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人类命运的公平陷阱9:向富人多征税对穷人有利吗?   

2016-01-25 21:2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命运的公平陷阱9向富人多征税对穷人有利吗?

 

童大焕—2016122日星期五

 

我年轻时也觉得向富人多征税天经地义,因为政府需要给富人提供更多的“安全保护”,同时有利于制度上“劫富济贫”和社会稳定。印象中是专文向茅于轼老先生提出不同意见的。也算是少不更事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吧。

最近,曹长青有一篇文章,《美国人为什么逃离纽约》,文章说,中国近年的经济改革大潮,冲垮了限制城乡人口流动的户口制度,大量农民涌入城市打工、居住成为普遍现象,现在中国的城市流动人口已超过两亿,美国却有很多人逃离东西海岸的大城市纽约和洛杉矶。原来是这两个地方高税率全美闻名,导致富人纷纷逃离。

毫无疑问,高税率目的就是为了多征税,但效果适得其反,高税率导致富人逃离,进而税收减少,而公务员队伍和公务员福利却恶性膨胀。这一点,跟中国大陆高额累进个税制一样,本意是为了多征税,但外国人或外资公司高管每年只要有一半时间待在国外,就不需按大陆标准征税,而是按低得多的国外税率标准在海外纳税,这样一样,咱们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不仅个税没有征到,跨国公司高管们一年里大半年时间都在国外,消费也都留在了国外。

曹长青援引《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从20002008年,被称为“帝国州”(empire state)的纽约,就有150万人搬离,数量之多,为全美之最!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纽约市区,多是中产阶级和富人搬走。据统计,搬离纽约的美国人,平均年薪是93,264美元。为什么中产阶级和富人要搬走?因为纽约的税越来越重,人们不堪重负。《华尔街日报》说,纽约的税率之高是“臭名昭著的”。从19972008年,纽约的州税和地方税之高,都是全美排名第一或第二!人口流失,导致纽约州的人口地位在全美大幅下降。1950年时,纽约州人口占全美的19%2000年时降至只占7%。搬离纽约的高峰期是2005年,纽约走了25万人,因那一年税率被调高。

那些中产阶级和富人的搬走,导致纽约的税入减少,单是2006年,纽约就因此减少了43亿美元;过去八年中,纽约总共损失了近300亿美元。

洛杉矶是排在纽约之后,美国的第二大城市,人口近四百万。但加州的企业税之高排在全美第三名;投资环境倒数第三。政府开支和福利等却不断扩大,导致加州入不敷出,经济陷入困境。美国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5万美元,但美国政府工作人员的平均年薪是6.7万美元,加州则更高了,年薪超过10万美元的政府雇员就超过17,000人。加州政府雇员的养老金,远高于普通人,最高的每年达49.9万美元!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学者米歇尔(Dan Mitchell)说,“加州是美国的法兰西”,意指像法国那样走向经济衰败。

美国保守派月刊《评论》发表詹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分析加州经济危机的文章指出,自19902009年,加州的政府开支增加了181%,等于连续19年平均每年递增5.91%;州政府雇员增加了40%。在左派工会等压力下,加州政府人员的退休年龄,被提前到50岁,养老金是年薪的90%,并可一直拿到死。该文引述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字说,从19902000年,有200万人搬离了加州,等于平均每年20万人离开。

相反,德州是税赋最低的州之一,也是当今美国经济最好的州之一。在德州,即使对企业税,也网开一面,是根据公司的纳税资本和利润来决定,对一些制造业甚至还完全免税。由于税赋轻,美国《财富》评出的500大公司,有64个总部设在德州。德州过去连续八年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州。德州的失业率低于全美平均值两个百分点。由于大量人口涌入,德州最大城市休斯顿现已取代了芝加哥而成为全美第三大城市(纽约,洛杉矶,休斯顿)。

文章说,国家当然需要基本的税收以维持运作,但高税收(强行抢夺个人财富),大政府(官僚主义和放手花销),本质是走向社会主义。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社会主义是行不通的。连纽约、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都留不住人,如同“水往低处流”一样,人们用脚投票,流向低税收、更自由的地方,创造自己的“钱”程和幸福。

众所周知,美国被称为世界上最自由、民主的国家。但从上述报道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在最民主的国家和地区,向富人多征税也会导致富人逃离,同时导致政府雇员自肥现象。而穷人在此过程中,既没有得到政府再分配的福利(政府税收减少同时自肥),也在社会创造财富能力的减损中直接受害(就业机会减少等)。

在很多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地区和时代,情况比这还要糟糕。政府多收税除了自肥之外,多余的钱根本没有拿来做老百姓的福利,而是用来做官员福利,然后用来投资,名为国企,实为官企,直接与民争利!

