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一切强化分散的努力都会加快集中   

2016-04-20 05:0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强化分散的努力都会加快集中

(学员必读 非独家)

——风格纯粹VS童大焕·智慧在云端握手之46

 

风格纯粹2016414日:

因为错误的城市化战略,才有了扭曲的房地产乱像

最近因为一线城市从紧的限购政策,导致了环京周边区域楼市大涨,导致了环上海周边城市大涨,也导致了环深圳周边城市的大涨。环北京的北三县(燕郊,大厂,香河),包括廊坊价格一飞冲天,环上海的周边城市,苏州,杭州,南京等城市价格暴涨。环深圳的周边惠州,东莞也像脱缰了野马。这三个区域,是我跟童大焕老师从2015年开始的云端对话的三个中国最核心的都市圈。也是我们云端对话的几乎全部内容。因为这三个都市圈的核心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的苛刻限购,资金云集在周边区域,导致的暴涨,很像一条奔腾的河流,突然被堵塞,产生的洪水泛滥。

这是市场的力量跟权力的力量对峙产生的板块隆起。是自由市场力量的一曲悲壮的高歌。是市场近乎疯狂的自杀式的向权力的进攻。我知道谁都赢不了,最后只会留下一地鸡毛的房地产乱象,宛若战场上硝烟弥漫后,尸体横陈的惨烈。留给中国经济残阳如血的无尽哀伤。

在我跟童大焕老师去年开始的云端对话,希望政府在中国经济产能过剩,经济放缓,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顺势放开一线城市的限购,走大城市,超级城市化战略,中国经济才具有转型的希望,产业结构才可以得到调整,才会重新走上繁荣之路。没有高密度的人口聚集,怎么会有高质量的第三产业?没有高密度的人口聚集,怎么会有创新和变革的力量?你把人口聚集成一个村庄,那么他们只能从事农业和简单的手工业。你把人口聚集成一个小城市,他只能从事低端的工业。你把人口聚集成一个大一点的城市,他们就会从事复杂的工业,你把人口聚集成一个超级城市,那么就会诞生高质量的服务业和有令你惊讶的创新产业。我们今天全面工业产能过剩,正是我们政府这么多年推行所谓城镇化战略的必然逻辑结果。现在依然固守城镇化战略,拒绝大城市化战略,去工业产能,你把钢铁厂拆了,还准备建什么工厂?除了继续工业化还有别的道路吗?

始自1998年的房地产产业化正式提出,加上2001年加入WTO的带来的全球贸易分工的红利,再加上中国的人口红利,多项因素叠加,使中国快速成就了全球工厂的地位。加上在分税制的背景下,房地产立刻成为了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财政来源,开启了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黄金时代,也开启了中国房地产这一轮10多年的辉煌。再加上房地产产业链条比较长,这给人巨大的错觉:房地产是中国的支柱产业。是中国这10多年经济繁荣的支柱性力量。再加上众多不学无术、整天在媒体上人云亦云的所谓经济学家的忽悠,每一次,房地产遇到危机,就有了救房地产就是救中国经济的口号的喊出。

我们始自1998年,尤其是2001年后,中国经济本质上繁荣的动力是什么?城镇化!也就是在这个制度下的全面城镇化。允许农民进城,遇见了WTO的全球贸易分工的红利,恰巧我们拥有巨大的人口红利,让我们的工业化具有了火山爆发一样的力量。每年春运,这2.7亿奔波在返乡路上的农民工,不就诉说着中国这10多年经济繁荣的秘密了吗?

支撑这一轮中国经济繁荣的秘密就是城镇化,是农民进城,用他们的血汗创造了这一轮的经济繁荣,城镇化才是这一轮中国经济繁荣的本质秘密。遍地开花的房地产,是这一轮中国经济繁荣的副产品。房地产从来不是支柱性产业,他只是这一轮城镇化的副产品。如果房地产可以让中国经济繁荣,为什么不早干?如果房地产可以让一个国家经济繁荣,这世界上还会有穷国吗?

