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人类命运的公平陷阱11:告诉一切乡愁病患者 不要对城市恩将仇报   

2016-02-03 05:3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命运的公平陷阱11告诉一切乡愁病患者 不要对城市恩将仇报

(学员必读 非独家)

 

童大焕—201621日星期一

 

当代中国,最持久、危害最大的有病呻吟是关于乡村沦陷。每年春节前后,类似悲情文字都泛滥成灾。去年最火是返乡博士,今年最火是返乡儿媳,但也是博士,夫妻俩都是博士。2016年第1期 《十月》杂志《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未到春节先按响乡愁铃。

作为通过高考跳出农门的农民的儿子,我认为最有病的不是乡村本身,而是这些持久难消的关于乡村沦陷,关于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之类的无知呻吟!让我备感悲哀与绝望的,是知识分子,悲天悯人却丝毫看不到、甚至在潜意识中排斥市场力量。他们恩将仇报,城市化明明是农民整体翻身的唯一机会,他们却把城乡落差、把传统乡村的解体归罪于城市化,认为城市化吸干了乡村的血,肢解了乡村的原有秩序。他们总妄想世界改变(不是改变世界)来适应自己的一成不变,却没有努力去想如何改变自己来适应和贡献这个世界!

当代中国的无知令人发指!读到博士也一样。我觉得,沦陷的不是乡村,而是我们的智商。空有情怀而毫无理智,廉价的情怀就变成了祸国殃民的孽种。

今天,我给大家解读一个双博士教授家庭写就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在我看来,这不是中国乡村失败的记录,更不是中国城市化失败的记录,而是城市化不够、传统乡村家庭伦理失败的记录!这是一个传统乡村家庭“藤缠树伦理”之下,把大树纷纷缠死,把藤蔓自己变得瘫软无力的大失败的总记录。这个只适用于小农社会的乡村家庭伦理,必须也必然借助城市化、金融化的力量将其彻底摧毁,否则,中国的个体不能新生,家庭不能新生,中国也不能新生。

在我看来,《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是一个大家庭依附在一两个家中能人身上,然后这两个最强的能人因为内在或外在的原因突然衰落了,整个大家庭随之失去支柱、树倒猢狲散的故事。当然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未必真那么悲观。但是眼前来看,往日短暂的风光已经一去不返。

最能干的是四姐一家,四姐夫是包工头,不仅接济家里,而且把很多亲友都带出来打工。上世纪90年代就在湖北孝感买地建了四层楼。但由于政府拖欠四姐夫承包工程的付款,导致其众叛亲离。“2015年,我在北京访学,曾经和丈夫去看过四姐一家。他们居住在北京一个极其混乱的城中村里,为躲避别人逼债,几年来他们和外界断绝任何联系,四姐夫更是几年都不敢回家,作为独子甚至无力照看家中的老母,也不敢公开找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四姐在咖啡厅洗碗、两个女儿当导游来支付。”

“第二件事,也是更大的打击,则是妹妹的出家。在整个家庭中,妹妹的生活最让人舒心。她生得漂亮,又有着湖北姑娘的泼辣能干,初中念完后,去武汉打工,在工厂做临时工,认识了本厂一正式工并结婚。两人发展不错,因为结婚早,在房价还不到一千时,就买了很大的房子,女儿也聪明可爱,妹夫后来还当了副厂长。多年来,除了丈夫,妹妹同样承担了照顾家庭的很多重任。侄子、侄女、婆婆、公公的衣服、日常用品,几乎全都是她从武汉带回,哥哥、嫂子在武汉打工的几年,住房问题也是她帮忙解决。但最近几年,妹妹信佛,开始吃素,也时常和我们宣传吃素的好处。20139月的一天,妹妹出家,并且决断(和丈夫)离婚,没有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就此遁入空门。妹妹和我同一年出生,正处于人生和家庭压力最大阶段,妹夫工作繁忙,外甥女刚上高一,她婆婆年事已高,自己的父母也是八十高龄老人。妹妹突然做出出家的决定,让全家人如坠冰窖。一直到婆婆去世,我也未能在葬礼上见上妹妹一面。直到现在,那个热爱世俗生活的妹妹为何突然放弃红尘,始终是萦绕在亲人心中的不解之谜(我只是偶尔听起妹妹讲起她丈夫家复杂的情况,讲起公公对她的冷暴力,讲起懦弱胆小的婆婆对她的依赖,无助时总是抱着她哭)。妹妹一走,直接受到影响的就是外甥女,外甥女原本内向的性格变得更为孤僻,仅仅念到高一,迫于社会舆论压力,就草草休学。”

