官员腐败盛行等一系列天字号超级大难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下中国领导人面临的国内境况,不论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都堪称66年来最困难的时期。没有之一。

与此同时,是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国企和部门联手,形成顽固的垄断利益集团。政令不出中南海,貌似一切尽在掌握,其实威权根本无威也无权可言。朱总上任当年给贪官留100口棺材的豪言壮语,越到后来越成为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人们调侃说,是百姓被装进了棺材而不是相反。

这个内部自身的逻辑转换,是控制型威权治理的内部必然逻辑和结果。只有彻底回归市场,“谁家的孩子谁抱走”,才能真正使社会肌体活力重现、权力运行有权有威。

66年来,90%以上的中国人变成了口号治国、概念治国的牺牲品,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以为威权真有权威,以为“国有”真是国有、“公有”真是公有,以为决心、口号和概念就是抵达彼岸的桥梁,失去了洞察口号和概念外衣下面事物自身运行规律和逻辑的基本能力。

思想自由市场方面,我们也应该走出智囊部门化的误区,形成资政、决策、执行三分离的制度。政府部门本来应该是执行机构,如今变成了政策制定和执行合一的机构,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甚至绑架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就几成必然。各种智慧机构沦为部门利益的帮凶和吹鼓手也自在情理之中。比如在计划生育方面,人口、生育率等关键数字都被部门所操控和发布,大大延误了全面二胎化放开的时间。

中国的城市化同样一直处在威权管制的陷阱中!雾霾和拥堵,都是这种威权管制的直接副产品!

 比起城市的拥堵和雾霾更可怕的,是我们头脑中害怕大城市化、害怕城市人口高度集中的思想雾霾!这个思想雾霾直接导致了清理“低端产业、低端人口”、害怕贫民窟、驱赶小摊贩等等洁癖;这个思想雾霾也直接导致了城市交通拥堵和城市的天空雾霾笼罩!以北京为例,高端生产性服务业自身的创新和效率要求,使企业高度集中于半径13公里范围内,但是北京坚持不懈往外疏散人口的决策,却使一半以上的人口居住在15公里以外的五环之外!在上班和居住之间,形成越来越远、越来越依赖汽车、越来越拥堵、越来越雾霾的怪圈!上海的情形也完全一样。我们今后谈长三角的时候还会再涉及。城市中产把拥堵责任归结于公交不发达或道路不够用。但研究已经证明,在无节制的汽车使用面前,越多的道路只会引来越多的车辆!如果不能有效地让道路畅通起来,则再多的公交也只能趴在路上动弹不得!

至于城市雾霾,刚刚有几个臭钱买得起几辆破车就开始炫耀、又在网络言论上占据主导权的城市中产阶级始终不承认雾霾的罪魁祸首是汽车尾气。但事实就是。1943726日清晨,美国洛杉矶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受到雾霾的攻击,这里的居民们以为这只是偶然的天气现象,他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将是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雾霾战争。

此后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出现雾霾的天数越来越频繁,居民中开始出现恐慌。洛杉矶市长弗彻·布朗(Fetcher Bowron)信誓旦旦地宣称四个月内一定永久消除雾霾。很快政府关闭了市内一家化工厂,他们认定化工厂排出的丁二烯是污染源。但之后雾霾并没有缓解;此后政府又宣布全市30万焚烧炉是罪魁祸首,居民们被禁止在后院使用焚烧炉焚烧垃圾。可是这些措施出台后雾霾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频繁了。政府立刻失语了。在那些雾霾严重的日子里,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人们涌向医院接受治疗。医生们普遍怀疑雾霾是这些疾病的根源。人们想尽办法却找不到雾霾的罪魁。

加州理工学院的荷兰科学家阿里·哈根斯米特(Arie Haagen-Smit)通过分析空气中的成分发现,雾霾的罪魁祸首实际上是汽车尾气。汽车尾气中的碳氢化合物和二氧化氮被排放到大气中后,在阳光紫外线照射下,发生光化学反应,产生含剧毒的光化学烟雾。

此后对雾霾的宣战针对汽车和汽油,很快奏效!

北京雾霾罪魁祸首同样应该是汽车,并辅之河北周边因人口不能及时城市化就业而导致的过度依赖重工业。

有人会说,雾霾到来时,汽车单双号限行,并没有改变雾霾的状况啊?这个怎么解释?请参照上述科学家的结论——在雾霾业已形成的情况下,减少汽车使用充其量只能减少新的雾霾增量,并不能让原有雾霾消失。

我清楚地记得这一天:2015121日,北京重度雾霾,但2小时外的河北徐水大午集团却能看见些阳光。那天下午,司机载着我们一行3人从大午集团回京,越进入北京城市中心,雾霾越是浓得化不开。它充分说明,北京的城市雾霾同样具有很强的内生性,足以印证当年加州理工学院的荷兰科学家阿里·哈根斯米特的精准判断。

中国一直试图控制城市人口密度,一直试图控制超大城市人口规模,一直试图把人往城市郊区赶的威权主义,带来的结局同样是在越来越拥堵的交通、越来越浓重的雾霾面前束手无策、坐以待毙!

因威权而无威!

有一种房子一手火爆二手或入住时萧条,有一种房子经得起住,经得起租,经得起卖,经得起贷。我只选后者。大焕购房团北京顺义项目成功认购的都已获得超过10%涨幅(总价七八十万的房子涨了10万元左右)。作为回馈,开发商专为大焕购房团开辟12套不涨价房源。吴晓波说手上除了留一点保命钱外剩余的都应扔出去买房,大焕说:只要买得对,手里一分闲钱都莫留http://tdh318.blog.sohu.com/310435155.html

 

万源讲座俱乐部 成败与抉择——影响力系列讲座

千年未有的财富大洗牌时代到来!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为什么要相信规律不要相信规划?为什么大开发商也屡屡失误?为什么大量著名经济学家也看不懂中国楼市?为什么政府一定要救楼市?为什么很多房屋一手疯抢二手无人问津?为什么人人要知道城市化?中国城市化下半程怎么走?童大焕给你最清晰的解答。房地产理财就是和时间、空间赛跑,这是本年度最后一次大焕财智大餐。

http://url.cn/kgWQN6





  评论这张
 
阅读(996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