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制造业建筑业同时迎来低就业剧烈转型时代   

2016-02-02 21: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造业建筑业同时迎来低就业剧烈转型时代

——风格纯粹VS童大焕·智慧在云端握手之35

 

未来的农民工,真的只有“回不去的乡村,进不了的城市”这样一条漂忽游移、无所归依的道路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风格纯粹201621日:从建筑业的转型看中国城市化的未来

(童老师,快过年了,这篇文章没有展开,只是说出了一个框架性的思考,但是,这个问题对中国城市化,我认为有深刻的影响。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视角。)

写下这个题目,是因为我生活的城市上海,最近两会宣布的一条地方法规:1)上海外环线内从2016年起,新建民用建筑全部强制采用装配式建筑。 2)上海外环线外,各个区域原则上采用装配式建筑,并且规定了40%60%等最低强制执行的比例要求。并且政府在各项政策上做出了配套。

2006年来,我一直关心建筑业的问题,原因在于好奇心。2005年的某一个冬天的周末,那天下着小雨,我透过窗外看到离我不远的一个小区在施工,看见工人们,在脚手架上忙来忙去。我陷入沉思,为什么建筑业如此原始的产业操作模式呢?因为我不是学建筑的,又不从事这个行业。只是感叹这个行业的原始,处在手工业时代,依然没进入工业文明。直到2006年,我突然在媒体上看到万科王石在各种媒体上谈论PC化住宅,让我豁然开朗。尤其是上海市政府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与万科一起推动这个项目。传统的建筑业从设计,到招投标,乃至到具体的施工管理和中国特色的转承包制度,形成了强大的行业惯性。刚开始步履维艰,几乎无人响应。应该说万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PC化建筑,在规模很小的时候,成本是极高的,远远超过传统的方式,必须达到一个临界点,我记得当时万科的测算是1000万平米的规模,这种生产方式就会体现出成本优势。万科一开始就是拿出一部分建筑试点这种模式。从2014年开始,经过几年的积累和政府的推动,这个行业才进入快速成长阶段。上海2015PC建筑达到了近700万平米,建筑成本就已经体现出了比传统方式节约20%的效果,用工数量减少30%,建筑周期节约10%,这也是2016年上海建立地方法规的底气所在。2016PC建筑模式肯定进入发展的爆炸性增长阶段。

这仅仅是开始,只要建筑业开启了工厂化模式,这就意味着传统模式快速衰落的开始,在工业化的条件下,成本大幅度下降,技术进步,新材料的应用才会在一个新的平台上展开。传统的建筑工人,就会被逼入这个体系跟机器和机器人赛跑。用工数量必定大幅度减少。从设计施工,层层转承包的传统建筑业模式,很快就会彻底衰落。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建筑在2015年就因为在这个工业化模式布局的不足,在2015年被迫建立了临时生产线启动了这种模式。目前已经建成和在建的生产线已到达900万平米的生产能力,2016年,上海的PC住宅必将超过1000万平米,更多的生产线一定会在2016年启动建设。上海的这个突破,会很快影响到别的已经启动的一二线城市,建筑的工业化很快就会导致中国建筑业的全部转型。

中国的外出农民工大约在三亿一千八百万,大约近2亿从事传统建筑业,之所以这么多人从事建筑业,就是因为这个行业依然于传统手工业阶段。而建筑的工业化,在未来的10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会把70%以上的人员淘汰。这对农民工的城市化是一个坏消息,他们没有别的技能。

建筑业的工业化,不仅仅对传统的施工组织和就业产生巨大的影响,还对建材业目前过长的分销渠道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个影响的人群更大,他不亚于电商对传统商铺的影响。还对各大城市针对农民工的服务业产生深刻的影响,农民工的返乡潮可能不可避免。

