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童大焕中国日记

 
 
 

日志

 
 
关于我

时评人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文化批评家朱大可 著名作家北村建言长汀旅游  

2016-09-03 05:1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焕按:2016年8月27日,路易·艾黎笔下“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小城”之一福建长汀举行首届“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城市化研究专家童大焕等,共商小城旅游新思路。我将分两期发表各位嘉宾的主要观点。本期发表朱大可和北村发言。媒体报道见诸凤凰网、人民网等,下面的链接来自龙岩电视台(微信公号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g0MzY2NQ==&mid=2650253221&idx=3&sn=0cb383dedd1cb8614f0ddc2191da386e&scene=2&srcid=0902RUHQD4PBxNfh94czlgJ9#wechat_redirect

 

朱大可:抓住客家文化的话语权

——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

 

〖访谈背景〗:

“借鉴凤凰旅游经验,强化汀州文化符号”,8月27日,福建长汀举行“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的嘉宾有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童大焕等。本次活动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瞿秋白文学院主办,北村自然生活馆、长汀县作家协会承办。通过本次活动开启了文化名家把脉长汀旅游文化发展的新举措,开启长汀旅游文化事业更好更快发展的新征程。

 

〖朱大可简介〗:

朱大可,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1957年生于上海。祖籍福建武平,客家人。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学者之一,也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批评家之一。198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2004年获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现任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教授,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四川大学、云南大学、厦门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客座教授。《新世纪》周刊、财新网专栏作家。2006年9月号《凤凰生活》杂志,推出“影响世界未来50华人榜”,朱大可入选,被誉为“中国文化守望者”。

 

〖访谈花絮〗

【主持人】:大可老师,新西兰国际友人说过: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请问您是如何认识凤凰和长汀现象的?

【朱大可】:这次是我第二次来长汀了。长汀有很多美妙的东西令我难忘。我经常思考,旅游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想引入哲学家胡克的思路,我们想在生活中寻找别样的,但是又没有达到乌托邦的异样的体验。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旅游就是这样一种别样风格的体验。

如果把旅游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返乡的,乡愁的,有一种景点是为这种人打造的。长汀、凤凰都属于这种类型。另一种是寻找离乡的、未来体验的,比如上海。北京属于混合的,既有现代,也有怀旧。从旅游的角度来讲,上海每年接待的游客一直是中国第一,超过北京。人们在外滩欣赏东方明珠这类的建筑,就可以感受到现在的中国,可以憧憬自己未来的生活。这两个流派我们其实并没有深入的分析。

我就去过一次凤凰,凤凰是一个人的城市,是沈从文一个人独立打造的。沈从文是典型的乡土文学作家,我们当年读他的文学一方面被他描写的迷人的乡村生活所打动,但是也有阴暗的一面,它代表令人窒息的封建社会,自由的恋爱最后以悲剧收场,而沈从文本身也在革命进程中,生活被摧毁,直到他的生命被摧毁。

但是后来凤凰被搞砸了,收门票,自以为是,最后游客数量暴跌。这是对游客极大的不尊重,把旅游当作票夹子。凤凰是这样,丽江也是这样。甚至曾经满街都是自称艳遇之都的招牌。后来我提出批评,他们才开始重视起来,禁止了艳遇之都的口号。我去过迈阿密,但是他们也都不会说艳遇之都,他们只提供场所比如沙滩、蓝天、白云,但是艳遇是个人的事情。丽江就这样把自己搞砸了,所以现在大理正在取代丽江。我们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主持人】:大可老师,您已经品尝了长汀的美食,请您谈谈对长汀美食感受。

【朱大可】:长汀有很多美妙之处,尤其是美食,具有强烈的独特性,与都市的各大菜系截然不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认为可以以现有的菜谱为核心,拓展食谱,拓展多样性,把客家美食发扬光大。北村自然生活馆就很好,把最好的资源拓展到全国各地。我建议县里面把菜谱重新整理好,邀请外地的厨师甚至外国的美食专家参与进来,把以自然食材为基础的客家美食品牌打造出来。比如豆腐,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个“豆腐节”,把豆腐的话语权抓在手上。鸡的话语权也有必要抓一抓,需要具体策划,以点带面,四两拨千斤。

【主持人】:大可老师,您对长汀旅游有何的建议?

