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超级大都市支撑中国超级大转型   

2015-12-08 05:0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级大都市支撑中国超级大转型

——风格纯粹VS童大焕·智慧在云端握手之4

 超级大都市支撑中国超级大转型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风格纯粹2015127日:

    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甚至一个人,都应该从事自己擅长的领域,从事自己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这就是国际贸易的意义,都市圈的意义,社会分工的意义。找时间,我会再找时间继续北京和环渤海这个话题。

童大焕2015127日:

    如果只限于局域,就失去了更为宏大的国际分工和视野。京津冀一体化某种程度上是刻舟求剑,人为破坏社会的自然分工。

 

风格纯粹2015127日:京津冀一体化与产业转型

    我在前面几篇长微博提出,京津冀或者环渤海这个都市圈是不存在的。北京也不是这个区域的核心城市。他是中国的权力中心。北京的产业与这个区域没有互补性,他是因这个体制大政府\小市场的产物。是市场向权力低头,这个体制网罗天下英才而形成的超级都市。他在经济上,反而与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以香港为核心的珠三角互动更密切。

中国的经济改革目前的困境,恰恰体现在这三块区域各自代表的:政府,市场,宪政(或者法治)这三者矛盾而混乱的关系的处理。是这三块区域互动的矛盾和困境。这才是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真正本质问题。看到媒体上,一些狗屁专家,出入庙堂言之凿凿而不得要领;看到一些狗屁智库,在媒体上皇皇之言,而毫无惭愧之色。我常常震惊我们这个国家缺少真正的知识和思考。这也是我们这块土地上所有悲剧的原因。这也是激励我无名无利,而跟我网上的好友——童大焕老师相约谈论这个话题的原因所在。这是我们俩都衣食无忧、只因家国情怀而隔空对话这个话题的初衷。

北京的污染问题,恰恰是限制人们进京导致的。无数学者和政府的管理层,一错再错,出台了极端错误的一些政策。人群高密度的聚集,让城市更有效率,更有创造力。诞生新的产业,激发新的创造力。你把京津冀的人们限制进京,这个区域又没有经商的传统文化,都是地方政府主导的发展经济模式,他们不从事高耗能、高污染的重化工行业还能干什么?如果你把这个区域进一步打散,把他们变成一个个村庄,他们只会种地和一些简单的手工业。毛时代,中国经济不就是曾经这么被摧毁的吗?北京雾霾,不是很正常吗?环京贫困带的出现有什么奇怪的?

我常常看到媒体上一些专家,言必称中国经济转型,怎么转型?没有超级城市化,会有什么样的转型?没有高密度的人群聚集,会有什么产业?在一个村庄,你就只能种地,还能干什么呢?在一个小城市,你就只能发展简单的工业。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一定要有高密度的人群,一定是大城市。就是这个道理。只有聚集,你才能诞生新的产业,创造新的需求。你才能修建有效率的交通基础设施。拥堵?我也去过农村,那条泥泞的乡间小道,你敢说不是另外一种拥堵?

这些年,看到政府一会儿出台这个产业规划,一会儿出台那个产业规划,我常常不解。我对领导不感兴趣,忍不住上网查查他们的教育背景。产业都能由政府规划,政府都能知道哪个产业该振兴,哪个产业该扶持,我基本上都已经气晕过去了。这要怎样的无知和狂妄才能做出这些东西啊。这遍地规划的工业园区,遍地长着荒草的空置厂房,政府还没觉得脸上有耳光在抽吗?

就像我在前一篇长微博分析的,北京其实人口密度并不高。你北京都还没一体化呢,竟然想到了这个昏招搞京津冀一体化。北京的问题是如何解决大政府的问题,是限制政府权力的问题,是解决政府、市场、法治的问题。应该让政府更有效率的管理。做政府该做的事情。

我的答案很简单:让人们迁徙自由,允许人们用脚投票,京津冀就一体化了,北京就污染少了。就这么简单。

我常常思考1994年开始搞的分税制,中央拿走大头,出发点肯定是搞区域平衡,所谓的转移支付。问题的困境在于:有效率吗?合理吗?这就像一个富人跟穷人,你非要逼着一个会赚钱的富人拿出来分给穷人去作为资本赚钱,他一会儿就亏光了,你为什么不把钱留给富人,让他去创造更多的财富呢?所以,全世界文明的国家,只是给穷人以保障,而不是保障他有财产。就是这个道理。