2015年还看到一个消息,万科王石宣布在未来引进100万台机器人从事物业管理。不但是传统的建筑业,传统的制造业,传统的低端服务业也面临着机器人的挑战。

我之所以一直关注建筑业的转型,首先在于这个产业的原始,第二这个产业的庞大的就业人群,几乎没有学习能力。这对未来中国的城市化是一个坏消息。在未来的中国,不是大城市化的城市病问题,而是城镇化的转型问题,在很快的将来,我们恐怕看到的是县城和一些三四线城市像乡村一样萧条的问题。我们不是城市化,而是建立了一个更大的村庄。都说人聚财聚,但你把低端人群聚集在一起,也创造不了多少财富,只是一个更大的村庄而已。这就是中国城市化的本质逻辑困境。

看到媒体上很多人热衷于谈论中国会不会堕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命题。不用经济学知识,只是常识而言,一个技能只能跟机器人赛跑的人群收入怎会持续增长呢?机器人每年的成本是大幅度下降的。这个问题还用谈论吗?

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些,在于这个群体几乎没有社保,把所有的收入投入到孩子的未来,而这个群体的孩子,大多数都上了中国这种教育产业化扩招的脑残教育,上了一些不入流毫无技能的所谓大学。几乎没有谋生的能力。

站在今天城市化的中国,我们担心的不是大城市尤其是超级城市会不会无限扩张的问题,而是还能吸引多少人的问题,还能吸引多少人不再坠入必将萧条的县城和三四线城市的问题。

在不远的将来,我们面临的问题不是大城市病,而是一些县城和一些三四线城市萧条的问题。产业必须聚集才有效率,也就是说,不是每个县城,也不是每个三四线城市都能发展制造业。

区域平衡,跟追求人人结果上的平等一样,都是思维上的癌症,导致我们奔向地狱和灾难!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灾难的源泉!

 

童大焕201622日:时间仿佛回到1998

看完风格纯粹这篇追加的文章,猛然想起前几天,也就是2016129日,他在腾讯微博上问我:“中国经济现在是不是又走到了98年?回顾那段历史,是不是能更好的看清未来?”我说“是的,今天又像1998年一样,是一个新的历史转折口。而这个转折,比98年更有意思,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当时所指,是在(20123月版《2020我们会不会变得更穷》书里的一个观点,我在该书引言里说,当代中国第三次浪潮即市场浪潮呼之欲出。

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回答和他的提问并不在一个聚焦点上,显得有点答非所问。今天来回答他的问题,那就是这样一个答案:

时间仿佛回到1998年,那时候是国企减员增效,现在是农民工下岗。别无选择是城市。尤其是大城市。

进城农民工从事建筑和制造业的数量,我掌握的数字和风格纯粹掌握的略有不同。2014年全国打工者群体27395万人,其中8400万从事制造业,6000万从事建筑业,2000万从事家政;留守儿童6102.55万,流动儿童3600万。其中,最主要从事的职业就是制造业和建筑业,两项合计1.45亿,和风格纯粹的2亿有所出入。但不论怎样,这两大块是农民工就业的最重要版块。还不包括建筑行业的附属行业。

现在,随着建筑行业的三四线以下城市鬼城化、建筑行业由传统手工业模式向现代大工业模式转型;以及工业产能的严重过剩、制造业由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机器人、智能化的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型,这两个行业吸纳农民工最多的行业,势必要向社会吐出大量的劳动力!

在风格纯粹以及上述宏观数据之外,我们提供一个直观的数据。

刘晓博在《数百万人大迁徙,中国经济断臂求生!》(2016-01-31)一文中说:

近日,《经济观察报》的两篇报道值得关注:第一篇报道是123日推出的,报道了万达集团的转型。报道称,2016年万达的地产销售业务目标降低了640亿元,缩减幅度高达40%,万达13万员工中的35万人面临调整,这是中国房企中前所未有的大动作。第二篇报道是130日推出的,报道了中国钢铁工业即将全面展开的“去过剩产能”行动。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粗略估算,如果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再压缩粗钢产能1亿到1.5亿吨的目标,将有50万左右的职工面对职业调整或重新选择。 据报道,《关于钢铁行业脱困指导意见》目前已获得国务院批复,或将在春节后正式下发。相当一批钢企将通过关闭、重组、或被兼并等方式,退出历史舞台。而50多万员工,则将在财政托底的基本原则下,或买断工龄、或提前退休,或者实现转岗安置。仅钢铁一个行业,加上万达一个房企,就需要在2016年为大约55万人实现转岗,可见中国经济凤凰涅槃、断臂重生的力度之大,涉及人员之多。如果加上煤炭、水泥、玻璃、有色金属、房地产等行业,未来需要实现“职业迁徙”的中国人可能超过300万人。