2013年,中国进城农民工绝对数量已经零增长了,2014年开始,中国进城农民工,以每年1000多万的速度在减少,这也印证了中国经济进入衰退的时代,或者说新常态吧。是城镇化的力量衰竭了。也导致了中国房地产高库存时代的开启。不是房地产不行了导致中国经济放缓。看不懂这个本质,就是刺激房地产救中国经济吗?就是宽松货币,救房地产吗?我们退一万步讲,库存去完了呢?还盖不盖房子?房地产按照某些人的观点可是中国经济的支柱性产业啊。多么简单的逻辑,被一群白痴经济学家整天忽悠的政府找不到北。

中国从人的角度,农民工进城这个角度,从总量上城市化进程结束了,而不是像某些经济学家按照统计局的数字,我们城市化的数据是56%,全世界发达国家城市化数据都超过80%,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然忘记了我们的人口总量,全然忘记了我们都是几乎雷同的城镇化模式,全然忘记了我们的人口老龄化,全然忘记了我们老百姓未富先老的悲壮。全然忘记了,我们的户籍制度,统计局的数据的荒唐。我们在人口总量上,从人的角度而言,城市化进程结束了。去看看那些凋零的村庄吧,还有多少农民工可以进城。我常常在媒体上看到一些经济学家,像小学都没毕业一样,言之凿凿,逻辑混乱,不仅仅学识浅薄,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开启大城市化战略吧,这个话题,在我跟童大焕老师的云端对话,一直呼吁。放开一线城市的限购吧,如果中国在北京,长三角上海,珠三角深圳,这三大核心都市圈,各建立一个人口聚集超过6000万的超级城市,甚至更多人口,让人们从小城市到大城市自由迁徙,中国经济走出泥潭,产业转型,结构升级,重塑辉煌,是必然的!在这个超级城市化战略背景下,我们今天经济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会被我们这个国家,最最勤劳的人们化解,只需要打开他们的脚镣!

继续货币放水,继续财政宽松,继续以前的房地产经济支柱的愚蠢思维,继续小城市化战略,不但挽救不了中国经济,不但经济不能转型,不但产业不能升级,送上悬崖的首先是中国房地产,然后是中国经济!

后记:迁徙的不自由,区域均衡战略,导致中国经济低水平重复投资,制造了天量过剩产能。中央的分税制,转移支付,为落后地区低水平重复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财政支持。现在到了改变这种区域均衡战略的落后思维了,把财富留在在更有效率的地区,把资本给会赚钱的人。这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童大焕2016419日:

一切强化分散和的努力都会加快集中

我也是“只有房地产才能救中国”论者,并且写下《经济越下行,一线城市越坚挺》等文章。但我和其他房地产救中国论者不同的是,我是从产业转型和金融风险角度来论证的。我不认为一个国家可以靠不断盖房子来保持经济增长,但是,房地产背后的金融是政府不得不救的;而越是经济不景气,产业越要向大城市服务业转型,资金越要向大城市优质物业抱团取暖。

我同时是个坚定的鬼城论者,2011年大中城市限购限贷之初即预言它会加剧三四线城市鬼城风险(FT中文网2011211日文章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6879)。现在,在和风格纯粹的云端对话中,我们又用了极大的篇幅,警示环大都市圈的鬼城风险。

上述判断看似矛盾,却是理论和现实发展自身的精微所决定。所以我多年来来一直强调:得我方法者生,得我结论者死;结论因时而化,方法万古如新。

比如,201641713:39我发了一则微博:“在此轮廊坊(环北京地区)限购前,我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帮助亲友和客户在环京某重点区域置下将近20套房子,90%在年后短短一个月余的【首套房】20%首付期内完成,把每个人的能量都用到了极致。非常遗憾的是,还有两个人中途因家人极力反对而放弃,永远的痛。机会稍纵即逝,既要跟市场赛跑,也要跟政策赛跑。”

于是很多人骂我,说“这微博一发,让我认清了童大焕:表里不一,言行不一。对童,无语了。”“有人说您言行不一是对的,以前你看不好燕郊,现在有(又)看好燕郊,这是事实,一个人要承认自己的以前失误,这才是真人。您太自负,听不进别人的建议。”

真实的情况是,凡懂我者都知道我的“某重点区域”指向何处。很多人文章都没读完,只看结论和标题,更别提推敲。我几年来对环京地区都只看好一个地方且一再強调。指责我对环北京言行不一的人从没有认真读我文章,更没有学习我的方法。免费送他饭吃还要别人一口一口地喂。我对环京区域的楼市价价值判断几年来一直没有改变,并且一再警告一再重复观点。同时一再用类似的话吓唬大家:有些人反反复复问环北京楼市,看见一手房价格上涨就心惊肉跳。这些人根本没读懂我的东西,再问,再问拉黑。反复问,这不是浪费别人时间和生命是什么?我的观点多年来一直未变。

