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长三角应不应该建立“上海都”   

2015-12-27 13:4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三角应不应该建立“上海都”

——风格纯粹VS童大焕·智慧在云端握手之22

 

风格纯粹20151226日:

长三角区划调整的必要性和上海自贸区

 

打下长三角区划调整这几个字,我其实内心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地方自治,其实是全世界文明的惯例,就像自由迁徙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一样。但是,在一个扭曲的国家,回归常识有时候竟然需要像追求真理一样的勇气。如果我们具备了这些常识,很多问题本不应该作为问题提出,就像我在开篇说的那样:我试图冰冷的站在现实的大地上,叩问答案。而不是像民主人士那样,站在云端里进行天堂般的反思。

长三角这个区域最大的问题,这个天然最有效率的统一市场被人为割裂了。导致要素在这个市场内的流动,成本极高。如果是在成熟的西方国家,法治国家,地方自治就像自由迁徙一样,本不该作为一个问题提出。但是在我们这个国家,站在现实的角度,依然需要作为问题提出,就像生几个孩子,我们还需要讨论一样。这就是站在现实的大地上思考。

就像我们开篇说及的那样,北京典型代表了政府权力的问题,一切的繁荣和问题归结于权力。因权力而聚集和繁荣,因权力而拥堵,雾霾,污染!长三角的问题,典型代表了市场的问题,这个自由的市场,被一条条无形的枷锁限制,要素不能在市场内自由流动,这也代表了中国整体市场的问题,地方政府主导的经济运行模式,重复投资,产业雷同,互相山寨,以邻为壑,这是导致产能过剩,环境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这个体制下,从朱总那时开始进行了一轮轮大部制改革,豪言壮语漫天飞,越改机构越臃肿。温总十年,一个小小的驻京办事处问题,喊了十年的治理,竟然毫无成效。这些问题的本质其实体现在一个逻辑上: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定位问题。也就是中央对地方管理的授权问题。如果把这个定义搞清楚了,那么问题就有解了。这就像一个老板,你什么权力都抓在手里,没学会授权,你办公室门口能不排队等着请示汇报的人群吗?你的办公室能不臃肿吗? 

这些年来,也有人在中国区划调整上,跟城市化一样,拿着尺子在地图上比划。有网上流传出,把中国划分成50个省的建议,我看了特别搞笑。为什么这样调整?连基本的逻辑都没有。这就像海南建省,我始终想不出这个逻辑在哪。就因为地方大,风景好,人少,这么简单的按照地盘建了一个省?至今我想不出这个问题的逻辑在哪。海南旅游岛之类的一厢情愿的说法,我一直不看好,尽管2008年提出海南国际旅游岛,房价爆炒,我一直冷眼旁观。坚决不看好!

但是,长三角这个区域不同,这个区域密集的城市群,构成了天然统一的最完备的市场。目前的困境在于:他被各级地方政府,人为的割裂了。杭州湾为什么鱼虾绝迹?就是地方政府这种以邻为壑的结果。上海在靠近浙江的金山,规划了上海化工区,全部的化工产业向那集中,浙江也在另一边搞化工区,这么美的杭州湾就这样完蛋了。 

在这个体制下,与其整天焦头烂额的搞一轮轮的大部制改革,一轮轮的产业政策规划,不如换个角度,把长三角的浙江、苏锡常、上海成立一个上海都的构想,做一个区划调整,是不是另一个在这个体制下比大部制改革更好的思路呢?譬如,把杭州,宁波,苏州作为像浦东新区那样的副省级区域提出,构成一个事实上的超级都市,构成一个有效率的不再割裂的行政单位,是不是一个更好的出路呢?

那么在基础设施,环境保护,土地资源利用和规划上,都会有实质上提高。最近上海的十三五规划出台了,到2020年,上海可以规划利用的土地只有不到50平方公里,已经接近上海的规划红线了。也就是说,在未来,上海的土地资源按照规划基本上枯竭。我不是环保专家,关于这个土地红线应该是受香港的影响,香港是全球城市密度最高的区域,很多人到香港都有一种密集恐惧症的感觉。其实香港土地开发只有30%左右。那么如果做了这样的区划调整,在环保上,是不是可以在更大地域上定义呢?当然,我提出区划调整,更多的是从市场统一的角度,产业布局的角度提出的。 