社会上有很多对民主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有了民主就有了自由,就有了法治,就有了福利,甚至,以为有了民主就有了一切。

殊不知,宪政法治比民主重要一万倍。而宪政法治的起源,就在于约束国王(政府)的征税权!宪政法治在人类历史上从来都是先于民主的产物,是资本对权力的必然要求。一般人都警惕资本的权贵化,但事实上,只有资本能革权力专政的命,也只有资本能够通过用脚投票来要求权力就范。同时,也只有权力征税过重、大多数社会资源被权力控制的国家、地区和时代,才会形成寄生于权力、和权力一起分高税负的赃的“权贵资本主义”。因此,民众要求权力来约束资本,未免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越是人生失意者,往往越寄望于一个虚妄的、强大的国家或者集体的力量来为自己作主;但人生失意的人,往往是因为看不清自己的利益才失意,所以他们寄希望的那个国家或集体,事实上也只是一个幻想乌托邦。你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能够指望别人替你解决?你怎么不想想,政府本身是个利益集团,而近水楼台先得月,是人性,也是经济学的基本规律。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博士、领教工坊学术委员会主任肖知兴《权力最乐见资本与大众的对立》说得好:“观诸各国历史,专制权力最大的对手是资本。‘财产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力量’(普鲁东)。相反,权力最乐于看见的是资本与大众之间的对立,企业家阶层与中产阶层的互相攻讦的状态,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分而治之’、‘坐山观虎斗’、‘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有利局面。”

好社会应该是资本和劳工联合约束政治权力,因为资本无时不刻都有无数主体在进行市场竞争。而政治权力,则不论古今中外,都是独占的,垄断性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即使资本是魔鬼(何况它不是),两个魔鬼打架(何况是无数资本主体在竞争)也远胜于一个政府权力的天使独裁。

即使有五年一张的选票,那张选票也比我们每天用后的手纸还脏。手纸每天还要两张呢,那张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选票,5年才有一张。况且面临无数的信息操纵、无数的组织成本。你眼前的那个人,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穿衣打扮涂脂抹粉。知人知面不知心。

主张对富人多征税的人,本质上是一种封闭思维,把富人、企业家当成了可以关起门来随便打的狗。但事实上,作为人类财富创造和科技创新的原动力,富人、企业家是最擅长用脚投票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天生的国际主义和人类主义者,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法治之处是故乡,自由之处是故乡,低税率处是故乡!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同样是民主诉求,香港人用“地产霸权”和“万恶的资本家”把李嘉诚赶跑了;台湾呢却相反,台湾青年反服贸的口号是说资本家“你们吸干了我们台湾青年的血,然后想跑,没门!”这资本家,到底该跑,还是该留?

【在完全闭关锁国的时代,“国家”固然可以不让富人跑,但最终结局就是像计划经济和公有制时代一样,创造力进入休眠状态,“共同富裕”目标下的结局是“共同贫穷”“共同匮乏”甚至“共同饿死”。】

我现在很赞同周克成先生的观点:“赚得越多的应该税率越低,一个赚1000万的人,即使税率只有5%,也比一个税率20%但只赚100万的人缴税更多。”不仅如此,企业家赚得多税率低,他的消费,他创造的就业机会,他的产品和服务,都在给穷人直接谋福利。他的财富,每时每刻,全社会都在共享!如果这些钱,跑到政府手里,政府那些人是不具备企业家能力的,就只会挥霍和浪费。反正是花别人的钱,谁会心疼呢?

这么多年来,我越来越从一个年轻时的民主派变成中年后的反民主派,越来越认为美化领袖和美化庸众都很危险,平生愿做三煞真人:“杀戮”权贵,“杀戮”民粹,“杀戮”假道学。坚信真知才是善,愿意尽心竭力涵养真知。

2016120日,凤凰网晚宴上见到很多老朋友。我这个古典自由市场派和同桌“不要让李嘉诚跑了”的民主派发生了小小争论。我说,别看今天蔡英文是由年轻人拥上台,但她离任时,台湾的年轻人22K(起薪点长年维持在22K台币)的还是22K,买不起房的还是买不起房。一遇到问题和困难,不是寻求市场解决,而是寻求政治解决,本身即是邪路。有心人可以把我这话记下来,等蔡英文离任时再检验。

网络上经常流传各种各样的心灵鸡汤,说什么看淡钱财啦,除了财富、人还是应该有所追求的啦等等。我比较直接,删繁就简三秋树,去芜存真一冷人,直捣他们内心深处和实际行为中的小九九大命门——他们一边说这话的时候,也许一边在炒股,做梦都想着一夜暴富;也许说完一转头就在卖假货;也许人前说得冠冕堂皇人后却在行贿受贿。

我愿意号召并身体力行带领人们合理合法发财致富。一,财务自由才有思想自由人格独立,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二,你们所谓民主追求,本质上还是冲着钱,不同在于我们用市场自由交换的公平手段挣钱,你们想用非市场的强制手段从别人手里扒钱。自己没胆用个人力量去抢钱,就想借用政府这个大流氓,假借民主的名义去抢钱。这么一想,顿觉自己瞬间高大起来!

2016124日星期日,香港东网第269篇“大焕视界”专栏。)

2016125日后记:

风格纯粹: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北京,上海很多高管,政府是变相免税的,还给高管们买房补贴呢,最高达几百万。说出这些真相,很多人会气死。政府也是理性的,为了吸引这些高管留住。高税率最终征收的只是白领这个阶层。

童大焕:对!最“革命”的也就是刚吃饱饭的那些半吊子中间层,自以为为千千万劳苦大众请命。也算是自食其果。其实真正的劳苦大众在一门心思奔自己前程。

大焕雅赏 看看也是很好的:

人类命运的公平陷阱9:向富人多征税对穷人有利吗?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090)|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