2008年初就投资燕郊,2010年出版《买房的革命》专门说燕郊:

“学会自己独立做判断。比如,在北京正东,有一块飞地,古代燕国的郊区,现名燕郊,隶属河北省。以天安门为中心,以三十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圆以内就只有燕郊这一块飞地隶属河北省,其他全属北京市,甚至很多远郊区县县城都比它远得多。计划经济时代,外地有很多中央部委的机构回不了京,就都安营扎寨于燕郊,燕郊还有七八所大学,若干所河北省级重点中小学。近几年,燕郊大力发展房地产业,市场直接面向北京,买房能落户河北,成为许多外地人尤其是东北那些地方人进京的一个重要‘跳板’。连续若干年,这个小小的河北乡镇,房屋供应量达到全北京市的一半,并且跃升为河北省级重点经济开发区。

“关于燕郊会不会归属北京的问题,媒体和坊间讨论、传说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个结果。一些想买房的人就问:你说它会归属北京吗?我反问:你认为它会吗?会不会的问题,是取决于北京呢还是取决于河北?你想,这样一块肥肉北京会不要吗?但这样一块肥肉河北会放吗?

“所以,归不归北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如此大量的房屋供应,必然会带动当地商业等的全面发展,而且势必使它成为京津冀一体化不可忽视的存在。而且,归河北比归北京更好,虽然暂时有交通、通讯、医疗、银行等方面尚未一体化的一些不便,但一体化只是迟早的事。而且,在河北省的眼里,它是一个重镇;但如果在北京眼里,它就平凡无奇了。”

此后,我也一直公开强调环北京只有燕郊可以投资。并且一口回绝固安最大项目的代理商的团购邀约。

我从不用过去的经验判断未来。都是用我的理论判断未来。优秀理论可以远远地站在时间前面。比如经济周期论,日本泡沫论,美国哈里森模型,美国长达67年的房地产泡沫史研究,租售比,等等,都被我视为垃圾,根本看都不看一眼。我只研究变量,而且只研究变量中最重要的两三项变量——影响未来城市化和房地产的变量有哪些?最重要的变量是什么?

风格纯粹这句话说得好:“我特别讨厌有些人装神弄鬼,说什么市场不可预测之类的。如果市场不可预测,那么这些分析师存在的价值何在?经济学存在的价值何在?一些人不学无术,喜欢装,又怕对说出的话负责,才这样瞎扯的!”

 

风格纯粹对于当下朝野上下的逆城市化、反大城市化潮流痛心疾首子规啼血,我则对此抱一种旁观者的淡然心态。因为,长期研究城市化的我,已经深知,自近百年前的晏阳初等等以来,中国主流思潮一直就是这种心态。所以,大量鬼城空城的出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宿命。大量506070后不知不觉被财富洗牌,迅速腾出位置让没有家庭背景的新生代逆袭,也是这个时代的独特风景。我且看戏也!跟得上时代者,且为他鼓掌;跟不上时代者,最多为他洒一把同情泪。甚至同情都不必,谁让他固步自封,谁让他坚持以往的路径依赖!

另一方面,大城市化的市场力量已经远远超越观念的力量、政策的力量,正以所向无敌的态势发展前进。它的表现是:集中,集中,再集中;收缩,收缩,再收缩;陡峭,陡峭,再陡峭。城市化是聚集现象,而非分散现象,所有促进分散的努力最后都将促进集中。毫无例外!任何一种反对大城市、超大城市化的力量,所能造成的负面后果,也呈现出越来越轻的倾向。且看历史:

1949年到1998年长达50年间,农民进城的大门被断然关上。历史上的今天,公元19544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关于禁止农民盲目离开农村进入城市的规定》,农民第一次被以法律的形式剥夺了进入城市的权利,盲流这个词语就此进入中国的法律体系。直到公元2003年,以湖北大学生孙志刚生命的代价,三位法学博士以及各界人士力推,才终止了强制收容遣送相关恶法。