依然是农耕文明的思维方式,依然是那种不求人的思维方式,甚至有一种受虐狂的思维方式。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甚至一个人都应该从事自己比较优势的产业,这就是国际贸易的好处,这就是产业分工的好处,这就是都市圈的好处,这也是人类进入文明最重要的标志:不是学会了使用劳动工具而是学会了交换,然后有了社会分工,导致整体社会效率提高的原因所在。简单一句话: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不擅长的事情通过花钱买别人的劳动获得。这就是文明的全部意义。

我曾经跟童大焕老师微博互动,我问童大焕老师:如果中国形成三个一亿人口规模的超级都市,中国经济还会有问题吗?产业转型还会困难吗?这个话题让我们曾经感慨过很久。

结论:京津冀,或者环渤海经济发展的出路在于超级城市化,中国经济的转型也要在超级城市化这个思路上来解决。北京的污染问题,解决的唯一出路在于敞开怀抱拥抱自由进京的人们;环北京贫困带的解决,依然是敞开北京的大门。这才是京津冀诚实的一体化!

在微博上,我无数次跟童大焕老师说及这样一句话:中国的繁荣需要萧条为背景,就像中国经济这十年的辉煌,最终让乡村萧条一样。我们的产业转型,必然让一些城市萧条。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

我们必须走向超级城市化,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再一次腾飞的唯一路径。

 

风格纯粹2015127日:

《初出城留别》朝代:唐代,作者:白居易。原文:朝从紫禁归,暮出青门去。勿言城东陌,便是江南路。 扬鞭簇车马,挥手辞亲故。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童大焕2015127日:

强!从这个意义上说,古代这些诗人比今天的无脑文青强多了。

风格纯粹2015127日:

分享一首我最喜欢的现代诗 《我不是》 :

我不是驯良的温鸽,

怎忍心你的抚摸!

我是滴血的杜鹃,

令你在血光中思索。

 

我不是妩媚的花朵,

怎甘心你的攀折!

我是山野的刺枣,

教你在贫瘠中育果。

 

我不是吉它的轻乐,

怎陪伴你的欢乐!

我是爆冬的沉雷,

摇醒你酣睡的生活。

 

假如你不是浅薄,

就会在痛苦中寻我。

我愿在误解的重轭下,

耐心地把你等待……

童大焕2015127日:

作者是谁?

风格纯粹2015127日:

这是《山坳上的中国》里的一首著名的诗,这本书已经是禁书了。但我无数的日夜,常常喜欢听着音乐一遍遍读这首诗。

 

童大焕2015127日:超级大都市才能支撑中国超级大转型

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它在全面自主地转型,但我们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领导干部和老百姓都不知道这个转型关键在哪里,一边嘴里喊要转型,另一边却在不由自主地阻碍转型!为什么?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进入21世纪,头脑却还留在20世纪;双脚已经踏进了城市,头脑仍然留在乡村!自由市场经济已无可逆转,他们却还是农业思维,还是计划经济思维!

但是时间由不得这些落后于时代的人们。城市化+互联化+金融化=自由市场化正在以千年未有的大革命之势涤荡这个极度封闭和保守的中国。顺之者昌,逆之者晕头转向。

中国当下的产业境况,是真实城市化率不足40%,但工业化率却高达47%;而世界平均水平是26%的工业化率对应50%以上的城市化率;发达国家和地区是20%以下的工业化率对应80%以上的城市化率。中国是城市化拖后腿,而工业化严重过剩,必须去过剩产能化,才能有蓝天碧水,也才能有中国制造和服务业真正的转型升级。

而工业去过剩产能的前提是服务业高度发展。服务业高度发展的前提是人口高度集中——不论是高端人口,还是低端人口,都要集中才能增加就业机会,都要集中才能促进社会分工和专业化。