【朱大可】:我认为,乌镇做得比较好,服务很好,可以借鉴。长汀在推动自驾游这个系统上应该强化,来撬动长汀的旅游。长汀要打好客家文化这张牌,抓住客家文化是长汀发展的基本方向,长汀客家文化最具代表性,我也是客家人,一直在关注客家文化,愿意参与客家文化的研究。我认为多少个客家名人、多少个客家民俗是不够的,我们要通过客家博物馆来阐述,抓住客家文化的话语权。导游词是阐述客家文化的精神呈现,导游的形象、气质、外貌是客家精神的代言人,通过这些来打造旅游的第一体验。与此同时,还要注重多重文化的叠加。

我们要以舒适的体验为旅游的目标,旅游景点,江是很重要的元素,凤凰的江太宽一些,汀江就刚刚好,两岸可以呼应。但是汀江沿岸的传统项目消费站还没有做起来,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规划。古城墙很好,但周边的设施不好,很不协调。同济大学有一个文化产业管理系,旧城改造是我们的一个课题,我们不要害怕去构建一个遥远的目标。

另外,旅游的目标群体我们也要先搞清楚,是背囊客还是汽车旅游?像云南的“云上梯田”,没有公路,就不可能搞汽车旅游。我觉得长汀的高速公路非常发达,下一步目标是汽车旅游,适时推进,作为主流人群。

【主持人】:大可老师,您是如何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的?

  【朱大可】:最重要的文化是人文精神,这种精神要从根子上建立起来,本质上是改变我们的生存方式,满足寻找异端体验的欲望。构建慢生活就是要以文化为核心。所有的旅游实际上都是在于,一个是它的景观的品质,第二个是它的服务的品质,这两种品质如果能够建构起来,那个旅游一定是有良好的体验的。

【听众】:有人说长汀今后的旅游业重点是从“一城一江一人”上大做文章,请朱大可老师谈谈您的看法。

【朱大可】:一城就是汀州古城,一江就是汀江,这些都很好,尤其是汀江,很精致。我去过很多城市,沿江一般是木栈道、绿化带,再后面是大规模的商业消费体验。这一点,我们的汀江还要好好打造。一人,就是指瞿秋白,我认为,瞿秋白一个人是不够的,因为这里毕竟只是瞿秋白的死难地。我倒是建议把瞿秋白文学院改名为“秋白文学院”,秋白是一个意境,是汀江山水经典性的符号。

【记者】:大可老师,您认为我们长汀在旅游开发的过程中,如何处理好开发与保护的矛盾?

【朱大可】:关于旅游开发中的问题,现在很多人都总结和规避了这些问题。我们长汀要处理好开发和保护的矛盾,最终就是要解决旅游舒适度的问题,解决客家文化和客家精神的发掘和再现的问题。依托文化作为我们主要的内核,否则的话所有的开发就会失去自己的灵魂。

(根据“汀州文化座谈会” 发言及记者采访整理)

 

北村:慢慢热  快快做

——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

 

〖访谈背景〗:“借鉴凤凰旅游经验,强化汀州文化符号”,8月27日,福建长汀举行“汀州文化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以“从凤凰和长汀现象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为主题,邀请的嘉宾有国内著名学者、文化批评家朱大可,著名作家北村,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著名时评家童大焕等。本次活动由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中心、瞿秋白文学院主办,北村自然生活馆、长汀县作家协会承办。通过本次活动开启了文化名家把脉长汀旅游文化发展的新举措,开启长汀旅游文化事业更好更快发展的新征程。

 

〖北村简介〗:北村,本名康洪,1965年9月16日生于中国福建省长汀县。北村的小说创作从先锋小说开始,是位带有传奇色彩的有名作家。1985年8月从厦门大学毕业,任职福建省文联《福建文学》编辑。1986年,小说处女作《黑马群》发表,作品因写法新颖产生争鸣。著小说《长征》、《公民凯恩》等。小说《周渔的喊叫》引起关注,被拍摄为电影《周渔的火车》,成为当年的中国影坛大片。北村入选中国小说五十强(1978-2000)优秀作家。

 

〖访谈花絮〗

【主持人】:北村老师,新西兰国际友人说过: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您是如何认识凤凰和长汀现象的?