结论:就像我在关于长三角以前的长微博提及的星云结构模型指出的那样:事实上,长三角形成了以上海为核心或者说恒星,以杭州,宁波,苏州为行星的星云结构模型,构成了生动统一的一个超级聚集的区域,事实上的长三角是高度收缩的,而不是扩张的。这个高效统一的中国最黄金的市场,被各地方政府的权力高度分割了。在中国经济下滑的今天,如果在区划调整上,把上海,宁波,杭州,苏州,构成一个上海都的概念调整,那么这个区域的要素市场会加速流动。市场在这个体制下相对完整和自由,我认为是有必要的。

关于上海自贸区

上海自贸区的概念最早提出,临港新城,这样一个如此边缘的地方房价一年翻倍,我当时跟朋友笑谈:这就是对自由的定价。临港的房子不是房子,人们追逐的是自由!可是,今天上海自贸区好像也越来越冷下去了,就像我们前篇微博分析的那样,涉及到国家管理体制,以上海这样的地方政府来主导这样的改革,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今天的命运。 

问题是,我们都加入WTO15年了,这些全世界成熟的贸易规则,我们还没学会吗?还需要试点吗?人类最早尝试马铃薯那真的要尝试一下,都吃了这么多年了,还需要尝尝能不能吃吗? 

问题变为:我们需要自由市场吗?如果需要,那么应该调整的是我们的管理方式,而不是一直试图改造市场来适应我们的管理体制。这个简单的道理,就像一家公司的管理,你要针对市场,做出管理的调整,而不是让市场适应你的管理。国际贸易的规则不是哪一个国家主导的,他就是做生意,大家博弈出来的规则。看一些专家,言之凿凿,竟然把贸易规则跟国家主权之类的胡扯在一起,你跟人家做生意,就要遵守这个市场的规则,与国家主权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些年来,我看媒体上的一些智库,言之凿凿,只做一件事:指鹿为马!无事生非!不学无术! 

总结:在长三角这个区域提出区划调整,只有一个逻辑:让这个区域的市场更统一和自由,不再被各级地方政府人为割裂。在这个自贸区试点的上海提出,自贸区不需要试点,需要的是改变政府对经济的管理方式,世界贸易规则是非常成熟的规则了,已经被全世界繁荣的贸易印证!而不是整天想改变世界贸易规则,譬如一路一带这样的概念。

文明的标志,是遵守我们同意的规则,这跟一个人文明的标志是遵守契约一样简单。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越来越依赖于他人的生存,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依赖于别的国家生存。这就是产业分工,这就是国际贸易的秘密。

 

顺时20151226日:

    很多事情政府就是放权就能搞得好好的,根本不需要雄心壮志忧国忧民的。九江市是江西省,江北是湖北省,历史上是一个县城的一家人。由于江北地势低总是发洪水,后来蒋介石把江北规划为湖北省管理。现在江北人很渴望融入九江城,而九江也需要江北的黄金岸边。就是没有金融自由,浪费了资源。

 

童大焕20151227日:市场一体化全面超越区域一体化

我们前面很多讨论,都谈到了权力对市场经济、城市化以及对权力自身的伤害问题,权力与自由市场、公共权力与公民权利的矛盾,几乎是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而公民的迁徙自由权利、金融自由权利,甚至包括农民的土地和农房的财产权利,都是权力与市场之间矛盾的必然副产品。当我们还没有真正对市场养成敬畏的习惯的时候,权力和计划的致命的自负就会时不时改头换面冒出头来。

1978年以后我们号称进入市场经济国家,但事实上更准确地说,至今仍然是权力市场经济国家。发改委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马甲的计划委。在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条件下,湛江市长20125月拿着国家发改委核准投资700亿的湛江钢铁项目批文激动亲吻的照片,应该成为历史的一幕,深深地刻在中国的经济史上。

而各地方政府、各大企业的驻京办,更是成为这个时代最具中国特色的独特风景。前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曾形象比喻驻京办:“现在,一些驻京办目的就是‘跑部钱进’——跑是一个足字旁,还有一个包,要带包去跑。谁跑得多,部委情况了解多,就可能多获得一些拨付款”。整天忙于拉关系、搞贿赂,驻京办自然免不了成为腐败的高发区。中部某省某市一位“驻京办”主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言:“我的工作就是送礼、公关。说到公关,就是要做到对一些官员的喜好了如指掌,再据此陪他们打牌、旅游、喝酒、听戏,或买字画、古玩。礼物不在贵,贵了给人家添麻烦,也不能太便宜,关键是要投其所好”。