现在大量制造业不景气,就是这种市场去产能化的自然过程。我们的“区域均衡”发展和“区域一体化”幻想和实践,却是在破坏社会的自然分工,破坏市场自然调节的去产能化。他们不是在淘汰落后产能,而是在转移甚至新建落后产能!同时在破坏社会自然分工中的微循环。

比如,中等城市的工业制造业不景气或者用机器人取代人工以后,大量农民工被迫回乡,但他们很快面临回乡无地可种、有地也不会种、会种也养不活自己的困境,于是当然就重新回到都市。是回到县城还是大城市呢?县城开个小店或者开个黑车,只能苟活;市里也许一月能挣个一两千元;到大都市,开个滴滴和UBER,平均收入可能就在六七千元;煎个烧饼,摆个麻辣烫,一天营业额600元以上。就在我任职的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这里充其量是重庆的一个地级市,大学城周边的夫妻小夜摊,最高一天毛收入可达5千元你信不信?你说,他们最终会去哪里?

比如,你把北京动物园、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强行搬到河北,那个市场还在吗?没了。市场死了,但人呢?人不死,还在北京!

你再用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的手段——通过限制进城人员子女入学的方式驱赶人口,他们会被赶走吗?请让事实来告诉你:

20151029日财新网发布的一则新闻说,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博士宋映泉主持的一项长达五年的跟踪调研显示:行政当局试图以关闭打工子弟学校、或迫使非京籍学童回老家就学以控制北京人口的“教育控人”手段,非但难以奏效,还显著影响流动学童的学业前景和上升渠道,并对其身心发展带来长远负面影响。在1027日于北大召开的“弱势群体儿童教育及公共财政投入政策研讨会”上,由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香港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等机构学者组成的研究团队,公布了他们这一调研结果。这项跟踪了5年的研究表明,在打工子弟学校被迫关停后,失学儿童和其父母留在北京的比例不降反升,但继续升学、向上流动的可能性却大幅下降。根据调查,在学校被关停后,只剩6.3%的流动儿童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低端服务业因为人口聚集而产生就业,产生分工。一栋摩天大楼下一个擦鞋摊,一个水果摊或者一个快递员都可以养活全家甚至让全家过上非常幸福的生活;把高楼的人分散到乡间,这一切机会将不复存在!

人口密集的地方,24小时便利店可以成为流浪汉温暖的家,千年不灭的灯光和人影同时也是确保城市治安良好的一双双眼睛。但若在偏僻的乡村,离群索居金碧辉煌、有山有水的好房子,迎来的可能是强盗和烂仔!

低端服务业是如此,高端服务业同样需要人口聚集。1990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人们以为从此城市将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今天,从国际上看,美国硅谷和印度班加罗尔这两个世界最著名的IT产业基地,仍然是人口密集、房价高昂的地方!中国大陆,京东8万人,阿里巴巴3万人,腾讯3.6万人,百度3.5万人,美团加大众点评约3.2万人,万人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应该够十根手指了。这些公司,这些人,都集中在哪里?

智慧的碰撞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他们不在乡村,而是在城市,尤其是,在大城市!阿里巴巴前不久刚刚启动北京和杭州双总部!他们要向人口集中处再集中!

工业时代,一个3万人的企业,需要多少土地,多少厂房,制造多少污染,创造的仍然大部分是低收入就业机会。今天的城市化和互联网时代,几栋“手可摘星辰”的摩天大楼,几万人就装进去了,每天创造的产值和获得的收入,与工业时代隔着多少世纪?与农业时代隔着多少世纪?

不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区域与区域之间,都永远不要再做平等和均衡发展的美梦了!不,那不是美梦,那是人类灾难的源泉!