  【北村】:我是长汀人,16岁出去读书,后来就很少回来,这次能很奢侈的回来这么久,真的很不容易。我是有家乡情结的,现在我们举目四望,除了平遥以及几个江南古镇就没什么特殊。其实很多地方都有一个特征,但是都被我们抹杀了。首先,这个地方适合去旅游吗?如果这个地方有旅游价值不合适旅游,这就说明我们没有把旅游的内涵挖掘出来。

  有一年我去某座名山,进山就要票,李白去的时候都不要票,而现在居然要收票。另一个是旅游体验,我去那里,排队排了两小时,根本没有体验可言,感觉就是糟糕透顶,完全是圈起人来收钱,完全不尊重游客的感觉。我就给当地的领导讲,一定要尊重游客,要让游客开开心心的玩好,君子爱财也要取之有道。旅游是要让游客心甘情愿的来这里玩,而且要高兴地离开。

  凤凰,应该高度人文化,沈从文、湘西相对集中的景观,在传播上我们还是可以借鉴的。他们是从沈从文起家,引入财阀投资没问题,但是不能过度开发。因为这个归根结底是服务于人的。开始围起来收票,后来舆论起来又取消了,这一进一退,他们就重伤一次了。长汀我感觉是可以包装起来成就一个高度优秀的旅游产品。首先是人文商品,对于长汀来说,有自然景观、人文景观、红色旅游还有美食产品,有这么强大资源的地方不多。希望这些特点能够很好地成功地运作起来。

  我认为,不能把山、、把城围起来一票制完全是价值观的问题,在挑战人民的所有权的问题,我是本国公民,我应该来去自由。高度商业化的旅游产品完全是生意经。游客的注意力都在讨价还价,怎么会有心思了解这里的文化?

还有一点,就是不要造假古董,千万资金砸进去也没有文化底蕴,与其如此,不如花费精力讲好长汀的一片瓦。

【主持人】:北村老师,听说您对汀州美食情有独钟,请您谈谈您心目中的长汀的美食。

【北村】:长汀有很好的食材,有非常多的美食。最重要的美食就是做小吃,做到几天不重样。一碟新鲜的炒粉干,几根炰炠(年糕),就是非常好的体验。

【链接】:长汀籍著名作家北村,今年回长汀创作剧本、小说的同时,以开 “北村自然生活馆”淘宝店积极推介家乡特产,把长汀最优质的食材推向全国,使河田鸡、腐竹网上销量跃居全国前列。

【主持人】:北村老师,您认为长汀的旅游宣传应该如何做?您对长汀旅游有何的建议?

【北村】:从传播领域看,我们要让人家注意到长汀,路易·艾黎说过:“中国有两个最美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这句话太重要了,就这个机会,再不做就来不及了。如果每个地方的旅游都做起来了,你就被淹没在里头了。从传播领域来讲,要让人家注意到你,重点不在路易·艾黎身上,重点在凤凰身上,我们形成一个传播链条,把长汀与凤凰很自然地连起来。

长汀是纯客家县,紧紧抓住客家,要对游客阐述客家精神,挖掘客家故事,并把讲解员送到北京培训。长汀是生态县,生态食材与旅游的体验,在客家、红色等方面好好策划,把农业、农村、生态、旅游等打成一个包发展特色旅游,控制不过度开发。

长汀的旅游要先分析属性,再做一个标准完善的策划案。慢慢热我同意,慢慢做我不同意,黄花菜都凉了。我们要借鉴经验,吸取教训,从长汀角度看,要有整体思维,不要扩建、新建,复原是可以的。长汀在旅游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很多资源在浪费,应该把这些力量统一起来。

【主持人】:北村老师,您是如何透视中国地方旅游文化?

  【北村】:大城市高度紧张的这么一种生活,使大家心灵身体都非常疲惫,所以说到乡村到农村,去安慰这种情绪,那么这个东西实际上现在被转换成这么一种乡愁的记忆。但是很多人的家乡很遥远,他回不去,所以说他就采取旅游度假的方式,无论到哪里,他都能拾回那种乡愁的一些标志。

旅游体验一定很要紧,我觉得无线网络、空调,像这些基本的东西还是要现代化的,在专业的眼光看来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当然,我们去一个地方还要看到特殊的旅游标记,如果你去了还想再去,这个体验就对了。

【记者】:北村老师,您认为该如何推介长汀的文化?

【北村】:每个人对故乡都有可能夸张放大,但是我觉得长汀这个地方是“客家首府”,另外也是红色文化的焦点。这个地方又是生态县,非常多重的一个性质,塑造了长汀的一个基本的属性,就是它有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有很多历历在目的遗址,所以我觉得非常想把这个地方推介出去,让更多的人认识“客家首府”。首先不是挣钱,而是把一些人文的东西介绍给大家,继而才能发展出一些商业的东西,这两个位置一定要摆清楚。

(根据“汀州文化座谈会”发言及记者采访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4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