这就是典型的中国故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仅仅局限于农民家庭。很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官家也是如此(他们也有很多出身于农民家庭)。整个家庭甚至家族的命运高度依附、缠绕在一两个能人身上,一个外力或内力都有可能使其瞬间整体崩溃。文中的四姐夫一家是因为政府拖欠工程款导致衰败。妹妹的出家虽然是个谜,但在我看来,又何尝不是其内心受到被各种缠绕的重重压力之下,“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的结果?!一个细心照顾呵护着一个大家庭的人,却在上有老下有小的盛年之际,一去不回头地出家了,割断一切尘世前缘,其中的无奈、无力与悲凉,几人能参透?她此前的笑容后面,承受着太多一个弱女子无法承受的重量!

我们不妨反过来假设:如果一个大家庭不是如此高度依附于一两个能人身上,他们是否不要受到如此不堪承受的生命重压?如果是那样,即使他们遇到不可逆料的命运转折,也不会整个家庭从此陷入黑暗,甚至反过来会有更多的力量帮助他们走出泥沼?

对于这种情境,作者在文中是有反思的。她写道:

“冷静下来想想,关于对乡村的回馈,哪怕在国家经济实力如此强大的今天,在农村的家庭模式中,自古至今,其实一直停留在家庭之间的互助。我父母辈如此,到我这一辈还是如此,这一点,我的感受实在是刻骨铭心。我想起我的父母,半生以来,仅仅因为爸爸是一乡村教师,有一份公职,妈妈因为能干,家境比别人稍稍好点,就不得不接受无止境的帮助亲人的重任,几十年中,几乎有大半的精力都用来对付亲人的求助。妈妈一辈子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就是‘帮忙的没一个,麻烦的一大堆’。我童年的整个印象,不是爸爸的同母异父哥哥坐在家里不动,不拿到钱绝不出门的身影,就是妻子早逝的叔叔一有事情就来找爸爸的理所当然,要不就是多病的小舅舅腼腆但又坚决的求助,更有同父异母的姑姑过一段时间就会定期来娘家诉苦。这些亲人善良、淳朴、也有温情(姑姑临死前,知道爸爸去看他,都挣扎着要去抓她养的母鸡,让他带回去给小孩吃),并非要故意麻烦亲人,占到多少便宜,实在是生活在农村的悲苦命运,让他们一碰到麻烦几乎就找不到任何出路,向家里情况好点的兄妹求救,就成为唯一的路径。父辈的命运如此,几十年后,尽管改革开放的大旗已经招展几十年,国家的财富已获得巨额增长,亲人中间也不存在温饱问题的成员,但随着新的困窘的出现,我和丈夫所面临的情况和父母并无二致。结婚多年以来,在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中,我也时时为丈夫背后的庞大家庭,感到沉重压力,有时甚至有一种深不见底的绝望感。”

这个反思,见到了肉,却没有见到骨。如果说在传统农业社会,这种家庭互助是迫不得已,在今天的城市化和金融化时代,还是如此吗?况且,中国古人还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为何我们有的家庭只会圈子里面拱食,有的家庭却能海阔天空?

真实的中国传统农业家庭,温情脉脉的背后是无尽的冷酷、无尽的苍凉、无尽的攀附、无尽的道德绑架,哪里有多少田园诗意?可是,一代又一代好不容易才走出农门的官员、文人和学者,却为它无尽地唱着赞歌,唱着挽歌!