期间,伴随着知青下乡,大小三线建设,等等一系列分散化均衡化的努力。

期间付出的代价是:3800万农民因饥饿死于非命,300万平方公里土地由于过度开垦沦为荒漠。

然后是1980年代城门重开和1998年以住房商品化为标志的城门洞开,积蓄了3050年的人口洪流如三峡开闸一样倾泄而下,加速了城市化的迅速聚集。正常国家80年才能完成的城市化,我们30年就完成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补过去50年的课。这才导致无数经济学家,包括诺贝尔奖获得得席勒都看不懂中国房价,惊呼太高。

然后是1978年到2014年左右的前工业化。也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型的工业主导的城市化时期。伴随着西部大开发,乡镇企业和小城镇建设,东北振兴,新农村建设,就地城镇化等。最近最极端的还有2011年开始的大中城市住房限购限贷。期间的主要表现是各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大竞赛,做的也是分散化的努力。

结果就是工业产能和人口流出地房屋供应迅速且严重过剩。从而加速了这一波资金迅速挤向北、上、深、广等环大都市不限购远郊区。其势必导致环大都市鬼城带的纷纷出现——一手房时一房难求,二手房时一客难求。

如果用水流来比喻自由市场和非自由市场,那么,自由市场条件下,水流的自由漶漫使它在陆地上停留的时间更长,也更曲折,同时灌溉的土壤、培育的植被也越多,大地呈现出到处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非自由市场条件下,水流是被人工渠人为拉直的,改变了它的流向,也使流速更快,从而,加快了流速也加剧了大地的干旱。但改变不了流向大海的大方向。

【此处插入一段历史:北京曾是一座水乡,但今天成了缺水的城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胡乱造水库和水利工程,北京周围有二十多座水库,貌似是可以调节环境,但人算不如天算,与其让人来调节,不如大自然自己调节的好。我们给永定河建造了永定河引水渠,一直供应着从首钢到燕山石化无数的工厂用水,还在官厅水库上游又修建了二十多座水库,七十年代又一阵疯狂打井,狂采地下水,北京不缺水才怪!君不见官厅水库的水因有异味自1997年以来就不再供给民用,而十三陵水库,如今连水上游乐园都倒闭了。(《不曾想到,北京曾是一座水乡》2016-03-25 侯磊 东方历史评论)】

人口和资金的流向也像水,它怎么流动,大家自行想像。

最多再过三四年,等环大都市圈鬼城风险暴露的时候,资金和人口将毫无疑问以更快的速度向大城市和超大城市集中!

再说最近京津冀一体化的努力,目的也是使城市产业和人口分散。但在如今技术密集型取代劳动密集型、服务业取代工业成为主流的后工业时代,同样地,任何试图分散的努力都会促进集中。跟上海过去十多年大力打造5座郊区新城的努力导致更加集中的结果一样!因为拆迁市中心本身是需要巨额成本的,这个巨额成本只能通过建设更多的商场和写字楼来弥补,无意间却暗合了高端服务业集中的需求!结果是:服务业更集中了,城市交通更拥堵了!

风格纯粹说:“有人说,北京的房子贵是因为资源过于集中,集中了太多的教育,医疗,文化等资源,所以,有了一种呼声,把这些外迁,问题就解决了。他们不懂,北京高房价真正的秘密是集中了全国的精英,才有了这些配套。如果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我打一个比方,有个农民进城看到沃尔玛,觉得这超市比他们村的小卖部牛逼多了。然后得出一个结论:我们村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没有沃尔玛。问题是:把沃尔玛搬到你们村,他开的下去吗?”

我刚刚带领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的一帮老师同学从安徽碧山考察回来,顺便汇报一个小细节:碧山村800多户2900多户籍人口,但村里没有一个菜市场,所有农产品交易都在4公里外的县城进行。并且都会在半上午时间散集。县城,只不过相当于一个农村集市。为什么不在当地交易?农民不傻,因为在当地交易,一件货品可能几天甚至到烂掉还卖不出去。进城虽然提高了交通成本,但是却大幅度降低了交易的机会成本!换句话说,只有足够的人流,才能完成足够匹配、各取所需的交易。

高端服务业,更是需要智慧的高密度碰撞,才能产生出核聚变般的能量!不信,看一看为什么作为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要在杭州之后,又“迁都”北京,实行北京和杭州双总部!

  评论这张
 
阅读(434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