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 城市化研究专家童大焕建言长汀旅游  

2016-09-03 05:1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 城市化研究专家童大焕建言长汀旅游

 

大焕按:2016年8月27日,路易·艾黎笔下“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小城”之一福建长汀举行首届“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城市化研究专家童大焕等,共商小城旅游新思路。我将分两期发表各位嘉宾的主要观点。上一期发的是朱大可和北村发言,本期发表谢有顺和童大焕观点。媒体报道见诸凤凰网、人民网等,下面的链接来自龙岩电视台(微信公号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g0MzY2NQ==&mid=2650253221&idx=3&sn=0cb383dedd1cb8614f0ddc2191da386e&scene=2&srcid=0902RUHQD4PBxNfh94czlgJ9#wechat_redirect

 

谢有顺:讲好长汀故事

——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

 

〖访谈背景〗:

“借鉴凤凰旅游经验,强化汀州文化符号”,8月27日,福建长汀举行“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的嘉宾有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童大焕等。本次活动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瞿秋白文学院主办,北村自然生活馆、长汀县作家协会承办。通过本次活动开启了文化名家把脉长汀旅游文化发展的新举措,开启长汀旅游文化事业更好更快发展的新征程。

 

〖谢有顺简介〗:

谢有顺,1972年8月生于福建省长汀县。复旦大学文学博士,一级作家。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 在《文学评论》等刊发表有学术论文三百多篇,出版有《小说中的心事》等著作十几部。主持多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曾获冯牧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等奖项。2009年被《南方人物周刊》杂志评选为“中国青年领袖”,2010年被国际经济组织达沃斯论坛评选为“全球青年领袖”。先后入选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广东省文化领军人才,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

 

〖访谈花絮〗

【主持人】:谢教授,新西兰国际友人说过: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您是如何认识凤凰和长汀现象的?

【谢有顺】:刚才大家都分析了长汀和凤凰,这两个名字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很多人对长汀的认知都在于我们的强调。我曾经与黄永玉交流过,他讲长汀没有凤凰漂亮,我不敢赞同,当然,也理解,每个人都说自己家乡最漂亮。

 凤凰很成功,但是这是在说他们的游客数量和财政收入,这个不能作为成功的唯一标准。我国这么大的人口基数,所以游客的层次也是多元化的。有远见的领导应该是创造一个需要。就是别人没有意识到,但是我通过一些手段,让你知道这也是我需要的。比如网络文学,他们就是创造了一个新的需求,这种文学样式不是在瓜分传统文学的蛋糕,而是开辟了一块新的市场、一种全新的文学样式、阅读模式。长汀也有一些模式可以借鉴,有一些符号可以加强。能不能创造这样一个潜在的精神需求,就是成功的关键。

中国人对于异域旅游的需求越来越多,这个产品能不能打造出来就看我们了。以前乡愁的定义都是跟自己家乡、出生地有关的。现在我提出了一个现代乡愁的概念,这个是可以移动的,只要有老房子、土地、旧物等童年回忆的元素,都可以安放乡愁。其实现在很多人都是把故乡背在身上。

客家人遍布全球,他们很多人也都是把自己的乡愁背在身上,他们需要有一个地方来安放这种乡愁。长汀这个离机场还有三个小时车程的地方,如果只是吸引人来看一下,那这个吸引力不大。我们要打造的不是一个让你来看一下就走的,而是让你在这里生活一周两周的地方。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要打造生活的概念,要把适合于生活的元素给打扎实。但是这里没有带有地方记忆的住宿,比如现在有很多民宿。带有地方特色的住的地方,适合年轻人、背包族的地方,这是最基础的。吃、住、行这几个要点需要解决。当然服务体验也非常重要,比如在长汀街头开十个书吧、扶持二三十家民宿、为二三十家名小吃挂牌,这些都是易于操作的。