事实上,随着制造业和建筑业的转型,在未来十年,需要实现“职业迁徙”的何止几千万过亿人!这就像1998年国企改革“减员增效”一下子裁员四分之三、3200多万职工下岗一样,未来大量四五十、五六十岁农民工下岗,也将面临没有学习能力、没有任何技能的同样问题。

那么,农村回得去吗?我只给大家几个宏观数字,就知道农村是否回得去。

2014年,中国第一产业占GDP比重是9.17%2015年降到了8.99%。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是,这个数字以后还会越来越低,比如美国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国,1个美国农民种的粮食养活90多个美国人、30多个外国人。但其农业总产值只占GDP1.2%,农业人口占1%,基本上都是老年人从事农业。世界规律全球一样。

中国当下必须90%以上农民进城才有活路。

201621日“腾讯·大家”有一篇闫红的文章《被时代淘汰出局的第一代打工者》,文章说她表姨的儿子、五十多岁的大哥,最近问作者认不认识他们镇的领导,他想把当年退给队里的土地要回来。“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告诉他,我不认识他们镇领导,让他自己去找找当年要他退队的老队长,他说,老队长已经去世多年,他去看过过去的田地,田埂地沟都没有了,和周围田地连成了一片。”作者感叹:“纵然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满霜,这句词原来也可以形容大哥和他的土地。这个身份为农民的人,就这样,即便回归故里,也无法再心有所依。”

其实,即使能够把土地要回来,又怎样?那一亩三分地,顶多是农民心理上的一点安慰,要说用来养家糊口,恐怕,连打牙祭都不够!

那么,未来的农民工,真的只有“回不去的乡村,进不了的城市”这样一条漂忽游移、无所归依的道路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比起1998年,国家用两年的全国财政收入帮助国企转型、同时3200多万职工下岗,今天,哪怕是2亿农民工下岗,所面临的时代背景也比那时候好多了!

11998年,全国GDP总额8.5万亿元上下,全国财政收入仅仅在1万亿元边缘。2015年,全国GDP总额67.67万亿元,是1998年的7.96倍;全国预算内财政收入152217亿元,是1998年的15倍。中国政府有巨大的财力用于减税,以及经济和社会转型。以前政府亲力亲为冲到生产第一线,现在所有产能过剩,应该着力于回归二线,回归守夜人角色,全面保障人的事业,包括医疗、教育和失业、养老等保障,以及,公共安全。

如果说,1998年的中国社会容得下3200万职工一无所有地下岗失业,今天的中国社会,不论在经济体量和市场自由度、法治进步方面,都容得下不止8倍的农民工下岗。而3200万的8倍是多少呢?是2.4亿。

2)释放市场自由和个体自由方面,政府还有牌可打,而且是最基础的财产自由和大城市的迁徙自由的牌还没有打出来。如果不懂得这个道理,请再去重温一下秘鲁学者赫尔南多·德·索托《资本的秘密》一书。他说,穷国和穷人之所以穷,不是因为没有资产,而是因为没有资本。因为多数发展中国家没有建立起把资产转换为资本的机制。中国农民的土地和农房正这处在这样的尴尬之中。它们还不能自由买卖和抵押。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必要同时教育政府和农民。

首先要教育农民,告诉他们,真正用于农业生产的土地是不值钱的。只有那些城市所需要的土地才会值钱。所以,不要死抱着那一亩三分地不放。那不是救命的稻草,那是虚幻的精神的麻药!该放弃时就放弃。父老乡亲,既然回不到农村,就一头在城市札根。故园不堪回首月明中。一定要破釜沉舟,最忌首鼠两端城乡都不靠。

201617日,河北大午集团孙大午先生新浪微博写道:“1600万澳元,3.6万英亩【时价1澳元=4.6466人民币元,1英亩(acre)=6.0702846亩,合340元人民币每亩】,含5000头牛,10000只袋鼠,是不是太便宜了?只是几十公里见不到人!”有没有搞错?一亩地才值340元人民币!但这就是它的真实价格。如果把牛肉卖到中国,5000头牛都不止价值1600万澳元!