绝大多数中国家庭中的能人,终生无法摆脱被寄生、被缠绕的命运,绝大多数中国家庭中的能人被整个大家庭乃至大家族寄予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希望与梦想,这也是中国社会腐败最深厚的民间和家庭伦理基础。没有个人主义从这种腐败的家庭伦理关系中解放出来,中国将无以新生。是的,没有个人主义就没有新中国。

正因为作者的反思不能剔肉见骨地到位,因此直接影响到她在文章后面对于资本,对于城市化、现代化的方向性判断。

比如,她写道:“最后,农村面临资本的侵蚀,虎视眈眈的社会游资通过官商勾结,已经盯上了农村最后的资源——土地。尽管关于农村土地私有化仅仅停留在讨论阶段,但在实际情况中,农村的土地已通过资本的运作被兼并。丈夫所在的村子在丘陵地带,风景算不上太好,几个并不太高的小土包,村里一条小河蜿蜒流过,为全村的农田提供基本灌溉。但近两年,不知哪里来的人,将村子里的土地圈起了一大块,河流也被迫改道,流入到私挖的池塘里面,模仿经济发达地区的度假村模式,修一些和整个村庄根本就不搭调的亭台楼榭和供城里人享乐的房子。事实上,因为周边旅游资源欠缺,并未有多少游客带动村庄经济,倒是因为河流的改道,已经直接影响到了农田的供水,农田被占,最后到底会导致什么后果,现在根本无法预料,而村民对此也漠不关心。对侄子、侄女一辈的孩子而言,反正种田已不可能给他们提供出路,农田被装扮成度假区的模样,反而能给他们一份心理幻觉。”

这是把土地看得太重把资本看得太轻了!土地真的没那么值钱。如果全面开放土地自由买卖,平均每亩价格不会超过5万元人民币(现在由于畸形的征地占补平衡制度,形成垄断性征地,抬高了征地价格,使县域内的征地价格达到7万元左右一亩),也许还不到一个农民工一年的进城打工收入!靠土地生产那点粮食来养活农民,更是做梦!中国包括农林牧副渔业在内的第一产业总产值是多少呢?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4年占全国GDP总额的9.17%2015年占比8.99%。以后占比还会逐年降低。我的父老乡亲们,这个占比还是终端市场的价格哦,由于中国农业的碎片化生产方式,农民不占有销售和流通渠道,真正落到农民手里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想靠这个养活传统农民,不想重蹈“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农民的覆辙都难。

可资借鉴的澳大利亚的地价。201617日,河北大午集团孙大午先生新浪微博写道:“1600万澳元,3.6万英亩【时价1澳元=4.6466人民币元,1英亩(acre)=6.0702846亩,合340元人民币每亩】,含5000头牛,10000只袋鼠,是不是太便宜了?只是几十公里见不到人!”如果把牛肉卖到中国,5000头牛都不止价值1600万澳元!

不要跟我说中国人多地少的鬼话。既然人多地少,它应该很贵、产出很多才是,为什么农民一点不珍惜?土地被“社会游资”“侵蚀”为亭台楼阁,哪怕空置,至少实现了一部分资本向农民的转移,包括买地的钱、盖房的钱,不是吗?没有被“侵蚀”的部分,不也大量抛荒吗?农民一个子儿都没有得到。

总痴心妄想在一寸贫瘠的土地上长出黄金长出钻石长出翡翠长出千载繁荣万代昌盛,这是无知,也是贪婪。

作者还写道:“平心而论,哥哥、嫂子一家都是最普通的农民,也是最老实、本分的农民,他们对生活没有任何奢望,也从来没有想到通过别的途径去获取额外资本。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本本分分劳动,过一点安生日子。而在农村,像哥哥一家的情况非常普遍,守在乡村,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外出打工,有可能连工资都拿不回,但全家的基本开销,诸如孩子的念书、成家、房子的修缮和更新,老人的生病、善后,一样都不能少。尽管农村免除了农业税,近几年也推行了合作医疗,但和水涨船高的支出比较起来,实在是杯水车薪。可以说,中国无数的财富、希望没有多少途径流向他们,但社会不良的触角,诸如政府拖欠工程款、信仰危机所导致的价值观混乱、基层执行计划生育的粗暴和失责,却总是要伸向这个普通的农家,种种无声的悲剧最后总是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他们的日常生存,唯有认命,才能平复内心的波澜和伤痕。”

这又是一种什么视野和心态呢?这是一种作茧自缚的、封闭的、总是被世界欺负了的受害者心态。总是想着索取,总是想着被世界欺负了,从来没想一想,你给世界到底贡献了多少?