改革开放前,“跑步(部)、向前(钱),争取拨款,争取计划指标,争取优惠政策”被公认是驻京办事处的一个重要功能;改革开放后,驻京办事处“跑部委、拉项目”的功能并没有弱化。

中国社会的市场被权力分割得七零八落,在中央直属部委自上而下的指挥体制下,部门与部门之间“条条”分割,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说的就是这个。也有地区与地区之间行政区划下的“块块”分割,以邻为壑是常态。风格纯粹提到了块的分割导致上海和浙江各自以邻为壑排污、杭州湾鱼虾绝迹的例子。事实上北京地区的以邻为壑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前面多次强调的北京城市关门主义(对外驱赶人口)导致华北地区雾霾严重,以及环北京贫困带,环北京教育带,和将来必然的环北京鬼城带,亦是活生生的现实。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20144月间,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铁称,北京不敢往燕郊修轻轨,因为怕市区房价跌下来。李铁参加某活动时分析称,燕郊住了十几万人,都是北京人,房子便宜一点,但是北京轻轨就不往那里修,为什么?修到那北京市的房价就降下来了,土地出让收入也下来了,因为北京靠这块土地出让收入来解决他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就是地区差异,区域间的关系。

这个,一方面说明这么想的北京市领导对城市化的无知,他们不知道交通改善反而会加速北京和燕郊的人口聚集,双双提升北京和燕郊的房价。另一方面也说明块与块之间的行政分割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明明是市场需要的交通改善,当政者“一闪念”就可以把它人为阻断。

正因为我们是站在现实的大地上思考,因此,正是居于行政区域分割对市场的巨大伤害,同时居于改变权力干预市场的习惯一时半会难以完全消除的现实,风格纯粹提出了调整长三角区划、建立“上海都”的大胆设想。这个设想有它的现实必要性和可行性。

但是它的副作用恐怕也是明显的。因为66年来,绝大多数当代中国人已经在潜意识中养成了高度迷信权力的隋性——这也是再荒谬的政策都有人追逐并视为圭臬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把上海、杭州、苏州、宁波调整区划,连成一个“上海都”,相关区域的房价是不是会马上迎来疯涨?这对区域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20157月,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的正式消息一出,通州房价大涨,执政当局不得不马上启动了新的限购政策,使北京通州成为当下中国限购最严厉的地区。上海自贸区、深圳前海自贸区概念一出,当地房价同样疯涨。亦是前车之鉴。这是多么令人悲哀的顽强的“国民性”啊!

这件事情,让我深深地感到悲哀,再次领略“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的威力。聪明的民众和聪明的政府会互相激荡,愚蠢的民众和愚蠢的政府也常常彼此共振。

即便“上海都”的概念和规划最终得以落实,规划最终一定是会在市场顽强的力量作用下,使大上海或长三角区域人口和产业变得更集中,而不是多数民众和官员所想像的更分散。在拆除各种行政壁垒以后,人口和产业集中一定会越来越快。而区域的环境好转也自在情理之中。

我们过去对区域均衡、市场均衡的理解出现了180度的方向性偏差。导致了我们太多的决策失误和灾难。真正的均衡不是一个地区和一个地区发展体量的均衡,区域发展的均衡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马太效应和幂次法则、万有引力定律才是世界的真面目。

真正的均衡是人的相对均衡,而不是地区平均的均衡。比如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国,但农业只占其GDP总量的1.2%,农业人口只占其总人口1%。这就是一个高度均衡的世界,农业和市民基本均衡,城市和乡村基本均衡。城市像城市,乡村像乡村。

鉴于行政区划调整中可能存在的人类计划理性的重大缺陷,尤其是今天的中国没有几个专家学者和官员真正懂得城市化;鉴于当下中国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对权力的依赖已经成为思维习惯中的恶性肿瘤和本能反应,因此,比起长三角的区划调整设想,我个人更期待于自下而上公民对自身的自由市场权利的争取,农民土地和农房的财产自由,迁徙自由,金融自由,信息与言论自由,等等,由此带来的市场全面一体化,价值将远远超越徒有概念、不知从何下手的“区域城市和经济一体化”。

对此,本人表示充满信心。正如前面我们多次说到的那样,在服务业、互联网、非物质生产成主流的当下和未来,政府能够控制的有形资源,在GDP的占比中越来越低,智慧的力量,信用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将皎然出尘,成为世界最基础也是最根本的主导力量。

为个人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胡适此语,像一灯烛照,穿越百年风雨中国,继续照亮未来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5932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