今天的中国,由于畸形的18亿亩耕地保护制度,导致城市征地过程中的占补平衡制度,穷乡僻壤的征地价格都被抬高到了6万多元人民币一亩(县域内占补平衡近7万,市域内占补平衡近14万,省域内约21万。)这是一个被垄断性征用抬高的价格,如果放开土地供应,这个价格只会大幅度降低。

土地一次性买卖的价格是如此,耕种的产出更是不值一提。

所以,父老乡亲们,必须全身心、毫无保留地拥抱城市,尤其是拥抱大城市。把你们的财产和身心,都放到大城市里来。和城市一起成长,一起进步。故乡,且就留在梦里吧!美好的生活,不在故乡,而在城市,始终,要握在自己手里。

怎样教育政府?三个方面:

首先是告别对大城市化的恐惧。全方位打开城门,欢迎农民进来。包括户籍改革,城管制度改革,入学和高考制度改革。等等。

其次,财富价值是被发现、被赋予的,政府完全可以为农民在农村的土地和房屋这一财富托底。发展住宅银行,在农民完全自觉自愿自主的基础上,以不低于5万元或7万元(具体数额,由专家们去研讨和计算)的价格抵押、购买他们农村的土地和房屋,作为农民进城创业或购房首付的资本。这个购买权不是政府垄断的,市场也可以自由购买,政府的作用只是价格托底。

购买来的土地和房屋怎么办?可以整体承包或出售给资本或专业农业生产者,由他们进行规模开发。不必担心土地集中,土地集中是好事并且时间漫长。台湾在日据时期规定只有日本人才能买地,台湾人只能卖不能买。如此制度之下,花了长达50年时间,才把四分之一土地收归日本人名下。蒋氏父子到台湾以后,日本人撤退,这部分土地自然变成了“国有”,为日后的台湾土改打下了基础。没有这个50年的基础,台湾土改不可能成功。事实上那些直接学台湾经验进行土改的,都没有成功。

第三,大幅度降低一手二手房税费,允许开发商大幅度提高大城市住宅容积率,大幅度缩小户型面积,帮助农民进城购房。给经济增长带来新活力,给社会稳定带来定心丸。有恒产者有恒心。

31998年之前,中国城市住房私有化进程还没有开启,住宅按揭、信用贷款等制度也没有全面启动。个人和国家之间,是两张皮的关系。今天,金融和普通百姓的关系已经丝丝入扣,国家和个人之间,形成了完全的互相依存互相促进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它再次证明我的一个经典论断:能够随时和银行发行抵押、借贷关系的独立产权房,是普通百姓抵御通胀、分享经济增长成果的唯一利器。

在此背景下,金融会越来越自由,金融创新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个体对传统家庭的依赖会越来越低,每个人都能获得越来越大的自由和解放。

每个人的独立、自由和解放,是未来中国所有能量的源泉。

4)中国已经迅速进入由计划控制生育时代到必须鼓励生育的时代。在此郑重提议,对人口生育给予奖励政策:凡生育1胎者,奶粉钱和基础教育费每月500元(随着通胀率上涨,具体数额专家们根据个人生养成本负担和政府财政负担去平衡)直到18岁,另给予适当的医疗保险;凡生育2胎者,奶粉钱和基础教育费每月1000元直到18岁,另给予适当的医疗保险;凡生育3胎(含)以上者,奶粉钱和基础教育费每月1500元直到18岁,另给予适当的医疗保险。如是,在保证中华民族基本正常的人口更替的同时,很多在传统建筑业和制造业下岗失业的农民工,可以随孩子进城帮着带孙子,相当于进入了政府补贴的家政业。

制造业建筑业同时迎来低就业剧烈转型时代 - 童大焕 - 童大焕中国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0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