天才的米塞斯其实早就击穿了公平的幻觉。他居然敢说: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是大众幸福的原因,而不是任何人不幸的原因。哪里有较低程度的不平等,哪里就必然有较低的大众生活水平。“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正是这样的措施使得消费者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去迫使所有从事生产的人遵从他们的命令。它迫使所有从事生产的人在为消费者服务上尽最大努力,它使竞争产生效果。服务消费者最佳的人将赚钱最多,并积累财富。”换句话说,消费者无时不刻的钞票民主投票,投给了最有利于促进他们生活水平提升的人。

在市场民主经济中,“商业的扩大没有削弱而是改善了其他人境遇。百万富翁为百姓提供他们之前得不到的产品以获取财富。如果法律阻止他们致富,那么普通的美国家庭不得不放弃许多小器具,和那些现在看来很平常的设备。这个国家享有有史以来最高的生活标准,因为几代人的时间中没有试图追求‘平等’和‘再分配’。财富和收入的不平等是大众幸福的原因,而不是任何人不幸的原因。哪里有较低程度的不平等,哪里就必然有较低的大众生活水平。”

风格纯粹也说得非常好:“我常常思考1994年开始搞的分税制,中央拿走大头,出发点肯定是搞区域平衡,所谓的转移支付。问题的困境在于:有效率吗?合理吗?这就像一个富人跟穷人,你非要逼着一个会赚钱的富人拿出来分给穷人去作为资本赚钱,他一会儿就亏光了,你为什么不把钱留给富人,让他去创造更多的财富呢?所以,全世界文明的国家,只是给穷人以保障,而不是保障他有财产。就是这个道理。”

这些日子,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承诺将他们手中99%Facebook股份(约450亿美元)捐赠给以自己及太太姓氏为名的慈善机构 “Chan Zuckerberg”,用以发展人类潜能和促进儿童平等。这个消息引得中国大陆多少人牙根痒痒,恨不得逼迫大陆所有商人都把他们的财产捐出来。我想说的是:你懂个屁!

扎克伯格捐出的只是股权,能放在慈善池的只是股权收益。股权收益用于投资教育和医疗,仍然是要按市场商业规律运作的,不是免费午餐!而这个股权收益放在慈善池有两个好处:一是有利于股权整体传承;二是有利于收益免税。与其说美国的商人们热衷于慈善,不如说美国的商业社会通过慈善免税手段进一步缩小了政府的经济权力,让更多的钱能够由更能为人类创造贡献的商人来支配!这才是清醒、明智的美国!这也正是美国之所以独步全球的秘密之一!

对于边远落后区域、对于穷人的发展,正确的思路也不是把富裕地区的资源拨一部分过去,把富人的钱拿一部分出来分给穷人,而是让贫困地区的人、让穷人参与到富人的经济活动和社会分工中来,先富不知不觉地在观念、财富等方面引领后富,而不是先富恩赐后富!当代中国农民为什么特别困苦,根本原因就是他们进城还不够彻底,参与的社会分工不够,专业化程度不够!劳动是不创造财富的,只有交易才创造财富。劳动很多时候是在浪费资源破坏环境,有交易的劳动才是为人类造福、为人类所需!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千古不易的真理,也是经济增长的秘密。从2014年开始,中国巨变的秘密钥匙全都在超级大都市里!人们唯恐避之不及纷纷离去的地方,必然萧条;人们趋之若鹜八方来朝的地方,必然超级繁荣!是的,正如风格纯粹所言:

“我们必须走向超级城市化,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再一次腾飞的唯一路径。”

风格纯粹还说:“中国的繁荣需要萧条为背景,就像中国经济这十年的辉煌,最终让乡村萧条一样。我们的产业转型,必然让一些城市萧条。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

要我说,这事情关键看你抱什么态度。有一则寓言,说有一位慈母,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卖雨伞一个卖布鞋。这位母亲天天愁眉不展,天晴时担忧卖雨伞的女儿,下雨时担忧卖布鞋的女儿。有人说,你为什么不换一个思路呢——天晴时多想想你卖布鞋的女儿,下雨时多想想卖雨伞的女儿。

果然,下雨天晴的事实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是这位慈爱的妈妈却每天笑逐颜开了!

城市化也一样啊!大城市化不以我们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但它真的是以乡村萧条和穷人困苦为代价吗?非也!更多的人离开了乡村和小城市,是因为他们在大城市的生活更美好——表面上有人看他居住条件变差了或者暂时变差了——就像北京那群宁可在市中心住地下热力井也不愿意回到郊区乡下住有天有地农房的人们——但是他们的生活一定是更好了,内心一定更有希望了!与此同时,古老的乡村没有了人,表面上是“萧条”了,事实上自然环境变好了!这是人和自然的双赢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1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