这样的心态是封闭的不是开放的,视野是面向过去的不是面向未来的,目光是面向农村的不是面向城市和更广大的世界的。是在传统家庭的小圈子内寻找安全而不是独立地在更广大的世界里寻找安全的心态。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家庭成员内部互助的小利,失去了一双独自翱翔蓝天的翅膀;守住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半片土地,失去了全身心拥抱世界拥抱城市的整个天空!

99%以上的中国农民,必须完全彻底地放弃土地,全身心拥抱城市,扎根城市,农民才有美好未来,中国才有美好未来!你那一亩三分地,连自己和家人都养不活,没有资格说城市欠你的,社会欠你的!而当你像美国的农民一样,一个农民种地能养活90多个美国人、30多个外国人的时候,你已经从公平交易中获得了应有的回报,丝毫不会觉得世界欠你什么!

美国,世界第一大农业国,但农业产值只占GDP1.2%:农民更少,只占总人口1%。换句话说,美国的富裕幸福,就在于99%的人从农业、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成为没有生产资料的自由民!

有人评价《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认真的看完了,这是中国农村的缩影。社会的发展和GDP的增长并没有惠及到他们,城市和农村看起来就像两个世界,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他们没有尊严的卑微的活着,只是为了一张嘴,等到生病没有钱治疗就凄惨的结束生命,这样的命运不断的重复循环。”我说:“惠及了。是大家的目光包括知识分子的目光出现方向性错误。整个社会的无知令人发指。”人们的眼睛只会向后看,只看到农村本身;不会向前看,看不到城市和未来。刻舟求剑,螺丝壳里做道场,就农村说农村,能不能有点出息?

网友野菊花的芬芳说:“这道理上世纪四十年代美国记者讲给毛听,毛对美国人说,中国历来最大的问题是吃饭问题。美国人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大量减少农业人口。毛吃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觉得匪夷所思。终他一生,他都没弄明白这个道理。”

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没想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中国人的智慧长进,真他妈的比蜗牛爬的还慢啊。

最后,讲一讲我自己和一位学员的故事。

2015年,我二姐的孩子大学毕业,我建议他来北京工作。但提前就跟二姐二姐夫和他打好招呼:自己投简历,我没有关系帮找工作。工作一旦定下来,必须以最快速度自己到外面租房,不是家里住不下,是必须独立。哪怕付出不菲的房租(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北京这个房租是相当可观的),也是独立成长必须付出的成本和代价。

更早些时候,二姐要在农村老家和周边邻居们一样,把二层半的楼房盖到四层半,我说浪费,应该留下钱给孩子们在城里做首付。阻止不成,拒绝借款。二姐一度很不高兴。但这是我的态度。他们“搬火”(乔迁仪式)时,我则包一个大红包给他们,这是亲情。

我的目标是不用关系,不用金钱,帮助我兄弟姐妹的孩子们,通过改变观念,义无返顾,彻底走出农门。农业不需要也养不活那么多农民!

我的大焕财智书院有个非常优秀的一期学员,运用我的理论和方法,帮助弟弟妹妹们在城市独立买房理财,资产大幅度上升,仅弟弟和弟媳去年一年的收成就在200万元以上(首付不足200万)。这位学员找了位男友,到谈婚论嫁了,来征求我的意见。

这位男生很优秀,也很有责任感。毕业几年,一直在帮助父母盖房、弟弟买房,自己却几乎一无所有。弟弟还要求哥哥为他买辆车,说代哥哥行孝,方便看父母。我对这位学员说,男孩很优秀,但一定要划清楚家庭成员之间的合理边界,这是非常重大的原则问题。这个问题一定要谈清楚,才来谈婚论嫁。后来这个问题没有谈清楚,恋爱中止。我认为她的选择是明智的。一个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搞不清楚的男人,不值得嫁。嫁了,也是无底的深渊。

201622日星期二,香港东网“大焕视界”专栏第272

  评论这张
 
阅读(979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