旅游其实是无数次出席的活动。什么人来长汀?我觉得来长汀的人有点钱有点闲,有车、有时间,以中产阶级和年轻人为核心。

【记者】:谢教授,请您谈谈长汀的美食。

【谢有顺】:长汀是客家菜之乡,客家菜最主要的特点是粗粮精做,我非常喜欢长汀的美食,比如白斩鸡、干蒸肉、芋子饺,长汀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瞿秋白在《多余的话》里面谈到的中国豆腐就是指我们长汀的豆腐,其实是我们美溪村的豆腐,我们要讲好故事,讲好各个菜品的渊源。我们要打造几个菜,凸显符号性。

【记者】:谢教授,您对长汀旅游的发展有何的建议?

【谢有顺】:我建议长汀开一个“旅游工作会议”,邀请一些名家来谈一谈。我们对旅游要有新的认知,要有更多的人来讲述长汀故事,但旅游的发展要有个过程,要慢热,一下子热起来也会扰民的。现代的旅游概念是要吸引游客来生活,并不是来看风景。让游客来生活一周,这才是最有效的旅游消费方式。

    【听众】:长汀现在正在实施“一江两岸”工程,我想听一下谢有顺教授对这个工程的评价。

【谢有顺】:我看了完整的“一江两岸”工程的方案,我感到很兴奋,这是个很好的方案,要大家一起来做。关于古城打造,一种是修旧如旧,一种是建假古董,我个人认为不要强调建古城,我们就修“一江两岸”,我们所看到的很多文物都可以重建,这没有道德上的问题。长汀的旅游就是要以“一江两岸”为契机。

【记者】:谢教授,您刚才讲长汀的旅游要“慢热”,请您具体地谈一谈。

【谢有顺】:强调慢热的意思就是要有耐心,做文化做旅游是需要有耐心的,有时间和积累的。最怕的就是急功近利,最怕的就是一届政府做了,另外一届政府又重新来过。其实慢热的意思是,如果每年都在做、每个月都在做,一点一点累积起来,你也不要小看这个慢热它所起到的作用。

(根据“汀州文化座谈会”发言整理)

 

童大焕:旅游规划一定要有前瞻性

——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

(蓝字为本人更完整的表述或补充)

〖访谈背景〗:“借鉴凤凰旅游经验,强化汀州文化符号”,2016年8月27日,福建长汀举行“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的嘉宾有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童大焕等。本次活动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瞿秋白文学院主办,北村自然生活馆、长汀县作家协会承办。通过本次活动开启了文化名家把脉长汀旅游文化发展的新举措,开启长汀旅游文化事业更好更快发展的新征程。

 

〖童大焕简介〗: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现居北京。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对城市化、房地产、中国宏观经济等有深入而独到的研究,中国大城市化理论领军人物之一,资深城市化和房地产研究专家,具有丰富的楼市投资实战经验。曾任中国青年报编辑、中国保险报评论主编,现为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北京大焕智库咨询有限公司、大焕财智书院创办人。

 

〖访谈花絮〗

【主持人】:大焕老师,新西兰国际友人说过: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您是如何认识凤凰和长汀现象的?

【童大焕】:我是长汀人,但与平时不同,这次是带着任务回来的,我的感受会很不一样。这次回来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想,如果我组织十几个人来这里,到底在哪儿住在哪儿吃?我到现在都没找到答案。长汀能够满足多元化需求的硬件还有待加强。

你到凤凰,一看到风雨楼、沱江,你都感觉到你心是安定下来了,你住各种旅馆,你都可以找得到。如果论当下,凤凰肯定是比长汀更能够找到一个安放乡愁的一个地方。

路易艾黎在那时候说那句话的时候,长汀作为一个码头,经济是非常发达的。如今,人口快速聚集,全国只是五六个超大城市在那边竞争,长汀被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和长汀)竞争的城市就有好几百个。但是长汀的内核是非常文明的,这个离不开千年文化的积淀。

乡愁不只是怀念故乡,而是对过去文明的怀念。留下来的应该是慢生活的一个感觉,这种状态不是让游客来了去看一个又一个景点,比如去草原,我就是去蒙古包去体验(静下来,看看云,看看天。不需要到处跑,只需要阳光不那么强烈的早晨和傍晚,出来散散步),每个地方都是几朵云、几朵花而已。随着超级城市化的到来,人口越来越涌进大城市,未来的好山好水会更多的。我们要有让游客安静下来的地方,满足他们不断涌现出来的乡愁,引起对过去文明的怀念。未来对居住会要求非常的高。那种简陋的客栈是完全没办法住的,外观古朴的客栈,内部也是非常现代的。我们现在没有引进一个合理的机制来改造,这方面我们可不可以学习一下台湾,看一看该怎么来改造?(水东街从我大学毕业到现在,二十多年了,除了路改造了,其它都还没有改造好。可以学习台湾经验,政府先做好改造规划,允许私人自己引进资本改造;他们引进不了资本,又无力改造的,政府才回收,补偿土地或住房。这样至少有三大好处:分别引进资本和改造力量,提高多样性;不是一个大开发商拿下地块,避免了万一资金链跟不上的拖延甚至烂尾;不是一个大开发商拿地,也可以一定程度上防范当地居民漫天要价。因为市场自行会形成价格。)我们可以引进异制文明来入侵,像丽江,外地人来开客栈一定比本地人多。(客栈太少,要引入外来力量,主要的不是钱,是多样化的居住方式和生活理念,只有外人亲自来才行,我把它称为“异质文化入侵”。)

【主持人】:大焕老师,请您谈谈长汀的美食。

【童大焕】:长汀的美食做得很好了,我看来过长汀的人都赞不绝口。我认为可以来个评选,选出特色标注符号,还要有个路线图,引导游客到各处品尝美食,这个很关键。(长汀美食是现成的,但是需要分类和引导,让客人来了吃几天不重复。留下回味,留下还没吃够的遗憾。

【主持人】:大焕老师,您认为长汀的旅游宣传应该如何做?您对长汀旅游有何的建议?

【童大焕】:长汀的旅游宣传一定要借力,我认为借有顺、大可、北村的力比借路易·艾黎的力更大些。

长汀的老房子很多,应该发挥这些老房子的功能,比如成龙送给我们的房子,建成书院可不可以?如今知识越来越值钱了,知识的发展需要碰撞,我们在座的嘉宾都有很多粉丝,一年搞几场讲座,完全可以把书院办好。我也赞成长汀的旅游要慢热,现在接待能力还不行。我们的旅游规划观念要清晰,定位好了,慢慢地做,长汀的旅游是很有希望的。要慢慢提出前瞻性的特色,可以通过资本的力量,在全国各地搜集老房子,到这里重新组装;配合知识爆炸的潮流,恢复书院文化,引导高端的小众知识碰撞这类才是真正的高端消费

【主持人】:大焕老师,您是如何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的?

  【童大焕】: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我认为地方旅游文化的宣传一定要有独特性。旅游规划一定要有前瞻性,在把握中国发展大势的前提下给我们一个小小的定位,抓住大城市中往回看的人群。要抓住有名气的人,走到哪里,吸引力就会跟到哪里。像我们长汀,引进外商投资,把长汀的人文精神和客家文化做深,创造浓厚的客家文化氛围,富有长汀特色的旅游文化就出来了!

【记者】:大焕老师,请您谈谈如何寻找长汀记忆?

【童大焕】:我今天也强调了一点,就是希望旅游规划有一定的前瞻性。我们如果能够把更多古老的东西、古文化的东西保留下来,古建筑的东西保留下来。当然我们还可以去收集,把它们保留下来以后,我们将会成为一个别人找不到的记忆,这个记忆是要慢慢寻找的。

(根据“汀州文化座谈会”发言及记者采访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3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